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46)

說媒

胡椒粉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二天,莫府備了一桌酒菜,等待王媒婆帶回好消息。誰知,王媒婆拖著沉重的步子跨進莫府。
“怎麼啦?她不同意?”看到王媒婆垂頭喪氣的樣子,莫老爺著急地問。
王媒婆搖搖頭。
“她嫌莫老爺不夠有錢?”莫管家也急不可耐。
王媒婆還是搖搖頭。
“你快說!到底是怎麼回事?”莫老爺下令道。
“她走了,不在老頭家了。”王媒婆說。
“走了?去哪里了?”莫老爺急切地問。
“不知道,老頭不肯說。”王媒婆說。
“不肯說?難道我那些家丁是吃素的嗎?”莫老爺命令管家立即佈置手下四處打聽,一定要搞清楚三妹的下落。
只一天時間,派出去打聽的人就報回來好消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三妹搬家搬到了莫老爺的眼皮底下——大龍潭村。
原來,三妹還俗後不久,聽說哥嫂就住在隔壁的大龍潭村,在老漁翁等人的張羅下,三妹搬去和哥嫂同住了。
“劉二?你說的是村東鬥雞山下的劉二?”莫管家兩眼盯著家丁問。
“正是!聽說他是劉三妹的親哥哥。”家丁說。
“親哥哥!好!”莫管家高興地說:“這是老天的照應,成全老爺您的婚事!”
“此話怎講?”莫老爺不解。
莫管家笑著說:“明天我就上劉二家去,直接帶三妹回來給你。”
“什麼?你又要搶人?”莫老爺瞪大眼。
“哪里用搶嘛?”莫管家一邊說一邊習慣性地點人中:“老爺你有所不知,租您老爺洛維村頭那八畝良田和五裏亭那間店鋪的,正是他二哥。 哪里有娶不成之理?”
“你去怎麼說?”莫老爺轉怒為笑。
“我就對劉二說,莫老爺要人,你給就讓她跟我走,不給就收回田地!”
“休得亂來!”莫老爺看看周圍的家丁故意大聲喝斥道:“我們是那樣的人嗎?我莫家平定蠻人有功,才得朝廷封賜,莫家做事要對得起朝廷才是。怎能仗勢欺人呢?進財呀——!”莫老爺把管家拉到一邊低聲道:“我既要把劉三妹弄到手,又要讓大家看到是她自願的,還要讓她服服貼貼,你看怎麼辦?”
“那你說怎麼辦?難道她會自願嫁到莫家來?”莫管家叫起來。
“怎麼不會呢?”莫母也急了起來:“方圓幾百里,也只有我們莫家得到朝廷封賜,路過牌坊人人都得下馬步行,連柳州知府也不例外。那劉家三姑娘能嫁到莫家來,算她三生有幸了!”
“我看還得再請媒婆方有把握!”莫老爺說。

