高大維博士講述4.25事件的前因後果(上)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4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張正採訪報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中國北京國務院信訪局來了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上訪,史稱「四·二五」北京萬人大上訪,由於國務院信訪局就在中南海附近,上萬的法輪功學員秩序井然的上訪方式發生在中共中樞要地中南海附近,所以一般人便把它稱為中南海事件。也有人簡稱為「四·二五」事件。以和平的方式向政府機關和政府領導人反映情況,提出要求,是一種合理合法的行為。在當時的政府領導人理性對待後,此事和平解決。事後,江澤民和中共出爾反爾,把和平上訪污蔑為圍攻中南海,以此為借口,發動了對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的法輪功學員已近十年的殘酷迫害。犯下了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

近十年的時間不算短,十年來中共從未停止過對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的污蔑和造謠宣傳,奉行「謊言說一千遍也會變成真理」的中共對「四·二五」的污蔑和造謠宣傳何止一千遍,但是,謊言說一千遍乃至說一萬遍也是謊言,絕對成不了真理,真理在真相中。「四·二五」事件的真相是什麼,親身參與者最有發言權。十年前,高大維博士是廣東華南理工大學輕工食品學院的院長,獲國家級科研成果獎的最年輕的教授和博士生導師。1994年8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他,當時也是廣東省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會長,廣東省法輪功輔導總站的站長(負責聯絡南方5省)。目前,他在美國一家公司任技術與研發經理,也是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日前,記者採訪了高大維博士,請他講述了他所知道的「四·二五」事件的真相,其中,一些內幕是首次披露。下面是高大維博士講述的主要內容:

中共的邪惡本性決定了它要打壓法輪大法和修煉者

從1999年的4.25,到現在已經近十年過去了,當年參與這件事情的一些大陸大法弟子,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出國到了比較安全的地方,所以今天我想把我知道的情況包括還沒有披露過的在這裡談一下。

第一個問題就是:是不是因為有4.25中南海和平請願,突然使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反感,才導致了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十年的殘酷迫害?我想明確地說:不是。

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打壓,絕非一個政黨對一個修煉團體的打壓,絕非一般慨念的人對人的迫害。而是宇宙間正與邪、善與惡、好與壞兩種力量在人世間的聚集和反映,是不以人的意志可改變的。法輪大法修煉真、善、忍和中共邪黨假、惡、暴這兩種截然不相同的特性和本質,水火不容,格格不入,決定了中共邪黨——這個宇宙的惡勢力在人間的總代理一定要找機會來進行污蔑、構陷和打擊。

法輪大法的洪傳讓江澤民和中共害怕

我們先看看法輪大法傳播的當時的背景,法輪大法是在92年由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從長春開始傳出,到94年12月底結束他在大陸的親自面授班,轉入各地輔導站洪法教功。至1998年底這短短七年的時間,據當時官方的統計光學員就有七千萬人之眾,當時很多氣功功派都走下坡路,而法輪功卻從氣功愛好者、祛病健身者發展到社會各個階層,包括黨政軍的高層,連中南海七個政治局常委的家屬都有人在修煉,我自已就是個身心受益者。為什麼發展這麼快呢? 我主持和參加過許多法輪功修煉者舉辦的修煉心得交流會,每個人都有真實而神奇的生動故事,我想主要可以歸納為三點:一是修煉法輪大法能使人心歸正,人心向上;當時在廣東和全國各地都有很多浪子回頭,吸毒者新生的實例。法輪大法要求修煉者時時、事事、處處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所以在社會上,在家庭,在學校,在單位,法輪大法修煉者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二是有非常神奇的祛病健身的功效。當時為配合國家體委調查,在廣東省各地法輪功煉功點上有一個隨機抽樣調查,證實有百分之九十七的修煉者疾病得到了痊癒,參與調查的醫學專家和體委領導驚嘆是「法輪功群體現象」。第三是法輪功從創始人到各地輔導站都走得很正,不收錢財,不存錢物,煉功點,學法點都是義務教功。不收錢財。

以上幾方面的神奇效應,使得法輪大法通過人傳人,心傳心,在短短的七年就發展到七千萬人之眾,而且每天都在繼續向社會各個階層和各行各業傳播。當時的廣東清晨,從大都市的公園和街頭,到農村的田園山村,到處都有法輪功煉功音樂和修煉民眾,這就是在當時的社會背景。

這麼好的一個高德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按理說任何一個統治者都應該支持。那麼中共當時的反映如何?

