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省数十机构谴责政府城市规划侵占农用地

标签:

【大纪元5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谢如慧澳洲悉尼报道)近日,悉尼西区市政府组织(WSROC)公开谴责联邦政府未能对其提出的《城市适应计划》作出积极回应,坚持以农业用地为代价拓展城市规模,宣称这样做会给本土的新鲜食物供应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人口增长推动下的城市快速扩张已严重威胁到澳洲农业的生存和发展。随着越来越多的农场让位给城市住宅开发,新鲜农产品供给正面临用地、用水和物流的挑战,而进口食品又带来了质量和健康等一系列隐患。

根据悉尼晨锋报的报导,悉尼西区市政府组织(WSROC)代表了悉尼西部的10个市政府。而按照联邦政府的规划,悉尼未来将向南和西北两个方向拓展,到2036年南部和西北两个新兴的发展中心将容纳100万居民。这也同时意味着,悉尼西区很可能会失去珍贵的上等农业用地,而另一方面,气候变化又使Murray-Darling和Murray-Murrumbidgee等主要农业区的水资源供应面临短缺,因此保存和提升悉尼地区自身的农产品供应能力便成为唯一的选择。

WSROC以及包括纽省政府在内的约30个社团及机构联手制定的《城市适应计划》的宗旨就在于通过合理的土地发展计划,实现西部城市郊区新鲜农产品的持续供应,从而确保悉尼市民,尤其是悉尼西区市民能够吃上新鲜的,价格公道的新鲜食物。

WSROC主席米麦克拉伦(Alison Mclaren)宣称:“如果不认真考虑对悉尼盆地农业用地的长期需求,将给未来食物供给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因此,“联邦政府应该意识到,农业并不仅仅是属于农业地区的问题。”她呼吁农业部长伯克(Tony Burke)立即承诺与WSROC及其他机构合作,以“保证来自悉尼西部的食品供应。”

纽省政府的有关研究估计,悉尼每年的农业产值在8亿到10亿澳元之间,其农业用地占全省的1%,而农产品产量却达到全省的10%,约有8500多人在农业部门工作。一份对纽省主要产业的研究报告则显示,悉尼的蔬菜产量为全省的15%,而“易腐”蔬菜的比例则高达全省的80%。所谓易腐蔬菜,是指没有经过加工的,保存时间很短的新鲜蔬菜,包括亚洲品种蔬菜、红椒和青椒、芹菜、芫荽、胡荽、蘑菇和紫苏等。悉尼同时还是全省重要的鸡、鸭、火鸡和鸡蛋产地。

根据纽省农业部的一份内部分析报告,如果联邦政府的城市南向和西北开发目标得以实现,未来20年内悉尼大多数的蔬菜农场将消失,全市的农产品产量将急剧下降,其中蔬菜产量将缩减三成,而禽肉产量则会锐减35%。

问题是,省内其它地区的农产品供应又正遭遇不可逆转的自然挑战。Murray-Murrumbidgee地区是全省最主要的蔬菜产地,其份额占到了50%,但当地水资源短缺日益严重,而Murray-Darling盆地也面临同样困境:由于气候变化,到了2050年,盆地内的河流可能会干涸。而相比之下,“悉尼拥有优质的农业用地,而如果出现气候变化,悉尼的雨水供应可能会比内地更加充足。因此应该提升,而不是减少悉尼的蔬菜供应能力。”

城市农产品供应的另一个挑战来自日益增加的食品进口。根据澳大利亚农业与资源经济局的数据,2008-2009财政年间,澳洲进口蔬菜价值总额为8.42亿澳元,进口水果价值总额为9.91亿澳元,而蔬菜和水果的出口值分别为3.97亿和8.98亿,远远低于进口量。进口食品主要来自新西兰、意大利和中国,这也引发了人们对质量和健康问题的担忧。澳大利亚蔬菜组织发言人托宾(Hugn Tobin)表示,澳洲本土农产品都经过了严格的质量检验,以确保消费者的健康,而进口农产品以价格取胜,但质量并不可靠。他说:“我们现在十分担心未来10年,蔬菜农场主将面临更加激烈的国际竞争。”

在这一背景下,《城市适应计划》可以视作纽省对如何确保农产品供应本地化长期目标的一个积极应对,其核心是对全省农产品供应区域和种植方式的重新思考和规划。

据WSROC执行总监高夫(Jeremy Goff)透露,该计划将在全面权衡利弊的基础上,解决要在城市边缘保留多少农业用地,在火车沿线是否要规划新的农业区等问题。在这过程中,还需要考虑一旦气候变化对Murray-Darling和Murray-Murrumbidgee造成不利影响,如何解决农产品的物流等问题。此外,通过蔬菜温室集约化培育新技术实现在城市近郊的蔬菜供应,以及正在兴起的社区菜园的推广也都将列入计划研究课题。

新英格兰大学农业期货研究所所长布兰克霍斯特(David Brunckhorst)在评论《城市适应计划》时表示,计划必须要能够在我们仅有的一点拥有优质土壤和充足雨水的地区,创造最大的产量。他建议在市区近郊以及大分水岭(Great Divide)周边的肥沃土地上开展蔬菜种植,而将开发住宅限制在多岩石区域。

纽省自然资源委员会主席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也表达了同样观点。他呼吁说,我们必须将农产品供应区从内陆转移到沿海,同时我们的城市开发必须避免对大城市和小城镇周边农场的侵占。他的设想是,未来沿海城市将发展蔬菜和水果的集约种植农场,而Murray-Darling盆地的将种植少量棉花、出口大米等。

威廉姆斯还谈到了农业用水方式的转变问题。他指出,澳洲过去几十年的农业生产对水资源的消耗严重超标,现在随着气候变化的发展,必须重新调整,将用水量缩减一半。建造水坝实现对悉尼城市的供水、优先发展采矿业以及由此造成的地下水系统紊乱都严重影响了牡蛎等海鲜的产量。因此,政府需要重新回归对农业的重视。

目前,联邦政府还没有表示是否会参与该计划,农业用地的重新规划问题也没有明确说法。但是纽省基础产业厅厅长万恩(Steve Whan)却充满了信心。他说:“(悉尼盆地)有温和的海洋气候,适合不同作物的土壤,有稳定的水资源、交通、人力和市场,”因此“能够确保我们的食物仍然来自这里。”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老鼠咬穿新州监狱 数百囚犯被迫转移
麦凯频发车牌失窃案 警方吁民众安装防盗螺丝
澳洲7月生效新政汇总
手机计划涨价遭批 消费者被促转投小型通讯商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珍言真语】周伟雄:港人莫放弃 将来再起
【未解之谜】爱德加·凯西和他的“生命解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