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税负如山 中国人难以承受之痛

人气 49
标签: ,

【大纪元2012年04月01日讯】(本文转自268期【新纪元周刊】“专题新闻”栏目, 共有两篇文章。
负如山 中国人难以承受之痛 文 ◎ 慕透
调整经济增速中共无奈之选择 文 ◎ 高紫檀)

负如山 中国人难以承受之痛
文 ◎ 慕透

2011年中国财政收入首次突破10万亿元,比上年增加1.6万亿元,再次将中国宏观税负过重暴露在公众的眼中。政府公务员是社会最富裕的阶层,将全社会收回来的钱,主要用在富裕阶层身上,这是中国贫富悬殊越来越大,社会矛盾日趋激化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最近,中共财政部公布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财政收入首次突破10万亿元,其中税收总收入接近9万亿元,达到8万9720亿元,比上年增加1.6万亿元,同比增长22.6%。而去年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则为9.2%。

税收总收入的跨越式增长,再次将中国宏观税负过重暴露在公众的眼中。

对于普通中国工薪阶层来说,感觉最直接的是个人收入所得税(简称个税)。过去几年中,中国工薪阶层对个人所得税颇多不满,但实际上个税仅仅占了中共政府去年整个税收的6.7%。

而由于增值税的存在,更多的税收被隐藏在商品的价格当中。增值税与营业税等,都产生在商品的流通环节,被统称为流转税。流转税使每一个中国人,每一次消费都逃不脱被抽税的命运。

社科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研究的数据显示,2010年政府税收收入中70%以上都来自增值税、营业税和消费税等间接税,这意味着中国税收的70%以上需要由消费者埋单。

考虑到恩格尔系数较低,因此中国税收收入的大部分由中低收入者而不是富裕人群负担,其中中产阶级成为最明显感到税负重的群体。

沉重的税负

中国民众的税负究竟有多重?甚至中国民众自己都难以想像。

有大陆媒体计算,如果一个工薪阶层年薪15万,买车买房,从25岁到60岁退休期间,至少要交100万元的税钱。这还不算其25岁之前和60岁之后的所有税费。

尽管目前大多数中国人的年薪并不能达到这么多,不过财经专栏作家廖仕明受访时说,按照现在中国目前白领的收入和消费水平,一个人一生缴税100万元绝不是危言耸听。问题是,中国人一生平均下来未必能够赚100万,其税费之重可想而知。这也是为什么不少评估组织把中国列为税负最重的国家之一。

事实上,对于中国宏观税负过重的指责早已见诸媒体。早在2009年,《福布斯》(Forbes)杂志当年就已发布“中国税负痛苦指数为159,仅次于法国排名全球第二”。

不过,中共官方的观点却不这样认为,《人民日报》曾在2011年年底发表文章称,中国的税负不痛苦,而且是合理的。中共的依据是,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07年的数据,工业化国家宏观税负的平均水平为45.3%,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为35.5%。而中国远没有达到这个标准。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税负究竟有多重,重到何种程度?曾在2005至2007年做过杭州市市长的政协委员孙忠焕在任职期间有着深刻的体会。

孙忠焕在今年中共“两会”期间提交的提案中认为,由于人工、原材料、融资等成本的提高,企业的利润空间已经被压缩为一成左右,还要承担存在重复征收问题的高额流转税。“制造型企业的流转税占全部缴纳税收的比例为77%,贸易型企业的比例更是高达88%,而且他们转嫁税负的能力很低,中小企业不堪重负。”

多位中小企业老板更是直接告诉《新纪元》记者,如果不采用两套帐来逃税,企业根本就无法生存。

中共税收年年增长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共一边否认宏观税负过高,一边在应承减税。

不过,自2004年以来,中共一直在提“结构性减税”,但财政收入却连年增长,每年增长速度都比GDP快十多个百分点。这还不包括在税收之外,更为庞大的而且根本找不到统计数字的“费”。