可以說只要了解法輪功真實情況的中共黨政軍各級幹部,當時對法輪功都是支持或持正面態度。廣東當時的省級領導幾乎都在看《轉法輪》,甚至在默默煉功。但是,中共體系內以政法委書記羅幹和中宣部丁關根為代表的邪惡分子,出於他們邪惡的本性和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很早就開始給法輪功發難,並在中共「無神論」的大旗下,把社會上一些因法輪大法洪傳受到衝擊和觸動的變異變壞的勢力如氣功痞子,科學痞子,宗教痞子和政治打手們,聚集起來,一次次發難,妄圖阻礙法輪大法的傳播。

「四·二五」事件前九次大事件的回顧

1、中國氣功協會的誣蔑構陷

我把比較大的幾次事件歸納一下,都是我經歷過的。一個是1996年,法輪功創始人決定退出以賺錢為目的的中國氣功協會。當時上一任氣功研究會的理事長張震寰是原國防科工委副主任,所以就一直把國防科工委作為行政掛靠單位。張震寰去世後,國防科工委不再讓中國氣協掛靠,按當時中國的社團管理規定,民政部下文注消了中國氣功協會的牌子,國務院有關部門把氣功活動劃歸到國家體育委員會來進行管理協調。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氣功協會已屬非法組織。為了保持法輪大法的發展的純潔正確,或者說為了他在社會上的能夠以最正確的一種形式來發展,所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就第一個決定退出已經不再合法的中國氣功協會。這樣呢,中國氣功協會的幾個氣功痞子就串聯了長春幾個學了法輪功後,想利用法輪功來賺錢而被李洪志先生唾棄的社會垃圾,用誣蔑構陷謾罵的手段,編造了一份辱罵法輪功及其創始人的黑材料,然後由中國氣功協會向各省市的氣功協會散發。國家體委發現這問題後,發文件通知嚴肅指出:「中國氣功協會」是一民間團體,搞全國垂直領導、發放「文件」等是違法行為,是與國家行政主管部門對抗。各地氣功主管部門也都對此文革式惡意攻擊的材料進行了抵制(如當時廣東氣功管理部門的領導收到這份黑材料後,並沒有下發,而是轉到我們手上)。第一次來自氣功痞子的攻擊發難,就這樣不了了之了。但是,羅幹之流又相繼策劃了其它形式的發難……

2、光明日報事件和新聞出版署的禁書令

儘管由於國家體委這樣的干預,中國氣協的發難沒有能夠形成氣候。它那個到處散發的黑材料已經引起了當時大權在握的中共邪惡份子羅幹,中宣部丁關根等人的注意,所以他們不顧當時國務院對人體科學和氣功的「三不」政策,又授意製造了幾起針對法輪功的這種事端。一個是大家都知道的光明日報事件,1996年初,光明日報發表一篇文章,點名攻擊在北京連續幾年評為最暢銷書的《轉法輪》這本書,斷章取義的把它作為偽科學來進行批判。第二個是1996年6月,由中宣部授意新聞出版署發內部文件,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中國法輪功》等大法書籍。

光明日報事件出來以後,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修煉者包括我本人和太太兒子,站了出來,向光明日報社、向中宣部、向包括國務院有關部門投書,用慈悲善良平和的心態講真相,訴說修煉法輪大法以後,自己身心方面帶來的變化。北京也有很多大法弟子直接到光明日報社講真相。結果是,光明日報社承諾不再刊登攻擊法輪功的文章。在此過程中,很多瞭解到法輪功真相的報社人員包括領導走入了修煉,並建立了光明日報煉功點。

