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立孤儿院疑贩婴 海外收养商业化

人气 71

【大纪元2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黄凯熙编译报导)在中国许多较贫困的家庭中,大部分人只希望生男婴,以备将来年老后有所依靠;或是在中共强制施行所谓的“一胎化”政策下,因违反政策,而有不少被认为是多余的女婴遭人弃养。但近数十年来,也有许多不孕症或是单纯只想成为弃养儿童父母的夫妻,企望能为这些孤儿提供更好的生活,而透过各种管道到中国寻找适合收养的婴儿。

在隔着太平洋的彼岸,较富裕的美国夫妇,非常愿意分享他们的爱和美好的生活,给这些不幸的儿童。由于有这样的观念和条件,确实促成了许多经由收养关系,成为一家人的儿童和夫妇,重新拥有完美的人生。但是,这样的美意在中国却变了调,无人料到收养的行为,竟成了因应供需的商业市场。

根据《洛杉矶时报》报导,不管是在美国寻求精子捐赠者或代理孕母;或是透过律师和海外收养机构,在中国认养一名婴儿,都必须付出等价的大笔费用。一般的花费介于1万5千至3万美元之间,费用包含申请证件、旅费和收养费等。

因此,不禁有人要问,既然必须付出同样的代价,为何还须大费周章的到中国收养儿童,而让不肖者有利可图?这样做真的对小孩和收养家庭比较好吗?

从90年代至2000年间,已有数千名来自湖南、广东和其他省的婴儿,被美国家庭收养。被收养的婴儿,大部分是来自环境贫乏的孤儿院的女婴。她们被满怀期盼的家庭接纳,分别来到了印第安纳、明尼苏达和加利福尼亚各州,居住在新家庭专为她们布置的温馨卧房里。

不幸的是,并不是每一件事,都如表相所见到的一样美好。根据《洛杉矶时报》驻北京办事处的记者Barbara Demick报导,虽然许多被收养的婴儿,确实是因抵触“一胎化”政策的弃婴;但是当需要领养小孩的人,多于被领养的人时,开始有不法之徒把脑筋动到这儿了。渐渐有人从偏远乡村的父母手中,透过强制手段、诱拐,甚至绑架的掳走这些婴儿。

为孤儿找到收养家庭的公立孤儿院,会向收养父母索取3千美元的收养费,并付600美元的奖励金给发现弃婴者,然而这些发现者中,竟有不少人是中共的地方官员。近年来不断有中国的失婴父母揭露,他们因为生下违反“一胎化”政策的第二胎或是第三胎,也没有能力支付罚金,而遭到恐吓或诱骗的失去女儿。

尽管中国法令禁止贩卖儿童,但是政府却在2005年,主导一件举世震惊的贩婴案。政府在湖南省一手操控运作,这个高获利的贩婴网,并把85名婴儿卖给海外不知情的收养夫妇。

Demick采访到曾涉及此案且刚出狱的其中一个贩婴者,他表示自己在广东买新生儿后,再把他们送到湖南的孤儿院;他还说卖他婴儿的人,常假冒是婴儿的父母,并已卖了1,000多名婴儿,给湖南和江西各省的孤儿院了;此人更声称他们已经发现一个贩婴管道和市场。

Demick表示,这些人口贩子的交易,像在做一般的货品买卖一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买卖双方依规则订价;孤儿院还常打电话,跟下订者讨价还价。

中国政府向国外媒体及政府表示,湖南事件是一项疏失。但是芬兰的“世界儿童”(World Children)组织,去年对荷兰国会所做的调查报告表示,根据收养机构的证词,被收养的中国儿童的背景和身份,最近已经遭到窜改,这些儿童依然可以待价而沽。虽然中国政府坦承,湖南案的儿童已被送到海外,但是中方依然没有明示,他们被送往何方。

目前,从中国收养来路不明的孤儿数量,已经逐渐减少。大家宁愿相信,这是中国政府在爆发贩婴丑闻后,开始遵循海牙公约所规范的各国收养条款,并厉行反贩婴法后的成果。不过许多关注中国贩婴案的组织或团体相信,不法的行为应该还持续进行中,只是无人知道贩婴行径,就竟牵连多广泛罢了。

过去因善意而收养中国弃婴的美国人,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他们渴望成为父母的心愿,竟开创了中国弃养和诱骗婴儿的贩婴市场。中国公立孤儿院把收养商业化,显然已违背了收养家庭的初衷,这也是令他们始料未及的事。

如今这种贩婴合法化的变相行径,已被揭露并摊在阳光下了,许多想要领养中国孤儿的家庭,就必须警惕和关注婴儿的真正来源。否则,有朝一日等小孩长大后,必然会追问自己的身世、来自何方、为何被收养等问题。

为了父母及小孩未来的权益,收养家庭更不能再漠视,这种变相的合法掩盖非法的作为持续下去。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对华援助协会就高耀洁抵美的公开声明
国际人权日 马国律师公会筹款助七孤儿院
美家庭领养中国孤儿:从“弃儿”到“宠女”
美国允许海地孤儿暂时入境接受照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