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教育专家看罢工

人气 5

【大纪元2014年06月22日讯】 (文:Angela Yu) Angela Yu出生于香港,曾在香港从事教育行业多年,1995年进入卑诗大学深造,后取得教育心理学博士学位。
  
Angela Yu以其在香港公校和私校超过10年任职教育行业的背景,以及在加拿大接受了超过10年从心理学本科到教育心理学的博士学位的研究,对目前逐步升级的学校老师罢工潮,有着她独到见解。

华人家长对罢工容易“看短线”
  
“华人家长容易从目前的利益来看待这件事情。”Angela分析许多华人家长会认为,子女每天能回到学校就很好,如果不能够去上学就是不好,很少会从整体上考量教育制度是否合理有效。她认为教师是以罢工的形式来强力要求政府改善教育体系。
  
Angela首先提到特殊学生,以往的学校是有特殊班,为那些身体上、学习能力上和语言上有特殊需求的学生特供专门的教育辅导,“现在很多时候就是把这些学生放入普通班,一方面这些学生跟不上,另一方面也分散了老师辅导普通学生的时间,老师无法照顾得过来。” Angela特别提到刚刚来加国的移民学生,“如果有些学校内移民学生偏少时,则会减少ESL班,直接将学生加入普通班,或将不同水准的学生放到同一班, 这会影响教学, 学生也学不好。”Angela感叹这些新来的移民学生就会面对很多压力。她认为政府的这种转变实际上是为了节约钱。
  
Angela认为如果教育系统可以改良,这对华裔正在上学的孩子,还有他们未来的子孙们都是有长远的好处。
  
“如果我们现在不寻求改良,现在是30人一个学班,以后可能变成40人,50人,那不是自己未来子孙的教育都会受到影响吗?”

教师的要求是合理的

“教师是在教育系统里工作,他们是清楚教育系统的问题的。” Angela认为:“如果老师只是在应付工作,不在乎教育的品质,他们不会提出这些诉求。” Angela觉得很多老师因为工作量太大,实在是无法应付,才会集体发声。“这里不像在中国,大家反正也无法发声,教师做得到就做,做不到也是学生自己的事,学生学不好,就自己去上补习班吧。”这里的华裔家长也是这个思维,学校教不好时,就自己给孩子报补习班。“但是这里的西人家庭不流行让孩子上补习班,” Angela觉得华裔家长习惯用填鸭式的教学法,下了课还要为孩子安排大量补习课程。而西人家庭跟愿意孩子放学后有自己的空间和爱好,学习是学校的任务,这点华裔家长和西方主流社会的观念很不同。

教师处境值得同情

Angela以其在香港超过10年的教师经验,她个人就非常同情目前本地老师的处境。
  
认为教师们的诉求是希望教育系统改善,让他们能够更有效的在学校内教好学生。
  
在主流社会中,教师的工资不算高,他们的工作可以生活,属于Middle Class的中产阶级。
  
而且暑假7、8月间是无薪资的。“我的侄女就曾见在暑假期间,看到自己的老师在Shopping Mall里做销售员,打暑期工。”
  
Angela也有多年任教经验,“这个社会有许多高薪工作,但是就是有这样的人,有爱心,喜欢做老师,可惜在这里工资并不高。”
  
“很多华人家长就是这样,不鼓励自己的子女当老师,因为工资不高,更希望自己的子女去做高工资的三师职位:医师,律师和会计师,或者去做生意。这也许是为什么华裔老师在本地非常少的原因吧。”

罢工:主流社会基本常见之事

“罢工在主流社会很常见,是基本的权利,也是一种平和的表达不满的方式。”
  
对于目前有批评指教师绑架了学生来达到自己的目的,Angela还是认为对此需要理性分析。
  
“其实目前教师工作繁重,老师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管理课堂秩序,假设教师要花费30%的时间来处理课堂的事务,维持课堂秩序,其实即使不罢工,花在孩子们上课的时间上也只有70%。”
  
Angela认为,如果老师不是在教书,而是在管理课堂秩序,那些想好好学习的学生的利益也必将大打折扣了。 ◇

责任编辑:何坚

相关新闻
温岛一教师课堂讨论吸食电子烟受处罚
远程上课吃不消 高校一年级新生推迟学业
卑诗大专院校遇困境 校园变“鬼城”
学贷偿还援助计划申请者众 积压逾3万件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邱香果“消失”引爆加国舆论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微视频】2021中共维稳 异议人士毛左齐抓(上)
【未解之谜】爱德加·凯西和他的“生命解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