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觀察
fjfzxh: 福建協和醫院血液科40區爆發甲流病人7人,死亡2人, 醫院領導隱瞞不報
第二天,嗓子疼,腰疼,頭疼,感覺像是感冒,吃了點小藥,以為很快會好。
1月5日晚,莫名其妙的發高燒,沒有咳嗽沒有鼻涕沒有噴嚏,除了高燒和咽喉疼,一切正常,所以一直以為是咽喉發炎引發的高燒,去醫院看門診3次醫生都說是咽喉炎,都打了消炎針,但是高燒依舊,每天只能通過退燒藥控溫,藥效一過,立馬40度。所以那幾天有時候一天能燒4次40度。
今天聽某醫生網友說,他們醫院的重症甲-流患者已死亡4例,只上報一例,院方倒是沒作假,因為其他3例均在呼吸停止前「被出院」,這樣操作一下,就降低了死亡率。
前幾天和原來單位的G妹妹聊天,她說整個一個辦公室就她按時上下班,其餘的幾個人因為流感都回家了。還沒來得及誇她抵抗力強,第二天G妹妹居然也回家打點滴了,而且一打就是一個週。
十一長假結束,去外地轉了一大圈回來,本想收整身心開始工作,不想9日下午二點開始發燒,伴週身疼痛,到晚上八點,燒到38.5度,並且咳嗽、噁心等等,想到近期疫情,於是上網查詢,沒想到具備所有甲流症狀,並且我是從瀋陽剛剛回到哈爾濱,路上也沒做任何的防範措施,疑似患上甲流,可仍心存僥倖,服退燒藥,直到10日早上於哈爾濱市的一家甲流定點指定醫院就診。
大家好。我是一名甲流患者,家住北鎮富屯鄉胡屯村,是錦州市第一例甲流患者,今年25歲。我於09年12月11日被錦州市中心醫院檢查出重症甲流。就在錦州治療。花了不少錢。由於治療效果好,甲流已經治癒。但由於之前甲流比較嚴重引發肺炎。錦州市中心醫院考慮患者的家庭狀況,便建議到當地醫院治療。患者於12月23日14點轉到北鎮市縣醫院。
甲流危機已經叫囂很長時間了,廣東已經出現了幾例甲流死亡病例,並且有幾個還是在校學生。應該說孩子是祖國的未來,學校是人群最高聚集地區,並且孩子的體質還不是很強壯。因此,學生應該是最易感人群。
匆匆忙忙的走過了2009,在這個年末,先是出差了3天,在2009年的最後一天終於趕回來抱著女兒睡了個覺,也算是自我安慰了一下。
辦公室的人陸續感冒,幾乎都要輪一圈了。俺也不例外,遭遇了疑似甲流的侵襲。
咯咯、咯咯 幾聲咳嗽,細小,但很熟悉,聽出來就是正在流行著的咳嗽聲。
入冬以來,甲流疫情大有愈演愈烈之勢。據世界衛生組織2009年12月11日公佈的最新流感疫情公報說,截至12月6日,甲型H1N1流感在全球至少已經造成9596人死亡。
適逢甲流蔓延之際,桐桐有點小咳嗽,吃點止咳糖漿,時好時壞,持續了一個月。近日,晚上咳得厲害了,讓人心疼。嬤嬤帶她去看中醫,開了些中藥。從小到大,桐桐特排斥喝中藥。軟硬不吃,寧死不屈!2歲以前嬤嬤夾著她,一個人就可以灌進去。現在大了,有力氣了,要三個人按著,蹬呀、叫呀、哭呀,噴得到處都是,好淒涼!一邊哭一邊叫:「你們這些壞傢伙!!!不要灌,我自己喝,嗚嗚……」...
在小縣城我們終於可以打甲流預防針了,但確給我出了個不小的難題。為什麼呢?原來這次(第二批,第一批是醫務人員和四大班子及副科以上幹部)又是有限,只能給教師打們.學生看來要到第三批。
從夏天開始,甲流就籠罩著這個城市。暑假的時候因為第一批參加軍訓的學校出現集體傳染的跡象,今年的新生軍訓被緊急中停。開學以後,還是不時聽到某某學校集體停課,躲避甲流。據說一個班出現七個或以上生病的學生,整幢教學樓就要停課一週,這個機率有多大呢,聽說如果一間學校沒有一個班停課,這間學校的校長就會受到表揚,從此推斷,只有為數不多的學校可以倖免。彤彤學校的高中部在開...
