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狱中黑幕 知名微博主“越狱档案”被抓

人气 17

【大纪元2015年02月18日讯】中国大陆知名微博博主“华夏正道”和“越狱档案”2月3日在广州被抓后,引起大陆网民持续关注,并对中共当局打压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表示谴责。

据新唐人电视台报导,有长期跟读“华夏正道”和“越狱档案”微博的网友向该台透露,“华夏正道”与“越狱档案”同时被抓,可能是因二人都曾在微博中连载中共相关部门野蛮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情况。

大陆神秘博主“华夏正道”因对大陆政局有着独到见解和奇准预测而在网络上造成巨大影响。今年2月初突然失联后,引发大陆网民关注。

而“越狱档案”微博博主的主人真名叫黄潜。知情网友介绍,她曾在自己实名认证的微博账号“古拉格回忆录”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连续揭露自己由于修炼法轮功遭受的多次惨无人道的迫害。“华夏正道”微博曾多次转帖,表示同情和声援。

据明慧网报导,广东省广州市法轮功学员黄潜女士46岁左右,2015年2月3日晚上在出租屋中被警察绑架后,一直下落不明。2月13日,黄潜家人与律师一大早8点多就到了海珠区南州看守所送衣服并要求会见。律师是第一个获准进去的,在里面登记时,被告知不可以见黄潜,律师质问会见当事人是法律赋予律师的权力,为什么无理剥夺?看守所警察扔下一句:去找内保(即国保)申请。律师出来很气愤,要求曝光海珠看守所的违法行为。

报导说,黄潜可能被非法关押在海珠区南洲看守所。

黄潜女士,户口所在地为越秀区,原广州市购书中心职工。日前,有不明身份者到她家盘问情况并恐吓其家人。家人问:“你们是什么人?”对方不予解答,更不出示相关证件。家人询问黄潜被关押何处,来人也未予回答。

据不完全统计,这已经是黄潜第六次被中共政法特务系统绑架。上一次被绑架是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最后她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

黄潜海外的朋友告诉新唐人电视台,目前正在通过多种途径,展开对黄潜和“华夏正道”具体情况的调查跟踪,包括二人被绑架区域的相关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相关责任人,以及关押他们的看守所、当地国保特务机构等部门的相关人员。一旦有确切消息,将立刻提供给该台予以曝光。

下面是从海外社交网站推特找到的对黄潜受迫害微博转载的内容,黄潜本人的亲笔描述,整理如下:

一、三次北京上访遭受的酷刑迫害

从2000年到2011年我被多个看守所酷刑折磨,我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近三年,我在监狱被关押近四年。

2000年5月,我第一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到派出所又被转到广州驻京办,被恶警拳打脚踢,打倒在地上,反复几次,过后一看,身上有多处瘀伤。后被押送回广州非法拘留,我也因此被原单位广州购书中心负责人开除工作。

2000年7月,我居住地的街道办、610机构等专管人员准备绑架我去洗脑班,我母亲和弟弟已被绑架到洗脑班。我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又第二次去北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派出所和房山看守所,我拒绝报出姓名和住址,因此被警察殴打。

后来,我被转移到天津武清县看守所继续关押。当时,武清县公安局的张姓局长想通过增加暴力的办法让我报出姓名和住址,三个犯人在局长的授意下,首先强行剥光了我的衣服,用烧红的烟头烫在我的大腿根部。

见我还是不肯说,她们就拿出嵌在铅笔刀上面的破裂玻璃片,用玻璃的锋利部位划在我的前胸和身体前面,甚至还划、刺下体隐私部位,身体被划得伤痕累累。我还是忍痛不言,她们扬言要用鞋子打瞎我的眼睛,用鞋底抽打我的脸。把我脸的上半部打得紫黑,肿得很高,整个脸严重变形,连眼镜也架不住了。最受难的时候,我都没有还手,在痛苦的承受中,我记住师父的教诲,一个修炼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我在天津武清县看守所被非人折磨了数天,身体承受力已达到极限。当我走出武清看守所仓门时,碰到一男犯迎面走过来,看到我那一张被打得完全变形的脸,倒吸一口凉气,惊恐地说:“怎么会这样?”

2000年12月,我第三次去北京上访。因再次拒报姓名,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的警察用电棍击打,把全身淋湿了,长和短电棍都用来电,反复淋湿反复电。当时北京最高温度为零下三度,已经滴水成冰,晚上气温更低,北京天安门派出所里所谓的“执法人员”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拽到消防栓下面,打开消防栓水龙头,把我的身体整个用水从头淋到脚,然后用电棍电击,等水干了一些,就又用水淋上后再电,用电棍击打,如此反复多次。还说没有竹签,就用圆珠笔来代替竹签插我的手指甲处。

二、三年劳教遭受的酷刑

2001年6月因不放弃修炼,我被非法劳教3年,非法关押在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由于我的不配合,向帆(警4422007)为发泄私愤,把我关进一楼与二楼的楼梯间的小房间,不准我上厕所,不准我睡觉,并要我背诵所规队纪。

所以我决定绝食抗议。连续绝食了四、五天后她们把我拉下来坐地上,强行把我的腿盘上,双手绑在后面,手和腿有多紧绑多紧,曾帼剑还把我的头发绑起竖起来故意侮辱我,脚踏在我疼得不行的腿上,十分嚣张地尽耍流氓。那时我经历了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精神几近崩溃的状态,心灵受到极度伤害!

