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汪洋—中共制度测试下的改革派

人气 24

【大纪元2012年09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被西方许多人视为政治改革的明灯。今年早些时候,他鼓励记者曝光盗版商品问题,作为他打击盗版伪劣产品运动的一部分。但是响应他号召的几名记者被撤职。其他人的报导被封杀。《路透社》9月25日报导说,这件事情提醒人们中共改革的有限性。汪洋是常委的有力竞争者,这说明中共政治制度内改革派面临的困境。

汪洋57岁,在中国最富裕和最自由的省份,他最初抱着改革热情,担忧社会没有跟上三十年经济快速改革的脚步,他游说社会和政治改革,但是这使得他容易遭受保守派的反弹,并推动他回到更熟悉的控制和惩罚的方法上来。

“人们说,他将是共产党新领导层里新的温家宝。”威斯康星-史蒂文波特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 Stevens Point)政治学教授王建伟说。“但是你必须记住,汪洋是一个中国共产党官员。他不是西方自由派。”

汪洋改革凸显打破中共政治结构局限的困难

汪洋因为去年麻利处理存在潜在暴动风险的乌坎土地纷争而赢得赞誉,观察者说,汪洋的经历凸显了任何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打破中共僵化的政治结构局限的困难。

“在这个国家和这个政权下,没有真正的改革派。”南方都市报一名前编辑说,“所有一切都是作秀。”

汪洋出身卑微崛起迅速

汪洋出身于安徽省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在父亲死后,他高中辍学帮助养家,17岁进入食品加工厂工作。这段经历似乎让他更包容,包括推动“幸福广东”发展模式来提升人民的生活水平。

汪洋的卑微出身跟所谓的“太子党”包括薄熙来和习近平,形成鲜明对比。

“这非常重要。”布鲁金斯研究所中国专家李成说。“从背景上来说,这就像是克林顿跟乔治-布什之间的不同。”

1979年,汪洋在中央党校学习政治经济。那之后,他迅速崛起。1982年,他被任命为安徽省共青团宣传部部长。当温家宝成为总理之后,他任命汪洋为国务院副秘书长。2005年,汪洋被任命为重庆市委书记,两年后,他被任命为广东省委书记。

在这个任职期间,汪洋常规性跟一群学者举行座谈会讨论改革。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肖彬说,他曾经参加两次座谈会。汪洋让广东省干部抽出一天时间来阅读书籍诸如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的全球化。

尝试推动深圳直选失败

汪洋一头灰色头发和说话直率的方式让他区别于许多其他官员。他成功的减少某些领域的政府部门数量,但是他在深圳推动直选和独立司法的尝试失败。肖彬说,北京对于政治改革并不热心。

前广东省官员郝文元(音译)说,“没有人可以打破根深蒂固的利益集团。”

尝试用高科技取代劳动密集型企业

报导说,虽然广东省的经济在汪洋治下翻番,GDP达到5.3万亿元,等同于印尼的水平。不是所有他的经济改革都取得成功。广东省的增长一月份减缓到7.4%,这是十年来最疲软的时期。

汪洋寻求把广东省的低端工厂用高端工业来取代。但是在东莞像昌平创新技术中心这样的地方在开张四年之后仍然有一半是空的。“我想方向是好的,但是他们不应该在短期内赶走所有那些劳动密集型工厂,而应该做出一些长期计划,给予高科技人们更多的刺激。”一名在昌平开设工厂的外国企业家说。

汪洋的长处是他对广东人民表现出开放的能力。广东从香港吸收了自由的风气。权利活动家郭飞雄说,“他在乌坎事件当中没有抓人并允许选举,说明他是开明的。”

汪洋改革举步维艰

报导说,三名来自不同刊物的记者说,汪洋的确在某种程度上允许广东媒体撰写批判性报导,“但是阻力非常大。”一名前南方周末专栏作家说。“在他宣布广东省媒体可以批评广东之后,不到一个月他就收回成命。内部负面的影响太大了。”

在强硬派打压南方报业集团的运动中,因为被保守派视为犹豫不决,汪洋成为替罪羊。强硬派攻击出版社和汪洋,说他们是“卖国贼,反党,反华”。

今年的打压,劳工组织让人质疑汪洋的社会改革说,他似乎在容忍工人特别要求和劳工群体有组织抗议之间划上了一条线。

去年,广东发布开创性的规则,允许非政府组织在民政部门更容易注册而不需要附属于政府机构。一年之内,深圳八个维护民工权益的非政府组织被迫离开住所。

牛津大学中国政治学教授冉纳-米特(Rana Mitter)说:“汪洋相信这个制度,而这个制度现在已经不可持续,迫切需要改变。但是那些改变需要保证经济制度能够减少不平等,提供更多中国人从经济大饼分得一块的机会。”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胡警告亡党 习谈“党建”忧患 李汪“双簧”挺习
港媒:汪洋夺得七常委最后一席
港媒最新报导:常委9变7 文宣和政法不入常
汪洋被指继承胡、温衣钵 18大升官在望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新闻大家谈】邱香果“消失”引爆加国舆论
【未解之谜】爱德加·凯西和他的“生命解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