从2000年开始计算,中国2000年的税收收入占GDP比重为12.8%,此后逐年增加,2011年中国税收收入占GDP的比重超过19%。资料显示,即使是金融危机时期,中国税收增速也接近20%。再从绝对额来说,2011年的税收收入已经是2000年的七倍。

从另外一个角度,也可看出中国税收增长的速度以及中国民众的税负沉重程度。

数据显示,从2000年到2010年,中国税收平均每年增长19%,大大高于GDP的平均增速。而据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陈志武的测算,剔除通胀因素,从1995年至2010年,政府预算内财政税收在15年里翻了10倍,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大概只增长了2.2倍,农民收入只增长了1.7倍。2010年中国8万多亿元的财政税收和2011年的10万多亿元税收,大概相当于4.3亿城镇居民和将近9亿农民一年的可支配收入。

1994年,中国名义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约为10.3%,2009年这一比重达到21.4%,若按全部政府收入计算宏观税负,更高达31.4%。

据经济学家綦彦臣测算,2011年中共政府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在35%以上,而2012年,由于宏观经济增速的下滑,税收并没有减少,预估这一比例将会高达40%左右。

税收推高了物价

众所周知,中国的消费品价格贵过海外。

由于增值税的存在,导致中国人每吃一顿饭、每看一场电影,甚至是睡觉时都在交税,除非不消费。实际上,沉重的税负使企业不得不将税钱加在商品价格中,最终转嫁给了消费者。

增值税推高商品价格的事例在iPhone4S上可完整得到体现。

以苹果iPhone4S(16G)在3月初的售价为例,中国大陆卖4988元,香港大约卖4129元,在美国约卖4087元。这是因为,中国大陆的苹果手机,是联通等运营商从美国苹果公司手上购买的,算进口,得加上17%的增值税。而在深圳保税区生产的苹果手机,出口到美国和香港却不用交税,所以能卖得比中国大陆便宜。

同样正如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所说,联想电脑在中国没有办法卖得不贵,有17%的增值税必须加到价格里面,但产品的毛利率其实只有15%。

中共税制改革的南辕北辙

近几年来,在中国大陆民众不断的以各种形式抱怨与谴责之下,中共一再提税制改革和税收政策调整,其主基调都是减税,但事实上,税收却越减越多。

今年1月1日,为了消除重复征税,减轻企业税负,上海率先开始了中国“十二五”时期第一大税制改革——营业税改为增值税的试点。

听上去很完善的“营业税改增值税”在上海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试点两月后,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在调研后发现,物流中的货物运输业普遍税负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普遍增加。

上海市2012年预算报告估计,税改试点之后,2012年的营业税将减少56亿元,下降11.9%。但增值税却从2011年的190亿元预计将增加到318亿元,两项相加,增长72亿元。据说这一改革还要向全国推广。

此外,房产税试点城市扩大又箭在弦上。

减税并不可能

尽管中共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今年3月5日在十一届中国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做政府工作报告时再次明确提出,把“实施结构性减税”作为今年的工作重点之一。但减税究竟能走多远?能否真正落到实处?结合往年情况来看,确实不得不让人打个问号。

2011年中共“两会”做预算时,定的财政收入增速还低经济增速一个百分点,为8%,但近期公布的实际结果,却是24.8%,远远高出9.2%的年GDP增速。

实际上,近十年来,中共财政实际收入年年大幅超过年初预算,年年增速高出GDP十几个百分点。2004年以来,中共就已经到处宣称“结构性减税”,但财政收入并没有因此减少过,甚至连减缓增长也没有。

搞笑的是,去年中共以减少个人税负,降低个人收入所得税为名义,提高了个税起征点。按照财政部的说法,个税起征点提高后,纳税人数会由8400万人减至2400万人左右。然而,个税缴纳人数的大幅下降并没有让中共的整体个税收入骤降,实际上,中共去年个人所得税实现收入6054.09亿元,同比又增长25.2%。

