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14年 女设计师控告江泽民

人气 30

【大纪元2015年07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霞采访报导)6月30日,因不堪迫害而流亡海外的中国大陆河北省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米晓征,从美国纽约市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以自己14年的亲身经历控诉江泽民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流氓式迫害。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米晓征被重庆大学强行退学,遭遇了各种各样的流氓式迫害:六次被非法关押、两度流离失所、毒打、侮辱、强制洗脑、猥亵、流产……

“我控告江泽民,是因为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犯下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迫害我和其他法轮功修炼者的很多酷刑手段甚至超出人类的道德底线。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颠覆了整个社会的道德,把中国人和社会导向道德深渊,其罪可谓罄竹难书。”米晓征对大纪元记者说。

重庆大学高材生因信仰法轮功被退学 引国际关注

法轮功学员米晓征。(受访者提供)
法轮功学员米晓征。(受访者提供)

1998年9月,在重庆建筑大学(后并入重庆大学)建筑系读大学三年级的米晓征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被“真、善、忍”法理深深撼动后的她出现了很大变化:第二个学期的成绩由中等一下子跃升为全年级第一名,这在米晓征初中到高中的学习经历中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同月,米晓征到北京国家信访办上访,想讲出法轮大法的真相,却被带回学校,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一个多月。中共逼迫她放弃信仰,同时取消了她的奖学金。2000年9月,重庆大学将米晓征关押7天,逼她写“退学申请”,遭拒绝后就胁迫她的父母写了“休学申请”。

此后,米晓征多次申请复学,校方都以“不转化”为由不准其复学。直到2009年3月,米晓征接到重庆大学的红头文件,称米晓征因病不到校复课“被退学”。没有毕业证的米晓征事业历经坎坷,虽然在建筑设计行业表现优异,却不能考取职称,不能有更长远的发展。

2003年12月,重庆大学副校长张四平在美国出席会议期间曾被问及,该校学生有没有因为信仰原因“被休学”,他承认“我们大学不会因为信仰问题让人休学,除了法轮功”。见与会者质疑,张四平马上又否认:“法轮功也没休学”。

米晓征说:“重庆大学女研究生魏星艳(音)遭警察强奸案也被校方否认,甚至否认有魏星艳这个人、否认有相关专业。我曾因修炼法轮功去北京请愿而遭遇过警察的猥亵、耍流氓,和“被休学、被退学”一样,都被重庆大学否认。这些雷同让人无法不质疑魏星艳案。”

遭恶警性骚扰侮辱 留下严重心理创伤

米晓征讲述了当年所受到的猥亵和侮辱:2000年12月5日,她再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请愿时,被抓到北京前门派出所,恶警马增勇(音)用警棍殴打、残酷折磨侮辱她:大冬天往衣服里灌冷水;把她按着跪在地上,人骑在她身上;抓着头发将额头往地上磕,直到磕出血,头发扯落一地;一边用双手做爪状使劲抠住她双眼,一边叫嚣:“我把你眼睛挖出来!”“打死了你算自杀,把你装到麻袋里拉出去埋了也没人知道。”;捏住双耳和嘴唇来回使劲乱撕扯;打了多少记耳光无法计数;为防止米晓征喊,还用脏布堵她的嘴,把脚往她嘴里伸,同时用污言秽语辱骂;把手伸到她脖子里拽胸罩带、摸臀部;捧着她的脸耍流氓;最后把她按倒在沙发上咬住她的嘴。到凌晨2点多时,还强行把她往床上拖,米晓征拚命抵抗才没令其得逞。

“当时我刚刚20岁出头,遭遇的这次流氓骚扰对我造成了极大的身心伤害,很长时间都忘不掉。后来当我被送到看守所时,血压高达190。”米晓征说。

法轮功学员米晓征。(受访者提供)
法轮功学员米晓征。(受访者提供)

流氓迫害手段14年不间断 被骚扰至流产

2002年4月,米晓征被绑架到“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迫害四个多月,再次受到非人的折磨:接连几天不让睡觉,七八个人把她摁住,往嘴里灌酒、往眼珠上抹红花油、使劲捏鼻子、捏耳垂、掐胳臂、往脸上贴纸条、头上包毛巾、扯耳朵、不停地打头、往脸上吹皂荚粉、不许上厕所等等。甚至米晓征的父母要见女儿,也要诋毁法轮大法,否则就不让见。

米晓征曾六次被非法关押,期间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殴打和酷刑折磨,最长的一次是2005年4月至2006年4月,被打得听力一度下降、大把地掉头发。父母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被迫害,为了能继续陪伴和看望女儿,不敢找警察理论,只能默默流泪,内心极度悲苦。

为躲避邪恶的迫害,米晓征曾两次流离失所,累计近四年,不仅生活艰苦,精神压力也非常大。回家后,警察一直没有停止对她和家人的骚扰。2007年9月,因警察闯入家中骚扰和胁迫,已经怀孕两个多月的米晓征流产了。2008年7月,米晓征再次怀孕7个多月时,又有十多个警察闯入家中想要绑架她,米晓征开窗大喊,揭露他们的非法行为,才躲过一劫。

警察、居委会等数不清次数的骚扰、迫害,给米晓征和家人带来的是无尽的恐惧和身心伤害,家人时刻担心她被绑架,精神高度紧张。直到2013年2月米晓征离开中国大陆之前,14年里她们一家一直生活在这种恐惧不安中。

呼吁国际社会支持 呼唤良知回归

“我原本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学业,幸福的家庭,可是因为江泽民发起的这场迫害,全部都被毁掉了。我父亲心脏做了两个支架,母亲身体也是赢弱多病。如果不是这场迫害,我本应侍奉双亲,承欢膝下,如今远隔重洋,父母却时常庆幸,他们认为即使亲人离散也好过我被关入牢狱。江泽民制造出来的这种恐怖带给我们的伤痛,已经超过了人间的一切痛苦。”米晓征说。

米晓征呼吁国际社会正义和良知人士的支持:“控告江泽民是正义和善良之举,是恢复人类道德和良知的行为。控告和审判的过程也是良知回归的过程,福益的是参与的每一个人。”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中共司法系统的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控告江泽民成为香港七一游行的瞩目诉求
专家:张高丽录音显示江派对告江大潮恐慌
澳洲悉尼声援控告江泽民大潮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美政府应在大学保障言论自由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踪:欧洲疫情现缓和迹象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政府御通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