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士胜:“驱魔战役”作战方案

人气 27
标签: ,

【大纪元2015年04月27日讯】一天,我搭乘巴黎一号线地铁时,突然,我发现了毛泽东和撒切尔夫人的海报并列地张贴在卢浮宫的站内长廊上。我看不懂法语。也许,那份海报是一本畅销书的海报。但我,竟然看到了毛泽东这只魔鬼出现在巴黎的市区内了。见此情景,我毫不犹豫地停下了脚步,从背包里掏出了签字笔,就在毛泽东的额头和右脸颊上分别写上了tyrant和bull shit这两个词。

我决定了,日后,我每次经过卢浮宫地铁站,就会继续在毛泽东的脸上涂鸦。日后,我将在他的脸上写上如下的一系列评语:骗子,淫棍,疯子,屠夫,刽子手,流氓,狗皇帝,卖国贼……等等。

我知道,在公共场所涂鸦,是一种轻微的刑事罪行,属于刑事毁坏的范畴。然而,我忍不住。只要巴黎市民胆敢张贴出毛泽东,我就胆敢犯罪。

但是,如果我长期这样地在地铁站内涂鸦,终究有一天,地铁的职员会阻拦和劝告我的。如果我再不听从,他们就会报警的。如果我继续不听从警察的阻拦和劝告,也会被罚款的。如果我依旧不服从罚款,那么,警察也会拘留我,并且,提堂,交由法官审讯的。

我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警察宣布要驱逐我出境,那么,我就有犯罪记录了。日后,我就不能再进入法国了。

如果警察把我遣送回国,那情况会更加糟糕。中国的公安机关便理直气壮,从此又会限制我出境。我若忍不住,再次偷渡出境。公安机关就会把我抓捕,收审,判刑,入狱。作为一个强烈渴望自由的诗人,我与监狱极端抵触。若入狱,我就极可能死在里面,再也出不来了。

那么,我还要不要继续在巴黎地铁站内涂鸦呢?——我必须涂鸦。在我的生命历程里,有一项非常奇异的特质,唤之:信念。——我凭信念而行,不凭计谋而行。既然我的信念是不允许魔鬼继续肆虐巴黎,那么,我就必须对毛泽东的脸容进行涂鸦!

这样一来,为求自保,一场定名为“驱魔战役”的世界性人权运动就要被我策划和发动了。是的,我要在全球范围内驱除魔鬼的影响力,不允许魔鬼被愚昧的市民以正面的形象来进行宣传。这些在人类历史上深深地伤害了世界各国人民的魔鬼,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这三人,都是罪魁祸首。其他的,当然也包括波尔布特、萨达姆、本拉登、卡扎菲……等人。

那么,这场驱魔战役,该怎样部署其作战计划呢?——我拟分为四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

我要对巴黎地铁公司进行法律诉讼,斥责对方:“你这样正面地宣传毛泽东,犯有反人类罪和精神伤害罪。”反人类罪,那就表明,整个人类社会是不能再容忍毛泽东这一类魔鬼来侵犯人类的精神家园的。精神伤害罪,那就表明,毛泽东伤害了全中国人民,你在地铁站内张贴了毛泽东,是对中国人民的心灵实施了一场巨大的摧残和残酷的蹂躏。

我最希望实现的诉讼目标是,巴黎地铁公司,能赔偿我一笔精神伤害费。

第二阶段

当驱魔战役的法律诉讼进入司法程序时,我就找到世界各国报社,让他们刊登我的事迹。巴黎是一个拥有言论自由的城市,任何问题都可以进行社会讨论。这样一来,全世界人民的心理境界,就被我提升至一个新的高度了。原来,言论自由,是有底线的,那就是,不能宣传魔鬼。宣传魔鬼,是会伤害他人的。而伤害他人,是不道德的。因此,作为世界最文明的城市之一的巴黎,必须在今后的时间里杜绝宣传魔鬼的行径。

第三阶段

我要联络巴黎的市议员和国会议员,展开立法行动,令到全法国不能再以任何形式来宣传魔鬼。

第四阶段

我要把地球最文明区域,划分为欧洲战区、美洲战区、澳洲战区,便实施切割包围,各个歼灭,最终把魔鬼压制住,让它龟缩于亚洲战区。最终,我要歼灭亚洲战区的魔鬼,实现全球范围的社会净化运动。