对此,廖仕明阐明原因,因为中国是专制国家,在中国减税非常困难,中共政府不能为民众负责,在一个没有制衡的结构里面,要节约自己是很难做到的。而中共政府的政策更是为了自身的方便,对政府来说,不透明不公开的税收政策最容易执行,他说你要交多少就多少,这很方便也很容易,没有要改变的理由。“我不觉得中共政府会真的减少税收,也不觉得中共政府会把税务问题透明化公开化。”

中共税收年年增的原因

全国政协委员、中金公司董事长李剑阁在今年“两会”的提案中称,这十年财政实际收入年年大幅度超过年初的预算。现在各级中共政府在财政收入超收方面展开着竞赛,有的地方财政收入年增速甚至超过40%。

李剑阁称,目前的预算法不允许政府自设税种,却允许无限制地超收,不允许政府对预算内收入的自由支配,却不禁止对超预算收入的自由支配。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认为,各地税收都有任务,虽然提出减税往往不是实质性减税。

知情人士透露,在税收征收方面,中国大陆过去从省一级开始,就要把税收收入指标层层分解,一级级落实到各征收单位,每年都会在上一年税收收入的基础上定一个增长目标,从来没有减少或持平,只有增幅大小的区别。完成不了任务的话,税务局领导可能面临丢官的危险。

对于中共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财政收入和税收,外界很难查证,不过还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仅来自中共财政部的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1年,中共维稳经费的支出分别为4744.09亿元、5517.70亿元及6293.32亿元,年增幅在700余亿元左右。

全国人大法律委副主任委员、中纪委原副书记刘锡荣在“两会”期间透露,四年前中国公务员是600万人,现在已经增加到1000万人,一年多100万人。“老百姓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啊!”

此外,中共迫害法轮功自1999年7月以来从来没有停止过,每年需要动用巨额财政收入。

有资料显示,江泽民当政时期不顾中国国内面临的重重困难,不惜动用近1/4的国家财政收入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费。

内部资料显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及“610办公室”人员达上百万,每年开销达上千亿人民币。

民众福利并不能与税收匹配

相对于高税负,中共对民众提供的福利远低于其他国家。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刘桓表示,在中国,包括社保、医疗保险、教育等公共财政支出尚没有覆盖全民,政府返还不是很多,这跟其他国家不同。很多国家虽然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大,但返还程度高,居民得到的实惠多,所以对税负痛苦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比如在北欧一些福利国家,虽然宏观税负高达50%,但民众的幸福感均较高。

廖仕明表示,世界上许多国家一些公开税种比中国税率高,比如北欧甚至美国的所得税。但重点在于政府的税收拿去干什么了。在美国,政府用于社会福利,包括低收入者补贴、失业、医疗、教育等方面的花费,通常占据财政收入的70%左右。中国只有20%。这才是区别。也就是说,别人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中国是取之于民用之于官员自己。

政府税收和财政支出,被经济学称为第二次分配。即政府收富人的钱用在穷人身上。所谓天之道取有余补不足(老子)。中共刚好相反,由于政府公务员是社会最富裕的阶层,结果是全社会收回来的钱,主要用在富裕阶层身上。这也是中国贫富悬殊越来越大,社会矛盾日趋激化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http://mag.epochtimes.com/gb/270/10591.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

调整经济增速中共无奈之选择
文 ◎ 高紫檀


经过20多年的大规模投资,以及此4万亿元的刺激计划,中共再依靠投资基础设施来拉动经济增长相当不现实。(AFP/Getty Images)

此前中共强调保八,主要是维持一定数量的新增就业,避免大量失业。

但3月中共公布调低2012年中国GDP增长目标至7.5%,打破多年来保八的惯例,专家指此政策为无奈的选择,经济结构优化仍然缺乏可能性。

3月初,中共公布调低2012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至7.5%,打破了多年来一直保八(8%)的惯例,这是中国GDP预期增长目标八年来首次低于8%。

3月14日,温家宝在记者会上承认,由于欧债危机、外部市场萎缩,中国经济有下行的压力,但仍然解释称,调低速度主要是为了结构调整,真正实现高质量的增长。

不过,专家认为,中共调低经济增长速度至8%以下,实为无奈的选择。经济结构优化仍然缺乏可能性。

经济增速放缓是无奈的选择

中国经济增长一向号称有“三驾马车”,相关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经济增长面临多种困难。