3、首次策劃收集可供打壓法輪功「證據」

1996年下半年,羅幹授意公安部首次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進行秘密調查,主要是為了找到可供打壓法輪功的「證據」。廣州有一個輔導員叫張孟業,他是胡錦濤的同學,是一個高級講師,他修煉後告別了肝硬化,就天天在天河體育中心煉功教功。一天突然有兩個公安人員去「拜訪」 他,走時順手牽羊把他的筆記本帶走了,筆記本上有他煉功點上法輪功學員聯繫的電話。那個筆記本搜走以後,筆記本上面其他的法輪功修煉者在其單位都受到了類似調查或者干擾。

而這次調查的結果是,一大批參與調查的公安人員在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感召下,也走入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法輪大法的殊勝、真實和神奇,法輪功修煉者的大善大忍制止了中共邪黨邪惡分子又一次構陷陰謀。

4、宗教痞子開始參與攻擊誣陷法輪功

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羅幹之流不死心,讓宗教痞子開始跳出來,比較明顯就是宗教局,我們把它叫做中共宗教特務局,它們控制的「中國佛教協會」有份雜誌叫作「法音」,在這個刊物上轉載那些氣功痞子誣陷法輪功的文章,並且從宗教的角度去發難去攻擊;而且這個宗教局秘密要求中國境內的寺院要把「法音」攻擊法輪功的文章張貼出來,比如貴陽的幾個寺廟就張貼出來了,當地法輪功學員去質詢時,主持慌忙拿下並說明是宗教局讓他做的,否則會有麻煩。

5、地方報社參與攻擊誣陷法輪功

1997年6月,羅幹的連襟何祚庥這樣的科學痞子,開始點名攻擊法輪功,他最早是在1997年6月份的廣東科技活動月做科普知識報告結束時,拿出幾本書氣功書來攻擊,其中包括《轉法輪》。再下來是有的地方報社參與攻擊誣陷法輪功。有一些不是真正走入法輪功修煉的人,包括一些法輪功明文規定不能來學法輪功的危重病人,學了幾下動作後生病了或去世了,有的別有用心的報導中就利用此來對法輪功進行攻擊污蔑。但是,各地法輪功學員本著真、善、忍的心態,平實、祥和地用修煉後身心受益的真實事例,一次一次的向報社講真相。許多報社的領導在真正聽取了大法弟子真誠而坦然的陳情後,瞭解了真相,做出了客觀、公正的改正,有的還登報致歉,客觀上對大法的弘揚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推動作用。

6、北京電視台事件

到了1998年事態就有所擴大。我們知道1998年在歷史上最有名的那就是北京電視台事件。羅幹連襟、邪惡之徒何祚庥1997年在各地煽動、污蔑法輪大法的行徑被各地法輪功學員以大善大忍之心化解以後,不甘心失敗,所以在1998年北京電視台專訪節目中,何祚庥公開造謠污陷和攻擊法輪功,在該節目播出以後,北京的很多法輪功學員到電視台去講真相,就跟當年向光明日報社講真相一樣,從普通的員工、到電視台的主管,直到電視台領導,一層一層的去講真相。後來台裡的領導也非常感動,覺得前兩天播出的有關法輪功的節目是不符合事實的,他們要重新製作一個節目來挽回他們的錯誤。還說,那個報導錯誤消息的是個實習記者,他們要考慮把他開除。可是法輪功學員們卻說,不要為難他,他可能只是不瞭解真實情況,我們來的目的並不是要責怪誰,只想把事實告訴你們。

