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访办门前数千访民上访抗议

人气 14

【大纪元2011年12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乐报导)12月14日是上海市政府接访日,约六七千位访民聚集在信访办门前要求接访,抗议遭政府强拆房屋等问题。现场的访民有的胸前挂着“还我房子土地”的牌子、有的手拿着房屋被强拆过程中自己遭打伤的图片、有的跪求当局解决问题,整个广场到处哭喊声不断。此外,12月15日,上海静安区信访办门前也聚集了约200名访民,他们哭诉抗议当局不作为,喊冤声让周围群众停步声援。

访民市府接访日上访抗议

每周三是上海市政府的接访日,每次该处门前的上访者无数。12月14日,访民以各种方式抗议他们所遭到的迫害。当日,上海返城的老知青及上海动迁访民占大多数。

上海访民唐美华接受大纪元采访说:“今天和平常的接访日一样有约六七千位访民到现场,看到访民胸前挂着告状牌、拿着已故亲人被迫害致死的遗像,有的跪求在市府门前不起等形式,在那里感到很强的怨气。上访期间,经常有访民喊冤枉,场面很凄惨。”

她还说:“有些访民由于无家可归,甚至睡在市府门前。由于我的房子遭当局抢占多年无法得到安置,亲友又不能长期借住。在2011年7月1日到市府信访办没被安排到接访机会,打算晚上在那里借睡一宿。当天晚上我被警察带到该处对面的派出所,并被遣返金山区看守所拘留5天。昨天(14日)看到很多访民正躺在该处,深感同情。”

访民丁玲娣反映,她14日到信访办办事,看到排队等待接访的队伍很长,知道没机会轮到自己,因为市政府每次只接访50至60人。她说,快过年了,眼前黑压压的访民有数千人,比赶闹市的人还多,看来这次又白跑一趟。2002年,丁玲娣的房子遭当局强拆并抢占后,已经坚持到该处上访至今未果,令她感到无奈和心碎。


访民的控诉书和图片。(图片由知情者提供)

访民胸前挂标牌表达自己的冤情。(图片由知情者提供)


图为访民吴士豪。(图片由知情者提供)

访民吴士豪。(图片由知情者提供)

访民区信访办前抗议当局不作为

2011年12月14日,上海67岁的访民王学义和女儿拿着静安区区政府信访办在11月30日发出的终结书、他们自己写的告知书,一起贴在区信访办的大门上,和现场约200位访民一起大声喊冤。途经的群众有过百人停下围观,表示同情。

2000年1月19日,静安区政府在没有收回王学义土地使用权的情况下,强行拆除他的房屋,并将其土地使用权转卖给开发商。开发商仅凭一纸“申领建设用地许可证的政府用地批文”即对该土地予以开发。

王学义说:“7月21日,区政府安排我开听证会,官方无法提供拆迁前的法律文书《建设用地批准书》、《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决定书》、《建设项目批准文件》。12年来,当局没有补偿我拆迁费、安置房和安装费。事隔12年,当局还剥夺我的上访权,法律何在?”

他向周围的访民哭诉:“当年(2000年)当局强拆我房时,只在我居住地贴出拆迁公告,今天(15日),我以同样的方法告诉当局他们的无耻。我已经上访12年,走遍区法院、市法院、市高院和北京高院等信访部门,上访均无果。现在区政府以他们自导自演的听证会来终结我的上访权。普天下历代都没有这样的强盗,把财物抢劫后,还堂而皇之地用法律文书告诉受害人:你继续维权是非法的。这太可笑了。”

访民刘义良表示,15日上午,他经过区政府附近,远远听到很多人都喊“冤枉”声,走近才发现有许多民众站在信访办门前诉冤情。他表示,现在政府发给访民的终结书实际上是当局以法律强制手段剥夺访民的上访权,访民连投诉的机会都没有。如果百姓真的不相信法律,那他们在绝望下就无法想像会发生什么事情。


12月15日,上海静安区信访办门前也聚集了约200名访民,他们哭诉抗议当局不作为,喊冤声让周围群众停步声援。(图片由知情者提供)

图为访民丁玲娣 (图片由知情者提供)


图为访民唐美华 (图片由知情者提供)

访民手拿亲人遗像和控诉书 (图片由知情者提供)


访民将控诉书挂在背包上。(图片由知情者提供)

访民的控诉书 (图片由知情者提供)

(责任编辑:徐亦扬)

相关新闻
上海百名访民冲破警察拦截抵京集体上访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被警方扣押
上海维权人士离奇死亡 疑遭下毒所致
廖祖笙:被掠夺和盘剥的共奴们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习喊话 党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语】美禁中共党员入境 律师:赶紧退党
【拍案惊奇】拜登辩论两败笔 红二代对习四不满
【薇羽看世间】美总统大选辩论 有人怕了
【纽约调查】美资深护士谈疫后护理业前景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两美国 中共威胁是共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