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72)神來之筆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4
【字號】    
   標籤: tags:

神來之筆

1997年7月1日凌晨,中共終於收回香港!

共產黨真的不是老百姓的福星,而是一顆災星!

剛「回歸」不久,金融風暴、沙士疫症(SARS)……接踵而來,你說香港能不重傷嗎?「老懵董」董建華立刻跳了出來,急著報恩唄。最要命的是他的鴻圖大計——八萬五建屋計劃,每年85,000個公、私營住宅單元,樓市應聲下跌,建築地盤一夜之間關停了100多個,建築工人馬上飯碗不保。

我們做配電工程,是依附著新樓盤生存的,行業一下子進入嚴冬。幸好在我手上沒有立即被叫停的工程,這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二妺有次說想不到我偷渡到香港,最終還是沒能逃過共產黨。我根本沒有興趣回答她的話並想:北方人說得好,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吧!

兒女讀書成績不能說很突出,女兒升上了一間連她自己也不滿意的中學,是一家什麼工業中學,再看看吧。

此前她的大表姐用假結婚的橋段移民去了澳洲。轉眼女兒九年免費教育結束,要升F4了,靈機一動便和女兒商量。我說下學期便是F4,要交學費的了,有興趣去外國讀書嗎?

她答:「好呀!」於是立即行動,結果還是澳洲最便宜。找學校報名,報讀當地的英文強化班、申辦留學簽證。還要回大陸和祖母及外婆等告別,不到一個月全部準備就緒。

就在啟德國際機場禁區閘口,我和女兒說:香港已經不是以前的香港,現在有機會外出,能不回來就不要回來了,當然假期回家例外。在外面做好前期準備,細佬會跟著過去!很快!

既然口袋裡沒有幾百萬元不能立即移民,那曲線移民應該可行吧?

心裡是這樣想的,最不濟讓年輕的下一代先走,剩下二個老鬼就不是最最重要的了!只要下一代能有一個看得見自由的將來,不要做香港人,要做地球人!哪裡好去哪裡,能做到說走就走,這才是最最重要的,但是那需要擁有一本好用的護照。

大姐一家三個小孩在新加坡讀書,大姐作為陪讀與小孩租住在一個房屋裡。我可不是這麼想的,小朋友年紀太小了,我不認為新加坡是移民的好地方,況且那條件也極苛刻,完成大學課程後必須服二年兵役才能得到永久居留資格,這也太苛刻了吧?陳先生為什麼不事前和我了解一下呢?就簡單跑了一二次泰國、新加坡就付諸行動了,做事有欠周詳啊!

回來後切切實實地和他們夫婦徵詢相商一通,探討轉換環境,去一個條件較寬鬆及前途更好的國度,與女兒做伴去,為他日移民作準備。

陳先生欣然同意,那馬上開始籌備吧。可是萬萬想不到,他老人家竟拿不出學費及生活費的保證金憑據,那些過期太久的繳納關稅的憑據不能解決問題,澳洲移民局比你精明太多了。

而我們一時之間也沒辦法湊出四五十萬元現金來冒名頂替,何況還得放在大陸銀行不少於六個月,事情就這樣黃了!我是不是做錯了呢?還是這就是他們的宿命?難道是天意不可違嗎?

那年黃曆除夕夜,晚飯時確實沒有留意,老媽似乎不太對勁,草草吃完團圓飯就悄悄上床去了。不對啊!追問之下說是不舒服,不行!那得馬上看醫生!

結果出來了:糖尿病!是一種相當麻煩的慢性病!而且在大年除夕夜!我說你們看仔細一些,她年紀大了。

不是好兆頭啊!見一天是一天啊!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等她再一次栽在被分為三六九等的魔咒裡,痛不欲生地被清算當年的「逃港壯舉」之罪時,才可能後知後覺徹底地覺醒
  • 我想那才剛開始,更糟糕的還在後頭呢!鐮刀斧頭是絕不可信的!那是會流血死人的!
  • 這些年好不容易在海外安家樂業,不要再跑到中國淌渾水了,不要指望兩頭通吃。否則一不小心,你可能會成為犧牲品,被中共抓起來當做人質的可能性越來越大。幾十年努力前功盡棄,還會弄得骨肉分離、家破人亡。
  • 在這個自由世界裡仍然不敢表達真正的感受,可想而知他們被洗腦地有多嚴重多徹底。
  • 那不是在謀殺一個病人,而是在謀殺一個不幸的家庭!什麼救死扶危、仁心仁術、醫者父母心……,在他們那裡統統不適用,他們關心的只是能從你的錢包裡搾取多少不義之財。
  • 得非常感謝澳洲政府的補貼,才賣6.50AUD,不然光吃葯就可以令人傾家蕩產,這是中共無論如何都辦不到的。
  • 老媽辭世已二十一年了,我想可能輪迴轉世了!但願她能選擇一個沒有共黨邪教的國度。
  • 我強制兒子到這裡留學,其後因為學業成績欠佳,經歷多次更改讀書模式,如文憑課程、大學基礎班等,但效果都強差人意。
  • 這裡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這裡有真正的選舉和被選舉權,我再也不用刻意填寫似是而非的選票。在這裡我們可以暢所欲言,訴說你的讚美和嘮蘇。
  • 派遺中共大陸武裝警察喬裝混入示威者人群中,帶頭破壞各種社會設施,為鎮壓行為升級製造藉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