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選奧斯卡8部短紀錄片

《獨‧生》聚焦汶川地震後的「失獨」父母

作者:Joe Bendel/張小清 譯

人氣 27

【大紀元2015年01月06日訊】這些孩子並不是肉體或宗教意義上的「重生」,對於那些在可怕的汶川地震中失去了他們第一個、也是法律上唯一允許的孩子的父母來說,他們是官方嚴格指定的「替代者」。目前,他們的人數已經相當龐大,且還在不斷增長。來自四川北川、現居美國的青年紀錄片導演母子健的新作《獨‧生》(One Child),關注四川地震對幾個家庭的持久影響,其中一對父母夠幸運,重新生了一個孩子;而另兩位悲傷的母親則由於種種原因沒有了後代。該片已被第87屆奧斯卡組委會複選入8部紀錄短片的短名單,本週一(5日)將作為「奧斯卡預熱系列活動」的一場在紐約梅索斯紀錄片中心(The Maysles Documentary Center)展映。

汶川地震約9萬名罹難者中,約有5000人是上學的小孩,而且幾乎所有這些小孩都是遵循政府政策的「獨生子女」,當然,由於官方拒絕透露,確切的死亡人數不詳。許多倖存的父母以一個被允許「重生」的孩子填補了心中巨大的空洞。姜紅友(音)和付廣俊很幸運又生了一個女兒,他們對她的寵愛可以理解。她現在已經能夠從照片中認出自己的哥哥,但他們都在等待她再長大幾歲,再向她解釋其哥哥令人心碎的命運。這類棘手的問題,將成為新北川越來越多的幸運父母內心的掙扎。


而對於楊建芬(音)來說,身處這樣一個位置則是她的盼望。她還在懷念著十幾歲的女兒,但由於不能再懷孕,她渴望領養一個孩子。只是,她越來越冷漠且出言不遜的丈夫方養貴(音)對於她的努力卻持不合作態度,特別是當領養涉及到必要的費用時。老方或許對妻子的需求很漠然,但他對錢的考慮也不是沒來由。畢竟,中共政府只「按需」向流離失所的居民借貸了首付款8000元,讓他們能在閃亮的新北川安家。

儘管缺少老方的支持,但為了領養到孩子,楊建芬仍在想方設法,不過,對年邁的顧家珍(音)來說,這種可能性已經不存在了。她在地震中失去了丈夫和成年的女兒。雖然外孫活了下來,但在女婿再婚之後,她就再沒有見過了。取而代之的是,她虔誠地皈依佛教,努力從中汲取著安慰。她當然未曾從政府那裏得到任何安慰。


令人悲傷的是,導演母子健的家庭也因四川的這場悲劇而殘缺不全,所以他很理解主人公們的種種痛苦情緒。對待這些倖存的父母,他始終貫穿著一份小心,但仍然保持了敏銳的洞察。母子健也沒有忽略更廣闊的政治背景,故而這部紀錄片最好與一些視角更開闊的電影放在一起看,如阿爾珀特和奧尼爾(Alpert & O’Neill)曾入圍第82屆奧斯卡獎的《劫後天府淚縱橫》(China‘s Unnatural Disaster,直譯:中國的非自然災難)和艾未未的《老媽蹄花》(Disturbing the Peace)及《深表遺憾》(So Sorry),這些影片都可以在線觀看(在中國大陸可能除外)。而母子健並沒有陰沉地糾纏於災難的慘狀,儘管片中採用了災後混亂的一些悲慘的鏡頭。

事實上,《獨‧生》這部片長40分鐘的紀錄片由於專注於呈現經受創傷的父母而成為一記重拳。強烈推薦大眾和專業電影人士觀看。**

《獨‧生》片段:付廣俊送女兒參加北川幼兒園開學典禮

關於《獨‧生》及導演母子健:80後紀錄片導演母子健來自中國大陸北川的羌族自治縣,曾獲紐約大學新聞與紀錄片專業碩士學位,現居美國亞利桑那州天堂谷市。《獨生》作為他拍攝的第一部紀錄片,聚焦在汶川地震中失去獨生子女的父母。該片曾榮膺2014年學生奧斯卡獎的銅獎,經第87屆奧斯卡組委會複選,已被列入8部紀錄短片的短名單。最終入圍本屆奧斯卡的5部紀錄短片名單將於1月15日公佈。

本文作者Joe Bendel為獨立影評人,現居紐約,個人網站:www.jbspins.blogspot.com。**

責任編輯:李湘蓮

相關新聞
BBC新劇《獨生子女》 講述中國死刑制度
《大衛戰紅魔》全球最大網絡電影節奪冠
齊柏林:《看見臺灣》是一個起點
《自由中國》臺北放映 觀眾譴責中共迫害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香港鐵娘子劉慧卿:尚未結束
【新聞大家談】十堰爆炸 觸中共敏感神經
【未解之谜】亞特蘭大石頭山 神祕美麗的龍珠
【直播】北約峰會結束 拜登舉行新聞發布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