一直令我在以后的好一段时间里,睡着的时候都经常做噩梦,在梦里哭醒,醒来时又觉得难以形容的心灵痛楚!在身体方面,我的两腿会突然间失去知觉,坐着时不能马上站起来。

三、脊椎在天河看守所被摧残变形

2007年9月23日,我被绑架到广州天河看守所,直至2008年8月25日。我在那里亲身经历了这个邪恶黑窝对善良人的非法和非人性的迫害。

我绝食抗议,被灌食后,仓里众人从反对我炼功的态度改变为同情,说她们不吃那个肉丸了,叫我赶快吃饭,于是我跟众人进一步讲清法轮功真相,要大家一起抵制这种无端的惩罚,我把写好了的一份抗议书宣读之后,号召大家在上面签名,结果全仓所有人都无一遗漏的签了名。

从2008年7月3日始至8月23日对我实施穿针定镣和穿针戴镣,8月24日只是上脚镣(因为8月25日是送我上劳改场)。7月3日至7月15日是穿针定镣(将一米左右长脚镣中间的一环和地上的环用锁固定,两手穿过大腿用手铐铐着);

从7月15日至8月23日是穿针戴镣(脚戴一米左右的脚镣,两手穿过大腿用手铐铐着)。在7月9日换了小型的手铐,手铐是方角的。原因是当天晚上我在洗澡换衣服的时候,手铐在肥皂的作用脱下来了,十几个男警察冲到女仓,直接就问我为何脱铐了。

这样持续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里,无论生病、来例假、洗澡、上厕所都从来没有放开过;无论坐着、躺着脊椎都是强制弯曲的,由于长期不能直立,导致腰椎变形,每天都是在痛苦中度过,每晚都在疼痛中醒来,无法入睡,数着时间等天亮。

特别是在那次发烧的时候,在迷糊中,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忍受那分分秒秒的痛苦时,感到呼吸都困难。还有一个晚上,蜈蚣爬到了我的脚下,我已无能为力。

我的脊椎已经被摧残得变形了,身体无法平躺,痛苦万分,无法入睡。直到在8月25日早上临走前才解开脚镣,把我非法押去女子监狱进行新的一轮残害。

四、四年劳改遭受的非人迫害

2008年8月25日至2010年1月19日我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期间遭受了非人的迫害,我被整天关在谈话室里,不给冲凉、上厕所,尤其是在夏日炎炎的8、9月份,我还是一个女性……

在监狱,原来不给洗澡是警察有意的安排,还有不给卫生纸、不给洗涤用品、来例假不给卫生巾等,故意造成法轮功人员生活上基本需求的困难以达到转化目的已经成为迫害的惯例了。

2008年11月7日,由于我不学习那些诬陷法轮功的数据,夹控魏莉就不给我坐,连凳子都拿开了,要罚我站,还不断地辱骂我。我坐到地上,魏莉就扯我的头发,把我的衣服提起来,最后没有办法就劈头盖脸的打我,后来发现魏莉把我的脖子都抓伤了。

于是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最后魏莉打不下去了,因为她发现她越打我,我就越喊“法轮大法好”,当时11月,大家听到天上都打雷了,看来老天爷都愤怒了。

入监检查时,监狱医生告诉我,我在看守所长期戴镣造成的疼痛是腰肌劳损,平时要平躺、多休息,睡硬板床。然而,我在四监区期间,连平时的星期天的休息日都从来没有休息过,都要坐在小板凳上学习转化数据,除了晚上、中午可以躺卧,坐的时间长了,脚部都浮肿了。

在一监区的时候,劳动定额是最高的。凡是集体操练、开水从一楼抬上五楼、搞公共卫生等重的体力活都无一幸免,我多次反映过我的身体问题,区长陈小兰都说劳动定额是不能改变的了,所以即使是最难受的日子还是天天开工,发烧都还在位置上继续干。

就这样,我的身体彻底垮掉了。身体被残害得越来越疼痛,长时间站久了都受不了;不靠着坐久了,腰也疼;特别是天气不好的时候,疼痛得无法入睡,现在除了腰、脊椎、盆骨等都会疼痛,而且常伴有发烧,令人痛不欲生。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自由亚洲: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父子劫后喜相逢
大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提交联合国
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投递联合国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中关系或颠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秦鹏直播】李克强为电荒背锅 大管家被免职
【远见快评】美英澳联盟扩编?美挺台“入联”
【珍言真语】程翔:中共面临国际空前孤立
【财商天下】能源饭碗须在自己手里 习一语双关
【有冇搞错】首富算什么!中国有270个马斯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