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选奥斯卡8部短纪录片

《独‧生》聚焦汶川地震后的“失独”父母

作者:Joe Bendel/张小清 译

人气 24

【大纪元2015年01月06日讯】这些孩子并不是肉体或宗教意义上的“重生”,对于那些在可怕的汶川地震中失去了他们第一个、也是法律上唯一允许的孩子的父母来说,他们是官方严格指定的“替代者”。目前,他们的人数已经相当庞大,且还在不断增长。来自四川北川、现居美国的青年纪录片导演母子健的新作《独‧生》(One Child),关注四川地震对几个家庭的持久影响,其中一对父母够幸运,重新生了一个孩子;而另两位悲伤的母亲则由于种种原因没有了后代。该片已被第87届奥斯卡组委会复选入8部纪录短片的短名单,本周一(5日)将作为“奥斯卡预热系列活动”的一场在纽约梅索斯纪录片中心(The Maysles Documentary Center)展映。

汶川地震约9万名罹难者中,约有5000人是上学的小孩,而且几乎所有这些小孩都是遵循政府政策的“独生子女”,当然,由于官方拒绝透露,确切的死亡人数不详。许多幸存的父母以一个被允许“重生”的孩子填补了心中巨大的空洞。姜红友(音)和付广俊很幸运又生了一个女儿,他们对她的宠爱可以理解。她现在已经能够从照片中认出自己的哥哥,但他们都在等待她再长大几岁,再向她解释其哥哥令人心碎的命运。这类棘手的问题,将成为新北川越来越多的幸运父母内心的挣扎。

《独‧生》剧照。(罗德岛国际影展官网)
《独‧生》剧照。(罗德岛国际影展官网)

而对于杨建芬(音)来说,身处这样一个位置则是她的盼望。她还在怀念着十几岁的女儿,但由于不能再怀孕,她渴望领养一个孩子。只是,她越来越冷漠且出言不逊的丈夫方养贵(音)对于她的努力却持不合作态度,特别是当领养涉及到必要的费用时。老方或许对妻子的需求很漠然,但他对钱的考虑也不是没来由。毕竟,中共政府只“按需”向流离失所的居民借贷了首付款8000元,让他们能在闪亮的新北川安家。

尽管缺少老方的支持,但为了领养到孩子,杨建芬仍在想方设法,不过,对年迈的顾家珍(音)来说,这种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她在地震中失去了丈夫和成年的女儿。虽然外孙活了下来,但在女婿再婚之后,她就再没有见过了。取而代之的是,她虔诚地皈依佛教,努力从中汲取着安慰。她当然未曾从政府那里得到任何安慰。

《独‧生》剧照。(罗德岛国际影展官网)
《独‧生》剧照。(罗德岛国际影展官网)

令人悲伤的是,导演母子健的家庭也因四川的这场悲剧而残缺不全,所以他很理解主人公们的种种痛苦情绪。对待这些幸存的父母,他始终贯穿着一份小心,但仍然保持了敏锐的洞察。母子健也没有忽略更广阔的政治背景,故而这部纪录片最好与一些视角更开阔的电影放在一起看,如阿尔珀特和奥尼尔(Alpert & O’Neill)曾入围第82届奥斯卡奖的《劫后天府泪纵横》(China‘s Unnatural Disaster,直译:中国的非自然灾难)和艾未未的《老妈蹄花》(Disturbing the Peace)及《深表遗憾》(So Sorry),这些影片都可以在线观看(在中国大陆可能除外)。而母子健并没有阴沉地纠缠于灾难的惨状,尽管片中采用了灾后混乱的一些悲惨的镜头。

事实上,《独‧生》这部片长40分钟的纪录片由于专注于呈现经受创伤的父母而成为一记重拳。强烈推荐大众和专业电影人士观看。**

《独‧生》片段:付广俊送女儿参加北川幼儿园开学典礼

关于《独‧生》及导演母子健:80后纪录片导演母子健来自中国大陆北川的羌族自治县,曾获纽约大学新闻与纪录片专业硕士学位,现居美国亚利桑那州天堂谷市。《独生》作为他拍摄的第一部纪录片,聚焦在汶川地震中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该片曾荣膺2014年学生奥斯卡奖的铜奖,经第87届奥斯卡组委会复选,已被列入8部纪录短片的短名单。最终入围本届奥斯卡的5部纪录短片名单将于1月15日公布。

本文作者Joe Bendel为独立影评人,现居纽约,个人网站:www.jbspins.blogspot.com。**

责任编辑:李湘莲

相关新闻
BBC新剧《独生子女》 讲述中国死刑制度
《大卫战红魔》全球最大网络电影节夺冠
齐柏林:《看见台湾》是一个起点
《自由中国》台北放映 观众谴责中共迫害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强 习近平内外开战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会主义古巴的老兵致辞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讲:中共渗透美国
【薇羽看世间】金斯伯格去世 “游戏”反转
【有冇搞错】中共治港四大失败
【珍言真语】卢俊宇:汇丰涉洗钱丑闻 两面受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