寒風裡,一少年垂頭喪氣地走著,眼角還掛著淚。見到巡邏的交警,他突然高興了起來。原來,他隻身坐車來鄭州找父母,中途卻被同車的乘客轟了下來,只因他戴著口罩不住地咳嗽。昨日上午,在京港澳高速公路588公里處,這名少年得到了高速交警的救助。
10月19日下午,北航大四學生齊雲飛接到學校通知,要他在10月22日開始的新生軍訓中擔任副指導員。一個連通常配一個指導員和兩個副指導員,正指導員是學工部的老師或者帶這一級學生的輔導員,副指導員則是像齊雲飛這樣的,已經保研的相對清閒的大四學生。
昨天(12月21日)17時27分,椒江區一名17歲女性甲流危重患者經搶救無效死亡,這是椒江首例甲流死亡病例。
甘肅省武威市古浪縣古浪一中一名高三學生死於甲流,該校停課放假一週。當地民眾表示,學校是甲流疫情的重災區,當地很多學校不得不以停課放假的方式緩解疫情,但學校復課後,仍有大量學生因發燒感冒不能保證出勤,鬧得人心惶惶。
一位朋友的兒子感冒發燒去醫院,因為孩子母親在醫院上班,醫生直截了當跟她說:不用查了,99%是甲流;你要想確診也可以,查一下自費2500。
十月後的時間在繼續著,有一日沒一日的流淌著,毫無波瀾,除了那開始慢慢肆虐的甲流疫情。
最近甲流的肆虐造成人心慌慌,各藥店裡的口罩,體溫計一掃而空。樓主由於工作在醫藥公司,看見各門店口罩,板藍根,體溫計等一些基礎防治甲流的物品被人瘋狂搶購,情景不亞於當年的非典。想想人類發展到現在,越進步怎麼出現的變異病毒就越多,各種各樣的病都有。雖然醫學科技發達,但是趕超的上病毒變異來得快嗎?迄今為止,沒有一種疫苗能夠防止愛滋病,也沒有一種藥能夠治癒愛滋病。愛...
週五下午,把豆豆從幼兒園接回家,沒像往常一樣「張牙舞爪」的講述在幼兒園的見聞,有點安安靜靜的。我以為白天在幼兒園玩瘋了也沒在意。
前天嗓子冒烟的时候,我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一切按部就班:嗓子冒烟,然后声音嘶哑,然后今天开始咳嗽,发烧,头疼。不过就是一小小的感冒。当然,我知道不是甲流,我没那么倒霉,所以不担心,而且甲流也没有非典恐怖,死不了。
回來的第三天早晨,開始覺得頭昏腦脹;一量體溫37.8,不會吧,難道我這麼幸運,出差時感染了時髦非主流的甲流???
近日,在前往九寨溝的飛機上,高女士和女兒坐在最後一排,兩人周圍僅一名乘客,整個飛行途中,高女士一直在睡覺。因此,並未傳染給周圍乘客。在 旅行途中,高女士乘坐過5輛巴士。隨後被確診的10名病例,均相繼跟她鄰座。而在5日,返回成都的航班上,坐在高女士及女兒前排的兩名的乘客,均被感染。
前兩天不知道怎麼傳染上的流行感冒,真的好難受,從來都不會發燒的我,這次居然發燒了,當時第一反應就是「完了,傳染甲流了」,真的好恐怖,自己的了倒沒什麼,如果把別人傳染了那可怎麼辦啊,我的埋怨死自己了
甲流(甲型H1N1流感病毒)橫行於世界已經有段日子了,每天上下班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忙忙碌碌的行人,覺得它似乎沒怎麼影響人們的生活,這一點從難得一見的口罩方面就可以看出來。這有時候容易讓人迷惑——甲流離自己到底有多遠?
入冬以來,「甲流」預防形勢一再緊張。也許,某一天,我們會突然發現自己和曾經看似還很遠的病毒就有了「零距離」接觸。這個時侯,保持良好的心態就顯得格外重要:以平靜的心情,繼續日常的生活——「甲流」其實沒有那麼可怕。
為避開春節前人口大規模流動可能導致的甲流新高峰,太原市教育局日前表示,全市中小學校將通過調整教學時間提前完成教學任務,提前一週放假。
共有約 129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2007年6月12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全球首個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落成。那是一座10英尺高的古銅雕像——一位青年華人女子,雙手高舉火炬。(這個造型取材於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民主女神像,那座白色的塑像曾在廣場上聳立了幾天,後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