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刻意冷却“公投” 民间办论坛支持补选

【大纪元5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慧、吴俊婷香港报道)港府在5区补选宣传期间,刻意冷却投票气氛,民间于是靠自己的力量,为补选打气,为各候选人造势。由民间团体青台、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学联)举办了5区论坛,汇聚候选人让选民认识的机会。资深大律师李柱铭出席助阵,他希望市民珍惜这次的投票权。

5月8日新界东举行选举论坛,出席候选人有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社民连)、周澄(大专2012)和胡世全(独立候选人),陈国强(非暴力社会运动)则缺席。论坛并设有网上直播。

学联副秘书长林朝晖表示,香港的传媒对今次的5区补选表现很冷淡,身为特区首长的曾荫权并没有带头举办公开论坛,让选民有认识候选人的机会,学联希望透过论坛将候选人的辩论发放,让市民关注补选的重要性,增加投票率。

李柱铭吁港人珍惜投票权

李柱铭则表示,13亿大陆的同胞没有参选及投票权,香港市民应珍惜这个享有的公民权。他又指参选人用这个参选权,亦希望市民珍惜投票权。

他批评政府在这次补选的安排上态度“闪缩”,“这是合法的补选,政府不鼓励市民去投票。以往高官在投票日一早去投票站,跟住鼓励(市民)去投票。为何今次就不同呢?我记得回归那一晚,我好生气,为什么我们要等10年,去到07、08年才有双普选?”他表示香港社会已经准备就绪了,当年的自由党、民建联等党派全部都入了党章,都说一定要07、08年有双普选。

李柱铭续说:“1997时自己很生气,为什么要2007年才有,现在2010我还在生气,为什么要2012,都不知为什么?越行越远,所以变成公投。”并指根据北京颁下的时间表:2017可以普选特首,2020可以普选所有的立法会议员。“但2010是选什么?功能组别在不在?没有说一定要取消,死都不肯说,2010都不是真的普选。”

周澄:是迈向普选的开始

周澄相信5.16公投是一个迈向普选的开始,无论民主路走下去是好是坏,今次公投反映民主运动一些积累已久的问题;并希望参选除带动广泛讨论外,促使市民思考民运之路应怎样走下去。

胡世全指争取民主、改善民生同样重要,希望透过这次参选,促请政府尽快达到市民的要求,希望有居屋者有其屋,他促请政府尽快兴建公屋、居屋、夹屋及提供医疗保障,强调政府需要承担责任。他并赞成2017年实行全面双普选同废除功能组别。

梁国雄提出“授权”问题,他谴责所有关于小圈子选举的罪恶,“其中一个征候就是无授权,不懂的及无票数的扮代表,这是泛民在终极普选联盟的问题。因为普选盟约有18票,04年选举时,大家都话要有双普选,政制纲领就是这些,如果要改,哪一个授权给他们?这是一个授权的问题。”他续说:“原因是坐下同阿爷倾,阿爷高兴时,就会给你一点,那你一定会同其他人讲我会撑到底。这个政制方案会拿上台,共产党同终极普选大联盟谈,是同18票谈,共产党是有赖这件事的政网。共产党靠得住,母猪会上树。”他重申5.16的授权是重要性。

普选盟跟中共谈判是不智

周澄认为普选盟去谈判是个不智的决定,其实功能组别问题是个授权的问题,过去功能组别已经有,它的存在直接令很多市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是政制改革的障碍。周澄说:“根本不需要同它(阿爷)倾,我们要去动员群众,投入今次公投,得票率要高,我们才有筹码去谈判和沟通,因为今次专业参与今次的公投,其实是因为不想公投掉到一些技术方案支节上的讨论。”她指以往的民主运动太过集中在口号式、方案性的内容及技术的讨论上。又说方案主要太依赖政党政治,将好多民生问题政治化,习惯于小恩小惠,有盈余就派糖。她强调参选是想将原本的社会问题带出来讨论,这些问题已不能再拖了。
胡世全指好多市民期望社会安定繁荣,大家有工做,但好多财团倾斜向一班既得利益者,他们只要得到票就可以否决对市民有利的方案。他说:“完全赞成尽快废除功能组别,也是好多市民的期望,登记做选民有300多万人,对中年人来说,5个有3个没登记做选民。”他呼吁市民去表达意见,珍惜普选大联盟。

有主持问参选者会有什么方法带领香港人走向民主,假如今次的投票率真的偏低,怎样带动香港推动民主?梁国雄强调民意非常重要,如果投票率相当高,过百万,不计泛民主流派的得30%的票源,50%的投票率那就算赢了。

他批评一些学者,如马岳、陈子强、陈建民等对投票率的质疑,“我们作为搞变相公投的人,有什么资格去答,应该问政府,去检察执政的人。”他呼吁市民踊跃投票,有百多万人不约而同的出来投票,包括民主党。“我们有责任发动更大的民主运动,去逼使特区政府的老板(中共)听。”他批评中共疯狂打压5区总辞。

