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解雇《加华新闻》主编致媒体公开信

人气: 2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08月10日讯】

编者按:今年6月以来,加拿大主流媒体《环球邮报》连续刊文,指现任安省移民厅长陈国治与中领馆关系太近,及其它一些涉及其亲共的指证。系列报导在主流和华 社均引起反响和讨论。本月6日《环球邮报》发表的文章,涉及一份在多伦多发行的中文免费周报《加华新闻》在其主编刊登一篇有关陈国治的评论文章后,意外被 解雇一事。本报记者对此采访了被解职主编及其当事人。上周五(8月7日),原《加华新闻》主编王赟(Helen Wang)及 引起风波的评论员冯志强发出了至多伦多华人媒体社区的公开信。

致多伦多华人媒体社区的公开信

各位同仁,各位朋友:

《环球邮报》披露华人社区一份周报,因为该报社主编约稿并发表了一篇评论员文章而遭到无理解雇的事件。岂不谈该篇评论文章内容涉及一位有争议的安省政府厅长,有关他的政治操守;单就无理解雇这件事本身实在值得身处华人媒体的从业人员为华人媒体的生态环境进行评估。

媒体美其名曰:社会良心,也有第四权的称呼。媒体的社会责任有其理论根源,它来自传播学四大规范性理论之一,即古典自由主义和社会责任论。古典自由主义认为,媒体不是政府的传声筒,不应被当作贯彻政府意志的工具,而是应该构成一个“思想和资讯的自由市场”,让真相显现,让真理自辩,进而扮演类似“第四权”的角色。社会责任论者则指出,媒体不只要避免政府力量的干预,还要防范市场力量的不当干预。也就是说,媒体不只应该享有免于政府干预的自由,也应该抵制商业利益的蛊惑,担负起社会责任,为受众提供多元资讯和完整报导。因此,“独立于任何政治和商业利益”是西方公认的媒体职业准则,更是北美新闻界公奉的新闻价值观。

在华人媒体社区谋生,大家心里明白,甚是不堪,温饱尚且难以为继。尊贵的风范,没有物质基础也是枉然空谈。可是吃饭要讲个风度,坐着吃,站着吃,或跪着吃,都得有个说法。掌握报纸出版发行的财源,为了一方的商业利益或者不便见光的企图心,恣意妄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将媒体从业人员或舍或取,社会责任何在?又如何对得起如此“社会良心”,“第四权”的尊贵华冕?媒体人不适当的行为,令思想和资讯不再自由,让受众无法得到多元资讯和完整报导,是否有愧“无冕之王”的头衔?为四处奔走的媒体人创造稳定的揾食环境,正是从事报纸出版发行的老板们,维持一方水土的功德。

至于挖掘这次解雇事件背后错综复杂的来龙去脉,恰恰就是摆在华社媒体人面前的功课了。同仁们,朋友们,努力!

王赟,Helen Wang,此番遭受不公平的待遇,依然心怀作为媒体人的爱,迟早还要回来同诸君,一起再战华人媒体社区。希望同仁及朋友们给予机会。

冯志强,Jonathan Fon,不畏所撼,继以勤耕文田,还是畅所欲言,望华人媒体社区依然接纳区区。

谢谢各位!

王赟,Helen Wang
冯志强,Jonathan Fon

2015年8月6日

(由于日常事务繁忙,近期不接受个别采访。见谅!随附引起此番风波的冯志强先生评论员文章供各位同仁参考,此篇是未经编辑的原稿。)

陈国治话题并非旧事重提,社区谨防面临撕裂

资深时事评论员冯志强

2015年6月16日,环球邮报一改五年前报导此话题时所持的怀疑态度,这次将陈国治重新曝光在全社会面前,在当天头版头条的位置上刊登:CSIS Warned This Cabinet Minister Could Be A Threat,并且坚称经过了长期调查。其实,披露的话题并非新事,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提到一名国家安全情报局(CSIS)高级官员正式拜访过安省自由党政府,带去五项关注。恰恰在安省自由党事后公布的消息里,始终确认其中两项,并且给予陈国治保驾护航,却讳莫如深,从来没再提其他三项关注的内容及安省自由党对此的评论。

2015年6月17日,环球邮报还透露,联邦司法部长马逵述及,陈国治的问题还在继续进行中。当然,环球邮报也登载了陈国治先生的自辩公开信。是否还会有大料爆出呢?