最终,歼灭了亚洲战区的魔鬼,就迫使中国走上民主道路了。

当然了,从言论自由的角度而言,在图书馆、互联网、以及许多的公司和私人空间里,如果有人要宣传魔鬼,这是被允许的。但在公共生活空间,以及一些大型的社会区域里,魔鬼应该被限制。宣传魔鬼的触角,不能随便伸延出来。

巴黎,对任何色情作品的处理,也有着同样的尺度。所有的色情刊物,都允许在商店里出售和购买,但不允许在公共场所张贴海报,来进行宣传。

毛泽东的嘴唇,是和情妇的阴唇对接的,令人浮想联翩,充满魔鬼的诱惑。既然风俗上确认,女性的性器官不该展示于公众,那么,毛泽东的脸容也不该展示于公众。无论他的嘴唇如何俊美,无论她的阴唇如何俏丽,都不该展示出来,都应该收藏进特定的场所。

还有,巴黎,对任何香烟的宣传广告,也有着同样的尺度。所有的香烟,都允许在商店里出售和购买,但不允许在公共场所张贴海报,来进行宣传。

宣传魔鬼,也应该参考同样的社会管理尺度。也即,所有的宣传魔鬼的书藉,都允许在书店里出售和购买,但不允许在公共场所张贴海报,来进行宣传。

应该把不雅物品、淫亵物品、危害健康物品、误导民众物品,另觅别处存放。而毛泽东,确实属于不雅物品、淫亵物品、误导民众物品。
然而,我目前的生活却出现了一个极大的难题:我不知该何去何从?——我的签证马上要到期了,半个月内,我要作出决定,如果不向法国提出申请居留的要求,我就必须离开法国。如果要离开法国,那么,我这一场驱魔战役,要么交由别人开战,要么我就在未来的岁月里,在别的国家进行作战。

我也明白,要在15天之内找到一个法国律师,让他受理我的诉讼案件,去控告巴黎地铁公司,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应我的情况,这个律师,必须具备以下的三项能力,才能接手处理我的案件。一,他必须会说汉语,不然无法与我沟通。二,他必须对中国的政治进程有负担,渴望中国能走上民主之路。三,他必须有信念。有信念的人,会顽强地坚守真理。不然,他会认为,透过驱魔战役想来改变中国?做梦吧。

事实上,他如果有信念,就会坚决地认为,即使驱魔战役不能改变中国,但只要我们能坚持着每天做一点改变中国的事情,积少成多,日后,便总有一天能改变中国。

何况,要改变中国,我也不会只凭驱魔战役这一宗战事。我还有别的战事和战场。记住了,有我在,就有战事,就有战场,就有战机,就有战况,就有战士,就有战果。

26年来,那些海外的民运大佬,天天都在养百病,吃钱粮,吹牛B,发神经,然后领取人权奖,再想办法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他们没有作战能力。你若问他们:“你的战场在哪里?你的作战计划在哪里?”他们就会惊奇地作答:“难道,搞民运,还需要战场吗?还需要作战计划吗?”——如今,我来到海外了。我在中国,是铁血将军,在海外,依旧是的。

凡是有我出现的地方,就有战事,就有战场,就有战机,就有战况,就有战士,就有战果。那些渴望把自己的头像刊登《时代周刊》的人,可以聚集到我的身边了。

难怪海外的民运大佬这么空虚,这么寂寞,这么无聊了。26年,他们从来没有走上战场,也从未开过一枪。而我,踏足巴黎不足26天,就马上寻找到战机,并启动战衅了。大家想打仗吗?过来啦。一起作战。

责任编辑:德龙

相关新闻
羊年到 法国华人喜气洋洋忙过年
法国华人超市员工不满工资待遇 首次罢工
辞旧迎新 台湾侨胞法国庆新年
旅法印支华人摆宴共庆羊年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北斗三号开通 中美军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语】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脱钩战
新唐人最新纪录片《大疫袭来》即将播出
【薇羽看世间】美媒体反击 中共数字货币挑战美元
【现场视频】长城汽车质量差 拖车钩断裂险酿祸
【重播】川普在惠而浦制造厂讲话 签署行政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