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 50 條記錄
  • 憶(41)投奔怒海
    三十、投奔怒海 是那傢伙報警! 船桅上所有的燈都變成紅色,還亮起船頭射燈。來吧!此時他們逆水,我們也逆水。我們與他們之間有一...
  • 憶(40)再尋機緣
    外邊風平浪靜沒有異常,看一看日曆,風向和風力及潮汐時間都很理想,決定三日後行動,並立即分工合作。有人負責偷艇;有人負責安排掩護物資,如草...
  • 憶(39)人算不如天算
    原來那傢伙己經偷渡了一次,不過沒成功,據他說己經能清楚看到內伶仃島了。可惜時間不夠,天亮了,被抓了回來。估計原因大概是動力(人力)不足...
  • 憶(38)折翼
    憶(38)折翼 2022/08/02
    矇矓中看到地平線上一個若隱若現、小小海島的虛影子。那就是內伶仃島,這是最重要的地標,過了這個地標往南約十公里就是香港!說不激動是假的,那...
  • 憶(37)
    憶(37) 2022/07/29
    一個縣城去的知青因偷渡失敗被抓回來了。我說凡是偷渡失敗被抓回來的人都是人才,他們在這方面都有經驗,比較熟門路,正所謂老馬識途嘛!
  • 憶(36)籌謀
    憶(36)籌謀 2022/07/26
    既然要偷渡到香港,水路是首選,那麼除了要有強大和綿長的力氣,更要熟悉艇仔的性能,這樣才容易找到合作的隊友。
  • 憶(35)得過且過
    上山下鄉做知青是一個毀滅人的靈魂的運動!是摧殘一個人的肉體和靈魂及前途的運動!下至剛小學畢業、上至高中畢業都必須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
  • 憶(34)集中營
    最後和廬桂森收買了五沙的農民划小艇偷渡到了香港。知道那事時,我曾經很失落一段時間。他們比我早了差不多六年呢!
  • 憶(33)險死還生
    她們並不知道這裡有「中國特色的賤民制度」,老百姓被分成三六九等,那是要追溯三代人到你祖父那一代的。
  • 憶(32)
    憶(32) 2022/07/12
    夢很短卻很清晰,醒來後沒有特別放在心上。想不到竟然在多年後成為事實,那該怎樣解釋呢?
  • 憶(31)釣魚郎
    他變成無家可歸的假孤兒,抱著唯一的破棉被到處流浪,後來寄居在遠房親戚家的門廊邊,兩餐都得自己解決。共產黨沒有給他哪怕半點幫助。
  • 憶(30)
    憶(30) 2022/07/05
    如果換是我絕對做不到如此效果,這就是力量和術業有專攻的差距,註定這行飯不是我能吃的,所以我和阿景只能做些幫工的工作。
  • 憶(29)水仙頭
    後來事情漸漸在鐵路沿線傳開了,火車票一下子賣光了,於是有騎單車的、有拖家帶口一家大小肩挑背扛走路的。聽說最多時在邊境聚集了十多萬人,準備...
  • 憶(27)種菜
    憶(27)種菜 2022/06/24
    我們六、七人被組成一個小組,圍著那三畝左右的貧瘠爛地種菜。人多地少,收入怎麼可能會高呢?瞎折騰而己。
  • 憶(26)第一份工
    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穿補丁衣服在那個時代並不失禮於人,全民皆穿補丁時裝。麻袋是裝大米的,麻袋大衣不知怎樣卻流行了起來。
  • 憶(25)冤獄與盲流
    一對小孤兒由街道委員會出頭,為那個十四歲左右的女孩在附近農村物色了一個超大齡老男人為其丈夫,唯一條件是必須照顧其「小」舅子!(這可以說是...
  • 憶(24)
    憶(24) 2022/06/14
    整個縣城的街道和私人房屋在同一天遭遇到同一命運,拆下的材料都搬去建大禮堂去了。說是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新社會、新風氣,倒不如說人們什麼私...
  • 憶(23)變本加厲
    食不飽怎麼辦?三妹跟著鄰居一堆人鑽進花基那些甘蔗田裡偷蔗食,吃飽了還不算完,還要帶些回家繼續吃。久而久之,那幾塊蔗田中央部分全被吃光了...
  • 憶(22)大躍進
    回到家裡驚見窗上的防盜鐵枝失蹤了,只剩下鐵枝被拆走的痕跡,原來那些鐵枝加入超英趕美的鍊鋼大業中去了。
  • 憶(21)「真」普選、外勞
    市面上三不五時就有些殘湯剩飯出售,於是人們不約而同地爭相搶購。我嚐過,口感還不算太差,也未變質,裡面包含的內容還真豐富。這是哪個朱門的酒...
  • 憶(20)「太平盛世」
    燃料的問題一直在折磨我們。山上野草生長的速度遠趕不上人們的需求,公路兩旁的落葉量簡直是微不足道。曾經有人因攀折路邊的樹枝而被抓走,說是破...
  • 憶(19)首次受僱
    在債券工作隊那些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下,雖然老媽極力抵抗和求情,工作隊仍然「光榮」完成銷售任務,使得老媽「非常踴躍」地購買了最低限額的愛國...
  • 憶(18)洗腦
    憶(18)洗腦 2022/05/24
    影片放映不久,我們隨著一些大野孩從後山爬牆跳到映院裡,或坐地上或爬窗台上,一邊看霸王戲,一邊和巡場查票的人員玩捉迷藏。
  • 憶(17)
    憶(17) 2022/05/20
    我就是這樣被他們沒收了辛辛苦苦摘下來的一大把蔗葉,非常無奈、氣憤和不甘地回到老媽做工的毛巾廠,站在老媽織機旁嚎啕大哭了一場。那年我大概八...
  • 憶(16)劫財:公私合營
    家有「南風窗」的人家基本沒受影響,他們都能收到寄自港澳的救濟,或持「僑匯券」到華僑商店採購在數年前被視為理所當然的食品,又或擁有特強購買...
  • 憶(15)
    憶(15) 2022/05/13
    計劃好了在某日由老師帶領到鄰近鄉村或山邊做野炊。這是我們這些學生最期待的事,可是那會給老媽帶來極大的壓力,那幾角錢的付出對我們家來說可是...
  • 憶(14)苦難的「黃金童年」
    木爪樹上的木瓜太小了不能吃,全家餓著肚子睡覺。家裡米缸上貼的「揮春(春聯、福貼)」是「常滿」二字,但那對我家來說是最大的諷刺。
  • 憶(13)
    憶(13) 2022/05/06
    老媽經常想方設法來滿足我們這三隻餓鬼,比如市面出售的那些人們拿來作為嫁娶送禮用的禮餅,最最便宜的是紅淩酥,買二個回家,配以番薯和糖,便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