明白真相的領導還專門派記者到北京很多煉功點去拍攝報導法輪功學員在早上集體煉功的慈悲祥和的場面,和修煉法輪功以後身心受益的事例。

同時,北京晚報也登出一個當時對中國社會很震撼的報導:一個從美國留學回國的留學生,他給一家研究單位捐款不留名不留姓,後來從他買的車票裡面追蹤,並通過記者調查了好久才知道他是一個從美國學成回國的留學生,因為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覺得應該多為這個國家做點貢獻,所以他把省下來的錢捐給了經費緊缺的一個研究單位,這件事在當時大陸許多報紙進行了轉載(但在1999年7.20後,這位法輪功修煉者卻受到殘酷迫害,聽說是被迫害致殘)。

7、公安部政保局的「帶帽子調查」

北京電視台事件被化解後,據稱何祚庥受到了北京市公安部門的警告,要他不要再挑起事端,製造群體事件。但在1998年下半年,在羅幹的授意下,公安部政保局又下達了對法輪功的帶帽子調查,所謂帶帽子調查就是先定法輪功是非法組織,然後再叫各地區調查。因為有這樣導向性的非法調查通知下達,所以在各地調查時出現了拘押、干擾、懲罰大法弟子的違法行為。在廣東,有幾個地區都出現法輪功學員被抄家案例;在河源、梅縣等地發生了經銷法輪功書籍的書店被公安局封閉,把書全部抄走的非法事件。當時情況有些緊急,所以我以省政協委員的名義,向省政協遞交了一份提案,呼籲不要用這種虛假的罪名去騷擾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當時廣東的有關部門在收到我的提案後,很重視,發文要求下面按國務院「三不」政策對待法輪功學員,並責成有關報社不能夠再登載挑起群眾事端的文章。就這樣,當時在廣東各地的一些類似騷擾事件就停止了。

但是在其他省市包括北京,那種干擾就非常厲害,有些地方用水龍頭去噴灑法輪功學員煉功草地和其他煉功的場地,或者在煉功場地上堆放垃圾和物品,還有許多地區發生了法輪功學員被抄家、甚至被非法抓捕等等違法事情。在這種情況下,北京黨、政、軍系統有一百多個法輪功學員向國務院,向中南海聯名寫信,要求停止這種非法干擾。這個信件送到了總理朱鎔基的手上,朱鎔基當時很快就做了批示,表示要維護法輪功修煉者的基本權利。但是朱鎔基有關的正面批示並沒有傳達到各地,而是落到了羅幹這個邪惡之徒的手上,被他截住不傳達,而且持續作惡。

8、在全國各地製造構陷法輪功學員的事端

羅幹的目的就是要設計安排更大的陰謀。1998年的下半年,中共要打壓法輪功的風聲已經通過各種渠道傳出來了。首先,它在新聞部門造輿論,其中內蒙的新聞出版部門在他下屬一家雜誌社刊登專門攻擊法輪功文章;與此同時用西藏人民出版社的名義出版發行了一本「中國邪教」的書,在書裡點名的把法輪功歸到邪教裡面。當我們各地的學員包括我本人打電話到西藏人民出版社詢問,他們說冒名盜版的。當我們打電話到成都印刷廠詢問,裡面的工作人員說:盜版的人是很有來頭,你們最好不要再追問了。

1998年底,由新華社甘肅分社在「新華社內參」上發表一篇「警惕法輪功在甘肅的非法活動」的報導,把該省農村一些巫婆神漢的事硬扯到法輪功頭上。各省新華社分社紛紛轉載,有的添油加醋,有的加上本省的「情況」,基本都是道聽途說,張冠李戴。由於「內參」是給各省廳以上幹部閱讀的材料,所以在各省廳以上幹部中造成極壞影響,許多省市的大型修煉心得交流會和集體煉功紛紛受到干擾、阻礙,甚至在一些大法輔導站正式註冊、有掛靠單位的省市,如上海、廣東、廣西、湖北、長春等省市,許多正當的活動也不得不取消或改換方式,給學員正常修煉造成很多困難。在廣東,經廣東省體委同意召開的法輪功1998年心得交流會受到干擾,不得不改到廣州軍區的舉行。在遼寧省、湖北省、長春市等許多地區,都有這種中共邪惡份子,用公安部這個非法調查的「文件」為依據,公然幹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抄家綁架的惡性事件。就是說,在「四·二五」之前的中國大陸,已經「山雨欲來風滿樓」了。

