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收费20年 学费猛涨近200倍

人气 23

【大纪元2013年04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中共官方日前发布报告称,自1989年对高等教育进行收费以来,从当时200元的学费,直线上升,一般普遍高校每年的学费为5、6千元;而艺术专业大都在8千元到1万元,中央美院的学费为1.5万元;中戏高职每年学费高达1.9万元。以中戏高职为例,其学费猛涨近200倍。

教育成本太高 大量农村生弃考、弃学 家长频频自杀

中共社科院日前发布了2012年《社会保障绿皮书:中国社会保障发展报告(2012)No.5》及《中国社会保障收入再分配状况调查》报告显示,中共公共教育投入过低,致使现在供养一个大学生,城镇居民需要4.2年的家庭纯收入;对一个农民家庭而言,需要13.6年的纯收入。

众所周知,作为一个家庭,是社会的一个细胞,犹如一个小社会,涉及到方方面面事情。如有病要买药、住院;要借贷买房住宿;要穿衣吃饭、社交,这都需要钱的支撑;所以对一个普通家庭而言,供养一个大学生的艰难程度可见一斑。

在过去,人生三大喜事之一就是:“金榜题名时”;然而在中共的治下,近年来,学费的高昂,不仅令大量农村高中生弃考大学;而有家长在接到子女“金榜题名时”,子女因交不起学费而弃学或家长自杀,制造了人间一个个悲剧。

2003年的夏天,陕西省榆林县农民景统仕的女儿以高分考上东北师范大学。面对第一年约人民币1万元的学杂费,这名53岁、负债累累、再也借不到钱的榆林县农民选择喝农药结束生命,临死前告诉家人“我老了,什么事都办不成了。”

2004年7月26日,因承受不了家庭贫困及儿子大学费用无着落等生活压力,福建农民林冰心喝农药自杀。

2004年8月26日8时,单亲母亲刘淑杰因交不起其女周娜的高昂学费在家中吞下100片“安定”,经抢救,幸存。据报导,周娜被北京应用技术大学计算器本科专业录取,每年学费高达8000多元,周娜决定放弃到北京读本科,准备在沈阳读个花钱少的专科,但念专科学费也得要 4000家里同样也负担不起。自杀前,刘淑杰曾留下遗书:“……我很想圆了你的大学梦,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不能给你一个很好的环境……对不起,……”。

2004年8月2日,辽阳农民孙守军由于交不起儿子每年5308元的学费,在家中喝下大半袋“万灵”牌杀虫剂自杀。

孙守军自杀前,曾留下遗书:“我儿……只因为我没有能力让你上学,没有脸对你,只可以用我的死向你谢罪。”

2003年,辽阳市政府征地,孙守军一家仅得6000多元补助。失地后,孙守军做卸火车皮、当瓦工等苦力工作,平均一天挣20来块钱。几年来,孙守军因劳累过度,患有腰间盘突出、前列腺炎等疾病。

列数中共当政60多年的教育体制

中共利用日本侵略中国之际,口口声声高呼“抗日救国”、“联蒋抗日”等口号,而当国民政府在前线英勇与日作战时,它却跑到山高、林深的陕北,远离前线的后方,暗暗发展势力,从而成功于1949年从国民政府手中窃取政权。建政后,中共在教育体制上一再“改革”,从而适应它不同时期的需要。

上山下乡浪费了多少人的青春?

大陆的上山下乡运动并非始自文化大革命,它始于1955年,至60年代而展开。但上山下乡的对象,大多数是城市里政治斗争的失利者。如右派,如文革中文斗武斗的失利者。对当时的知青来说,鼓动他们到农村去,表面是为了消灭“三大差别”,即工农差别、城乡差别、和体力与脑力劳动差别,实际上是中共想利用完青年的理想主义后,抛弃他们的手段。

1968年,毛泽东一声号令,“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导致大约1600多万初中和高中毕业生被派往中国农村地区。这场上山下乡运动,历时十多年,影响到的知青占当时中国城镇人口的十分之一以上,波及当时中国城镇大约一半的家庭。

这场知青们上山下乡的恶果有:直接导致中国在二十世纪后期出现科技和学术人员断代;耽误了中华民族1600多万学子的学业和事业,浪费了青春,失去了最佳年华;女知青被迫害甚至强奸的事件不断发生。

文化浩劫 切断了中国民族的根

1966年的5月16日,中共发出臭名昭著的五一六通知,掀起了在中华古国大地上一场腥风血雨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这场持续十年以文化为斗争主轴的“革命”,也真的革了中华文化五千年的命。

中共向来以意识形态治国,任何能阻碍中共运用意识形态实施愚民政策的人、事、物,自然就成了中共的眼中钉。中华民族向来是礼仪之邦,有5千年的深厚文化,主要以儒、释、道为思想的理念教化民众,当时的中国是全球经济、政治、文化的中心,四大发明就是我们中国民族伟大的象征之一。

然而自中共建政以来,中华民族这种民以天为本,敬天敬地,以德治国,与中共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丛林规则格格不入;加之中共各派之间的斗争也是你死我活;于是中共于1966年5月16日发动了十年“文革”,到1977年结束,历时整整十年之久。

在“文革”期间,不仅全中国的书画、雕塑、建筑、艺术品都被当做“四旧”被中共破除毁坏,损失不亚于八国联军烧毁圆明园;而更重要的是中国大量的知识份子被作为“臭老九”被迫害致死,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人;红卫兵串联、学习停学、高考停止升学;据中共的自己的消息称,国民收入损失5000亿,浪费和减收共计13000亿人民币,中共处于奔溃的边缘;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文化层断代,还从根本上切断了中国的历史文化,大力宣扬了中共的斗争哲学。

中共以“改革开放”为名自救

经过十年浩劫,中国的整个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中共的能力与执政水平受到质疑。中共为了自救,从1978年开始了所谓的“改革开放”的自救之路。同时也于1977年12月恢复高考制度。

1983年,中共实现定向招生、定向分配,为中共的执政培养各类人才。

1989年,六四事件,由于当时的爱国学生发动反贪污、反官僚等口号爱国运动;要求中共变革,然而中共对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却举起了屠刀,令世界各国震惊、震怒,纷纷与中共绝交或制裁中共的残暴对待国民的行为。同年,中共开始在高校实行收费政策。

教育产业化” 扼杀了中国贫困人上学权力

中共不仅在医疗、房改等各个方面以“改革”的名义,掠夺中国民众的财产;而且把黑手又伸向高校。1999年6月,中共在高校全面推行“教育产业化”,从中国民众手里以强取豪夺、巧立名目的方式获取所谓的教育费用。

中共自实行“教育产业化”以来,已有10多年,其弊端不断涌现;贫困的农民子弟由于交不起学费,纷纷缀学;有的即使拿到了久久期盼的“金榜题名”通知书,然而由于交不起高昂的学费,不得不忍痛弃学;更有甚者,其家长或莘莘学子走上了绝路。

尤其近年来,中共又搞起了什么所谓的扩招。大量扩招,由于高校软硬件的严重不足,不仅不能保证学生的质量,而且令本来就较难就业的大学生雪上加霜。也许民众也看到了中共的险恶用心,学生纷纷弃学。

据中共公布的消息,继2009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下降40万人后,2010年减少74万人,全国只有4个省份的报名人数没有降低。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高校收费 到底凭什么?
肖雪慧 : 趋富斥贫的教育"产业化"危机
“学费杀人”悲剧不断 中国"教育产业化"争议难息
南京一贫困生因欠学费被赶出考场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思想领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种族灭绝
【未解之谜】两位医生经历的临死体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