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鷹:8個月的短命公路是怎樣煉成的

標籤:

【大紀元6月7日訊】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一條6公里長的公路,通車僅8個月已基本不能使用。6月2日上午,婁底市紀委通報了對這一案例相關責任人的追責結果:新化縣交通局2名負主要責任的幹部被撤職,2名幹部被行政記過。(見昨日《京華時報》)

一條新修的公路只能用8個月便壽終正寢,這是條什麼路?

即便是沙土路,也不至於如此短命。我是農村長大的,小時候常常看到各種車輛來回奔跑的沙土路,也都能用很久很久,具體多久,記不住了,但無論如何,也不至於8個月。20多年前,從我們家去縣城,要經過一段柏油路。我至今還記得首次在柏油路上騎車的感受,就一個字——爽!如今,20多年過去了,我想,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這條路,應該不會是條沙土路吧。可是,它的壽命居然只有8個月,我就納悶了——它難道是用紙鋪就的嗎?要把一條路修得只能用8個月,還真的需要點技術,否則,一不留神就會「破記錄」。

當然,我並不否認,在把公路修得比豆腐渣還糟糕的技術上,近年來已有明顯的進步。有網友說,他家鄉一條路,1994年他讀小學四年級就開始修(修的時候小學生每個人都要交30元錢,有工作的交得更多),修到他初中畢業二年了才修好。可是,修好了前面的路段,後面的路段又要補了,補好了後面,中間又開始爛了。最奇怪的是,到縣城的那一段一直都沒好過,今年又開始重修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修好。於是,又有網友調侃說,看來得天天修,月月修,年年修,一直修到世界末日,像愚公移山那樣,兒子死了有孫子,孫子死了還有曾孫,子子孫孫,永無盡矣,多好。反正大家都有事幹,還可以提高「雞的屁」,實在是個不錯的事業。至於這期間,換過幾茬領導,餵肥了多少貪官,只有天知道。

不過,修路最易滋生腐敗,卻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君不見,有多少交通廳長因此而落馬。最突出的是河南,三任交通廳長信誓旦旦,卻又都身不由己地「前腐後繼」。那麼,婁底市新化縣交通局的幹部,是特殊材料製成的,可以拒腐蝕,永不沾?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的這條短命的路,工程質量何以如此低劣?原因何在?裡面究竟有什麼貓膩?

所有這一些,都是公眾最想知道的。這並不是什麼有罪推定,而是公眾知情權的基本要求。而婁底市紀委通報的追責結果卻遮遮掩掩,語焉不詳。只是稱:新化縣交通局2名負主要責任的幹部被撤職,2名幹部被行政記過。——這種稀里糊塗、模稜兩可的結論,難免讓人浮想聯翩:他們因為什麼被撤職、又因為什麼被記過?是貪污受賄,還是瀆職缺位?貪了多少,又怎樣瀆職?

眾所周知,沒有偷工減料,沒有以次充好,便沒有豆腐渣工程。相反,有偷工減料,有以次充好,肯定就有回扣,有貪污。人們有理由懷疑:婁底市如此輕描淡寫地披露此事,如此不痛不癢地作出行政處罰,是否在以黨紀政紀代替國法?在這起案件的背後,究竟還有著怎樣盤根錯節的利益糾纏?是否隱藏著更大的秘密?這一工程的承包權是如何獲得的?其程序是否公開、公平、公正?

真相隱沒在重重迷霧之中。婁底紀委那個奇怪的所謂「追責結果」,給人們留下了難以抑制的想像空間。@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秋不曲:腐敗共黨經不起人肉搜索
傳中共公安部長助理鄭少東自殺身亡
杜陽明:共產黨己風燭殘年 患了老年癡呆症
廣東政協主席陳紹基成「腐敗代表」
最熱視頻
【微視頻】恆大坑慘蘇寧 「國際米蘭」大甩賣
【新聞大家談】修路到台北?中共嚇台招術不靈
【重播】布林肯發表外交政策講話 八大要點
【時事縱橫】白宮3人垂簾聽政?港爆疫苗退訂潮
【新聞看點】美嚐遭主宰滋味?歐3強國警告中共
【珍言真語】程翔:中共要改變香港選舉制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