各地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沒有被邪惡的干擾迫害所嚇倒,他們在不同的環境不同的地方站了出來,頂著壓力,向社會、向報社、向政府有關部門去講真相,去介紹自己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去證實法輪功是於國於民都有好處的高德大法,也使許多部門直接瞭解了真相,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的人大常委會前委員長喬石他們一批退休的老幹部,收到了各地的反饋的材料以後,他們專門去做了一個調查,通過調查以後他們得出一個結論,他們把這個結論向政治局寫了一個報告,這個報告的名字就叫:《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據我們後來知道,中共邪黨頭子江澤民當時收到這個報告以後,他不看,他把它扔在一邊,他說他看不懂,就把這個報告丟在一邊。

9、天津市非法抓捕、毆打法輪功學員。

進入1999年,羅幹、何祚庥倆連襟密謀構陷法輪功的這種陰謀就開始升級。我們於年初聽到了很多說法, 說有內部消息證實:羅幹,當時的政法委書記,堅持要在一定的時候取締法輪功。

在1999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這個文痞、科痞和政治小丑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雜誌上發表文章,攻擊誣陷法輪功。大概在兩、三天以後,天津的法輪功學員去向教育學院的主管部門講真相,開始他們同意道歉,刊登道歉文章,這個事情本來就化解了,但是在一夜之間他們態度突然變壞,說我們不能跟你們道歉,並暴露出他們知道公安部下達過打壓法輪功的文件,所以他們不能道歉。由於他們這種強硬、惡劣的態度,所以,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到那兒去講真相,要求一個說法。

當法輪功學員在那裏連續幾天得不到回應,就在那裏靜坐,最後的結果就是大家都知道了,就是羅幹直接授意,天津就出動大量警力去驅散、毆打、抓捕在場的法輪功學員,這就是天津事件的起因。有四十五個法輪功學員被抓,更多的學員被打。而且有很多學員是被抓到車上、扔到車上,車開到郊區去,就把他們推下車,開到很遠地方的郊區。就是說抓了之後放了一部份學員。實際上關到那個拘留所之內的地方的就是四十五人,實際上在當中受到迫害的就不只四十五人。要說當時用粗暴的態度抓,扔上車,那很多受迫害的人數就沒有統計。事件發生後,天津周邊地區的的法輪功修煉者認為:毆打和非法抓捕修煉「真、善、忍」的天津同修,就等於是在打我和抓我本人;也有點認為是天津公安或主管單位不瞭解真相。這樣就有很多周邊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到天津去講真相,包括到市政府、公安部門門口去上訪。但是當時得到的答覆都是說,這件事情是公安部安排做的、插手做的,我們做不了主,我們這裡沒辦法給你答覆,也不能夠放人,你要解決問題你必須到中南海、你們到北京去。

我記得印象最深的,當時跟天津學員在聯繫的時候,他們在「四·二五」之前的二十四號的晚上,他們在天津市政府門口等待答覆,一直等到了深夜,才有一個市政府的官員出來說,你們要到北京去,你們這個事我們管不了,你們要到北京去才能解決問題。

在公安或者是市政府的一致推諉下,而且都是用同樣「要解決問題你們要到北京去」的說辭。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在天津的法輪功學員,以及周邊地區——河北啊、山東等鄰近省的一些法輪功學員,在第二天早上煉完功以後,用各種方式:坐車、坐飛機、坐火車、走路的都有,陸續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局去和平上訪。

(未完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唐恩:從4.25看海峽兩岸的強烈對比
卜東偉:十年前我所親歷的「4.25」
【組圖】十年前4.25法輪功席捲神州 一億人修煉
仲維光:遠方共產黨殘暴踐踏的依然是這個星球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世界為何對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時事軍事】日本三款導彈 對準中共海軍
【馬克時空】澳洲改買美核潛艇 維吉尼亞級核潛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