2015年6月22日的环球邮报针对陈先生提出的诽谤指控,要求道歉的说法,态度明确地表示,过几天将透露更多事实。读者诸君,请拭目以待,有大戏出台了。

陈国治君是安省自由党政府的内阁部长,政治明星;从麦咸姆区域选出的省议员,当选省议员已有8年资格。出生中国广州,定居香港,青少年期随父母移民加拿大。陈先生自夸筹款能力超强。在一次接受环球邮报采访时,他说曾经一夜之间在唐人街筹款10万,还提出某人姓名让记者查证。今年3月,陈先生为韦恩省长举办筹款会,牛排屋晚餐一举获得8万。若不成为安省自由党政治明星岂不亏了!

陈先生果然是加拿大政坛上活跃非凡的华裔背景的政治人物。难怪针对陈先生2009年受邀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60周年国庆观礼活动的报导,却不幸引发如下争议:

陈先生站在北京天安门城楼观瞻中国人民解放军整齐队列行进时,在新华社记者面前发表了感怀:我的祖国真伟大。祖国的人民真伟大。去年北京奥运会终于使得我们海外游子能够昂首挺胸。今日,看到军容严整的部队受到检阅,民众的情绪如此高扬。我为祖国的强盛所感动。

站在经受1989年6月4日血祭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向着射杀和平诉求学生的军队,感叹:我为祖国的强盛所感动。作为现职的加拿大高级官员,陈先生说出这番话,显然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他的发言人事后否认了这样的报导。但是,新华社记者刘铮信誓旦旦地确认,是他亲自采访了陈国治。陈先生为中国孔子学院在多伦多开设办学机构极力张罗。中国的孔子学院是推销渗透中共意识形态的工具,这在世界上已成了不争的共识。一年前,陈先生在一次助选站台时,散布言论,煽动挑拨犹太社区同华人社区的关系。事情被揭发,陈先生被迫在省议会当众道歉。陈先生向议会道歉,向犹太社区道歉,独独不向华人社区道歉。陈先生确实以华人社区老大自居,给新进的华人民意代表摸头,给华人候选人封号“五虎将”。

陈先生在中文报纸上发表的公开信中有一段话说:“但我希望华人社群中想出来参加今次大选的和已决定参加今次大选的,都不要因为这件事而被泼冷水,已报名参选的人千万别退出。………. 我估计明天该报可能又有大篇幅的报导讲及今次大选华裔候选人”。

请问陈先生,他个人的政治操守受到国家安全情报局的关注,同华裔参选人站出来代表各族裔民众报效国家的举措有什么关系吗?

陈先生官拜安省内阁长官,作为政府高级公务员难免触及加拿大政治经济等方面敏感的,甚至有关国家安全的资讯,难道本人不需要检点行为,却反而引起国家安全机关的注意。他行为不检点,同外国政府机关互动超出了政府高级公务员应守的分寸,遭受关注。这跟有心服务社会国家的华裔参选人士存有何种瓜葛呢?陈先生在蓄意玩弄族裔牌,挑拨多元族裔社会的社群关系,如同自然界的墨鱼,使出救命伎俩,误导民意,抵御更多的败露。

居然有人中招。华社知名人士,王裕佳先生居然将国家安全情报局针对陈先生的政治操守引起关注等同多伦多警察局的“登记卡”政策,将两者相提并论。更有甚者,堪称华社耆宿,林达敏先生竟推波助澜将糊涂的说法在华人社区发酵,认为这是重韬百年排华历史,是冷战思维的卷土重来。

大家看一下今日的加拿大政坛,各党派都有华裔国会议员及其当政时的华裔部长,还有华裔参议员。拿出手来,可以扳着手指数算的。对不对!各党派的省议员及其当政时的部长当中还缺少华裔面孔吗?俱往矣,加拿大社会及政坛排斥华裔族群的历史。冷战思维也早已被唾弃。

陈先生抱怨人们不了解他,自己不被社会熟悉。做为政治人物,民意代表,真的很遗憾。其实,在同中国领事馆走动得很勤快的人士中间,陈先生人脉亨通,也受到尊重。这是不争的事实。遗憾的是,不去走近多元族群,不听取多元族群的呼声,却同外国政府机关套近乎。你不倒霉,谁倒霉?

这还不算,竟然还有某国的外事机关为陈先生公开抱屈,发表讲话支持陈先生这种过分热络的行为。陈先生既不是华人的光环,也不是华人中的败类。陈先生不代表华人社区,充其量是安省某一选区选出来的民意代表。国家的安全机关调查公务人员陈国治先生的政治操守不检点,恰巧因为陈先生有华人背景,就将整个华人社区扯进去垫背。这不是企图撕裂社群的鬼伎俩,还会是什么呢?

我们生活在多族裔和睦相居而平安的加拿大。我们珍惜之。切不要被自己的肤色风俗所局限,听从亵言,眼看社群面临撕裂。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