思考民主运动该怎走下去

周澄说,问题其实是整个民主运动应该怎样走下去,问题要交给公众去思考,“我们在推动民众去参与民主运动,现时泛民内部都需要作检讨,作大整顿,今次公投运动好多人都说泛民内乱,在好多层面都有分歧,我觉得‘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好多市民对民主党是不满。”

席间,梁国雄质疑胡世全之前在公开论坛上对六四事件的应否彻查的态度。胡世全回应说本着公义和爱是应该彻查。他说:“我当时讲过不支持平反六四,是因为我不清楚,因为我当年还是29岁,当时我要顾生活,在这件事情上,事实就是不清楚,可以看证据。因为我每次讲话,我首先提醒自己练习不讲大话,我每一次说出口时,我想过我讲过什么,如果我真是有讲过,我会承认我讲过,如果我没讲过,我决不承认我讲过。”

周澄指,在六四问题上,中共混淆是非,她反对“23条恶法”是看到内地维权运动被打压的数字激增,“现在中国的问题就是90%多的人的权利,集中在1至2%的人手中,维权人士越拉越多,而且造成很多生态破坏,很多劳工被剥削,有屋的居民被逼迁,甚至上访抗争、他们被打,甚至死了都没人知。”

她说六四是香港主流民主派的一个“神主牌”,很多民主派还用着六四的道德光环,或者那一代群众的集体回忆,将六四变成大型的悼念。“六四只是一种集体的消费,就是大家捐点钱,良心会好过一点,但就继续容许港商回大陆剥削劳工,这是其中的一些问题。如果继续说要平反六四,就要反思上面存在的问题。”

补选是给机会选民投票

被问及有外界指补选是浪费公帑的说法时,梁国雄用“结婚”来形容社民连与公民党合作的关系,“在那个时候我们一定要结婚,结婚了就不可以离开,之后两个结婚的其中一个不在了,那就没有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他批评市场经济学指补选是浪费公帑,是可看到说的人背后所包含的定意和观点。他说:“选举是为候选人而设的,不是为投票而设,我们是给机会选民投票,我们没办法逼他投票,亦没办法逼他不投票,只是说他现在有机会去投票,如果这是成立的话,就是我们用1亿5千万去找出香港人很想知的政治关键问题,我看不到它是浪费公帑。”

周澄说“投票”的重要性,“过去的民主运动,就主流来讲是难有机会去协调,所谓政制上的改革争取和一些民生问题反映出经济的共鸣。”她指这是一个开始,有空间去想民主运动的发展和未来新的想象。“因为主流的民主派为何那么强调行动和沟通,因为他们停留在80年代压力团体的模式,但是80年代和现在是很不同,港英(政府)和中央(政府)的结构是完全不同的,港英是搞功能撤退,它要做很多行政执法的事,空间当然是多了;中央很明显看到,如刘晓波被抓判10年监,明收窄你就收窄你,这是个问题。”

年青人参选让共党阴谋失败

被问及群众运动或者年青人受政客利用的说法,梁国雄指最主要衡量,是否有机会给这个人表达意见或者补充权力(充权)。他说:“今次的公投,投的一票已享有足够的权利。所以你要惩罚政客,就是你自己去组织起来。所以去惩罚政客和惩罚政党,一定要成立更多政党以外的公民组织。”

他续说:“当年青人本身已经有了社会性的代表出来竞选的时候,或者有些人代表有诉求出来做的时候,这个充权是大一些,其实‘大专2012’今次出来竞选,已经不被共产党阴谋得逞,你们今日走出来已经代表年青人和学生充权。”

对于有指年青人被政客利用的说法,周澄用“白痴”来形容,指持这种说法的人当年青人无脑。“我们看反高铁,80后这班年青人为何成为传媒的焦点,很多人觉得这80后是对社会公义有坚持,对这个社会有愿景。”她反问:“谁人是最不面对群众呢?昨日民建联又去商讨做节目,人家又去追击它,就走入电视城。被城市论坛多说就说要杯葛人家。”周澄并强调最不面对现实和群众就是这些保皇派,所以说年青人不想被人利用,就是出来投票,就是那么简单。◇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国泰工会召开紧急会员大会
曾祈殷指若推大规模强制检测 本港或需停摆数天
港人开心指数持续低迷 学童成最不开心组别
新界两年增逾八百套丁丁屋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五中全会 十四五接续十三五大失败
【重播】川普访宾州三地演讲:民调在上升
【时事军事】台湾铺路爪雷达 掌握中共空中活动
【直播预告】美大选日 17小时接力直播
【远见快评】谷歌搜索暴增:我可以更改投票?
【新闻看点】五中大戏登场 专家预测川普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