第二天一早,王媒婆就叩響了劉二的門,這王媒婆的臉皮也真夠厚的,四年前把劉三妹“嫁”給小員外的就是她,害得三妹死去活來。
“哎呀!今天天氣真好!”一進門,王媒婆就叫了起來。
“是呀!天氣真好!”應了一句後,劉二哥才發現是王媒婆:“咦!怎麼是你?”
“王媽媽到我家有事嗎?”二嫂已有幾分警惕。
“哎呀!常言道,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事嘛……我才登三寶殿喲。”王媒婆扭著身體說。
“我們家什麼時候變成了三寶殿了。”二嫂嗯了一聲後說:“王媽媽來到底有什麼事?”
“我是特地給你們道喜來的。”媒婆擠出職業性的笑臉。
“道喜?”二嫂問:“道的什麼喜?”
“本村的大財主,有錢又有勢,如今他看上你家三妹了!”王媒婆扭著身軀說。
“真的?”劉二哥又恢復了沒有腦的本性。
“你說的是莫老爺?”二嫂緊鎖眉頭。
“正是他,”見對方沒有生氣的樣子,王媒婆頓時喋喋不休:“這可是你們的福氣來了,自從你家母去世後,你們家道滑落,不比往日了。如今莫老爺要和你們對親家,求之不得呀!將來三妹嫁過去,成了四姨奶,吃不盡的山珍海味,穿不完的綾羅綢緞。你也用不著沒日沒夜地幹了。”
“說的也是!”劉二哥不斷地點頭。
二嫂深深地歎了一口氣:“王媽媽,我們劉家雖然不如從前,但也不至於讓三妹去做別人的小婆呀!三妹這幾年受的苦太多了,我們怎忍心把她往火坑裏推呢?”
“說的也是!”二哥還是同一句話。
“嫁過去也不見得就是火坑嘛。”王媒婆反駁:“那莫老爺為人還不算很差,除了喜歡沾花惹草外,他別的毛病都沒有,三妹嫁過去後,說不定他那點毛病也會自然改掉。”
一陣陣歌聲傳來,顯然是三妹:
對河有只鷺鷥鳥,
眼睛明亮翅膀尖,
有心飛過連天水,
怎怕眼前小山澗。
“她回來了,你自己和她說吧。”二嫂說。
“吱”的一聲,門開了,三妹一邊哼歌一邊走了進來。見到王媒婆,歌聲嘎然而止,三妹警惕地望著王媒婆,一聲不吭。
王媒婆略思片刻後,強打起笑容迎上來:“三妹呀,恭喜你囉!”
“你又是來說媒的吧?”三妹冷冷地說。
“你怎麼知道?”
“因為屋裏多了銅臭味。”
“哎呀!三妹呀!連你都嫌棄我了。其實我們做媒也不容易,做成一單,也只不過幾吊錢。”
“但是為了你這幾吊錢,卻害苦了我好幾年。”三妹毫不客氣,那段經歷叫人刻骨銘心。
“哎呀!真是對不起呀!那是我的不對!”王媒婆堆起笑容:“不過這次就不同了,這次是本村的莫老爺向你求婚。你應該知道莫老爺對你家有多麼的照顧。”
“莫老爺?”三妹心裏一震:這莫老爺莫非就是迫使阿榮遠走大苗山的“壞人”?記得阿榮說過那惡霸姓莫,名叫“莫壞人”,住在柳州城外。
“莫壞人”強佔了阿榮的地。那是一塊山地,不適宜種莊稼,也不適宜建房,但莫老爺認為那塊地風水好。阿榮不得已告到州官去。但由於州官收了莫家的重金賄賂,不但沒有為阿榮主持公道,反而誣陷他,要將他下獄。就在阿榮四處躲藏時,莫家又來裝好人,讓州官放阿榮一馬,同時派手下四處放風說是莫家大人大量。一氣之下,阿榮才遠走苗國。最可氣的是,當地的人都以為是阿榮的不是,而莫家倒成了好人。
“你說的莫老爺可是莫壞人?”三妹要核實清楚。
“什麼莫壞人?是莫——懷——仁!”王媒婆糾正道。
“莫懷仁?”三妹問:“可是他強佔阿榮的土地?”
“嗨!你別聽那阿榮瞎說!”王媒婆憤憤不平:“你想想看,莫老爺良田萬頃,怎麼會稀罕阿榮那塊瘦地呢?要不是莫老爺大人有大量,那小子早就下大牢啦!”
三妹“哼”地一聲,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王媽媽,我忘記向你說明了,我家三妹和隔壁都洛村的阿牛好上了。”二嫂說。
“是呀!是李小牛。”劉二哥說了等於沒有說。
“你怎麼這麼死心眼的!”王媒婆把劉二哥拉到一旁陰陽怪氣地說:“我來問你,你種的那幾畝地是誰的?你租的店鋪又是誰的?到時莫老爺翻起臉來,收回田地收回店鋪,我看你們靠什麼來活,告訴你吧,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王媒婆越說越大聲,忘乎所以,把劉三妹“震”了出來。
“王媽媽,你哪里是來做媒的嘛,分明是來逼人、搶人的吧!”三妹怒不可遏。
“三妹呀!”媒婆又換了一副嘴臉:“你想想看,到了莫家,你不愁吃不愁穿,每日只彈彈琴,唱唱歌,多好的日子啊。到時你會比現在更漂亮,不出幾年,賽過當今皇宮裏任何一個妃子。嗨!我一開心,差點把正事忘了。”
王媒婆打開帶來的禮品箱,把那些金銀珠寶,小心翼翼地一件件擺上桌面:“除了莫老爺,還有誰拿得出這麼多的禮品?三妹呀!誰叫你長得這麼漂亮,你是想不富都不行啊!”
三妹把目光投向二嫂,平時二嫂最護著自己,但今天卻一聲不吭。畢竟家裏種的田地,租的店鋪都是莫家的,不答應就意味著斷了生路,這太現實了。因此二嫂也陷於極度矛盾之中。
二哥目不轉睛地盯著桌上的珍珠財寶,合不攏嘴:“哇呀!莫老爺真大方……”
三妹示意二哥別說,沉思片刻後,她鄭重其事地問:“王媽媽,我有件事相求。”
“哎呀,我的姑奶奶呀!”一看機會來了,王媒婆的笑容變得認真起來:“別說是一件事,就是一百件事,我也都依你,只管吩咐就是了。”
“我要先見見莫老爺再作決定。”三妹神情嚴肅。
大家驚異,面面相覷,這要求太出人意料了。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6-05 1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