从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情况看,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和贸易发展速度急剧放缓,世界银行对2012年全球经济增长率的预测从此前的3.6%调低至2.5%,这对中国的出口必将构成压力。

从投资需求看,政府投资的主要领域在基础设施。经过20多年的大规模投资,以及此4万亿元的刺激计划,中共再依靠投资基础设施来拉动经济增长已经相当不现实。

数据显示,各级政府以基础设施为主的投资,其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已经从2009年的33.3%,下跌到2011年的16.1%。而另一方面,民间投资由于缺乏渠道和安全的市场机制,富豪们更热衷于移民而不是投资。

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也在一份报告中称,欧债危机将使中国出口增速大幅下降至10%,固定资产投资放缓。

从消费内需看,多年来居民收入增速始终远低于税收增速以及通货膨胀,居民根本没有消费动力,再加上中国社会福利缺乏,居民更愿意存钱入银行以求万全。

而居民收入不仅增长停滞,同时在地区间、行业间、特别是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总体上还在扩大。农村居民收入低下且增长速度低于城市居民。这种分配结构上的扭曲,降低了全社会的消费意愿。

此外,在中国社科院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看来,中国的经济发展还面临资源和能源瓶颈以及环境压力。

中共媒体透露,中央决策层早在去年制定“十二五”规划时就已调低了未来五年的经济增速目标。去年中国人大通过的“十二五”规划纲要,甚至将“十二五”期间经济增长目标确定为7%。

经济学家何清涟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中共面临当前的经济发展困局,经济发展速度的调整“也谈不上主动下调,而是无奈的选择。”

经济结构优化被指没可能

对于温家宝所指的经济结构优化,何清涟并不看好。她认为,中国的经济结构优化没有可能。

何清涟表示,优化是从劳动密集型到技术密集型,但中国从2007年一直到现在都在讲经济结构优化,不过从没看到产业结构优化成功的迹象。

何清涟说,看中国经济不能只看GDP增速,还要看中国经济发展质量。

尽管中共政府的财政收入年年增长,从实际情况来看,中共政府拿走的部分占GDP份额不断增高,从过去的四分之一、三分之一到现在超过三分之一,最大的一块被政府拿走。钱被政府拿走的结果是老百姓没钱买东西,也就启动不了内需。

从中国经济结构来看,今年确实有大的国有企业养猪去了,比如武钢,但这也不能算转型成功。

下调经济发展速度或减少就业

此前中国经济增长目标中强调保八,一个主要原因被认为是维持一定数量的新增就业,避免大量失业造成社会问题。

经济学家綦彦臣认为,中共下调经济发展速度,从整体经济层面带来比较重要领域的经济减速,明显是房地产,这将导致农民工的就业减少,一年可能整体减少1000万。此外,服务业规模缩小,市场服务业会萧条。

财经专栏作家廖仕明认为,中国经济发展速度一旦低于8%,可能会出现一些社会问题。一个是就业率减少,失业率增加;另一个是企业出现亏损,银行坏帐增加。◇

本文转自268期【新纪元周刊】“专题新闻”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70/10592.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经过20多年的大规模投资,以及此4万亿元的刺激计划,中共再依靠投资基础设施来拉动经济增长相当不现实。(AFP/Getty Images)

相关新闻
“税负痛苦指数”中国第二 再引爆争议
美商务部课征中国钢圈反倾销税
世界媒体看中国:浙江湖州织里抗税事件
逆差大  印拟对中国祭出高关税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总统发表告别演说
【重播】布林肯参议院听证:誓言战胜中共
【新闻大家谈】拜登提名5人闯关 揭中共抗美计划
【秦鹏直播】川普告别演讲 释放何信息?
【时事纵横】拜登对华政策?中共极端防疫惹怒
【重播】1月19日军事戒备下的美国首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