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随州妇女高升凤近二十年的计划生育之痛

人气 8
标签:

【大纪元5月19日讯】高升凤、徐太望是湖北省随州市安居镇肖店徐家嘴村五组的一对夫妇,丈夫徐太望是当地的一位民办教师,妻子高升凤在家务农。不过准确地说,一、二十年来高升凤主要的时间是在看病而非务农。夫妇俩还有一个共同点,他(她)们都是访民,而且至今还是。2010年5月15日,应高升凤的要求,民生观察工作室到她家调查时,感觉最深的就是她家的房子,怎么农村现在还有这样的房子?现在的农村,农民的房子大都换成了楼房,而高升凤、徐太望的房子还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留下来的,房内的主体结构是土坯垒成的。房顶盖的还是黑色的瓦片,房顶多处塌陷。在交谈时,高升凤给我们的印象是思路清楚、有序,话语中透露出冷静与干练,不过显然这一切并未能改变她的命运。

高升凤是1964年生人,1986年4月13日嫁给了徐太望。1992年春,28岁的高升凤在生下二女一男后,被要求到随州市计划生育服务站做了结扎手术(节育粘堵术)。高升凤说,手术时就有不良反映。一星期后,病情加重,腹部等处疼痛难忍。找到医生时,医生称是药物反应。后来,高升凤和村妇联主任又找到随州市计划生育服务站,通过片子得知是当时医生下药下重了。

自此以后,高升凤就与疼痛结下了伴。有一天下午在田间做活,高升凤疼痛发作,当时她昏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四周已是一片灯火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疼痛,使得高升凤家中摆满了止痛片类的药物。自此,高升凤逐渐丧失了劳动能力,期间甚至生活不能自理。

在这种情况下,高升凤开始了上访。她和丈夫无数次地找到随州市、安居镇政府和随州市计划生育服务站,她也曾经到北京去上访过。1999年3月19日,在高升凤夫妇的要求下,高升凤被送到随州市第一医院进行了住院检查、治疗。打开盆腔后,医生发现高升凤腹内充满了血块和网状血点,高升凤被鉴定为“盆腔静脉瘀血综合症”。1999年6月,随州市一医院从武汉请来了协和医院的专家,该专家作出了“盆腔静脉瘀血综合症与粘堵术无直接关系”的结论。高升凤说,得出这个结论时,她被排除在外,专家是被迫作出这个结论的。

2000年7月7日,随州市各级政府和卫生部门逼着高升凤、徐太望签了一份协议。该协议规定总共给予高升凤六千元的一次性救济,高升凤自此以后不得再以计划生育为由要钱、上访和纠缠领导。

徐太望是1980年到安居镇当地做了民办教师,在任教了二十多年后的2002年,徐太望随着湖北省那纸一次性解决民师问题的文件的下达,被辞退回了家。徐太望这批民师是湖北省最后被辞退的一批民师,当时他们都取得了民办教师任用证等证件,是多次民师整顿后留下来的合格民师,按中央政策是应转正为公办教师的。但由于转正指标被卖,他们最终被辞退了。

正是由于这种原因,包括随州市在内的湖北民师进行了长年上访,至今仍未平息,而徐太望常常参与其中。2009年底,湖北省出台文件,徐太望这批被辞退的民师被允许进入社会养老保险,但首先得补交十五年的参保费,其中个人要交二万元左右。

现在安居镇的民办教师绝大多数都已交纳了参保费,全安居镇还剩二人未交,其中之一就是徐太望。

高升凤说,2000年她虽然被迫签署了那纸协议,但她的病情并未得到完全好转。疼痛虽不像以前那样厉害,但并未远离她。5月15日我们到高升凤家时,她还给我们看了她近期服药剩下来的一堆空药盒。

在我们前往高升凤家调查时,徐太望并不在家,他正在广东打工。具体工作是在工地上帮人拎桶。高升凤说,因为她的病拖累了全家。她最对不起的是她的孩子。前不久,她十九岁正读技校的儿子向她要钱出门时,高升凤说她当时只给了儿子二十元钱。儿子说:“这点钱连路费都不够”。尽管这样,高升凤这个最小、最疼爱的儿子还是去了外地开始了她的打工生涯。不过,高升凤说她现在还不知道儿子在何方。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警察抓人有指标  劳教所打残人躲猫猫
山西秘密“二胎”试验挑战中国人口政策
杨支柱拒绝服从计划生育被解聘
北京教授因超生被解聘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直接发力 江曾势力遭重创
【时事纵横】台湾有望入CPTPP?中共多部门叫嚣
【秦鹏直播】房产泡沫要破 中共准备恒大倒闭?
【横河观点】两岸CPTPP较劲 中共明摆着丢脸
【财商天下】中共申请CPTPP 澳洲来硬的
【新闻大家谈】廖天琪:德大选后对华关系有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