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解僱《加華新聞》主編致媒體公開信

人氣: 2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08月10日訊】

編者按:今年6月以來,加拿大主流媒體《環球郵報》連續刊文,指現任安省移民廳長陳國治與中領館關係太近,及其它一些涉及其親共的指證。系列報導在主流和華 社均引起反響和討論。本月6日《環球郵報》發表的文章,涉及一份在多倫多發行的中文免費週報《加華新聞》在其主編刊登一篇有關陳國治的評論文章後,意外被 解僱一事。本報記者對此採訪了被解職主編及其當事人。上週五(8月7日),原《加華新聞》主編王贇(Helen Wang)及 引起風波的評論員馮志強發出了至多倫多華人媒體社區的公開信。

致多倫多華人媒體社區的公開信

各位同仁,各位朋友:

《環球郵報》披露華人社區一份週報,因為該報社主編約稿併發表了一篇評論員文章而遭到無理解僱的事件。豈不談該篇評論文章內容涉及一位有爭議的安省政府廳長,有關他的政治操守;單就無理解僱這件事本身實在值得身處華人媒體的從業人員為華人媒體的生態環境進行評估。

媒體美其名曰:社會良心,也有第四權的稱呼。媒體的社會責任有其理論根源,它來自傳播學四大規範性理論之一,即古典自由主義和社會責任論。古典自由主義認為,媒體不是政府的傳聲筒,不應被當作貫徹政府意志的工具,而是應該構成一個「思想和資訊的自由市場」,讓真相顯現,讓真理自辯,進而扮演類似「第四權」的角色。社會責任論者則指出,媒體不只要避免政府力量的干預,還要防範市場力量的不當干預。也就是說,媒體不只應該享有免於政府干預的自由,也應該抵制商業利益的蠱惑,擔負起社會責任,為受眾提供多元資訊和完整報導。因此,「獨立於任何政治和商業利益」是西方公認的媒體職業準則,更是北美新聞界公奉的新聞價值觀。

在華人媒體社區謀生,大家心裏明白,甚是不堪,溫飽尚且難以為繼。尊貴的風範,沒有物質基礎也是枉然空談。可是吃飯要講個風度,坐著吃,站著吃,或跪著吃,都得有個說法。掌握報紙出版發行的財源,為了一方的商業利益或者不便見光的企圖心,恣意妄為,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將媒體從業人員或捨或取,社會責任何在?又如何對得起如此「社會良心」,「第四權」的尊貴華冕?媒體人不適當的行為,令思想和資訊不再自由,讓受眾無法得到多元資訊和完整報導,是否有愧「無冕之王」的頭銜?為四處奔走的媒體人創造穩定的搵食環境,正是從事報紙出版發行的老闆們,維持一方水土的功德。

至於挖掘這次解僱事件背後錯綜複雜的來龍去脈,恰恰就是擺在華社媒體人面前的功課了。同仁們,朋友們,努力!

王贇,Helen Wang,此番遭受不公平的待遇,依然心懷作為媒體人的愛,遲早還要回來同諸君,一起再戰華人媒體社區。希望同仁及朋友們給予機會。

馮志強,Jonathan Fon,不畏所撼,繼以勤耕文田,還是暢所欲言,望華人媒體社區依然接納區區。

謝謝各位!

王贇,Helen Wang
馮志強,Jonathan Fon

2015年8月6日

(由於日常事務繁忙,近期不接受個別採訪。見諒!隨附引起此番風波的馮志強先生評論員文章供各位同仁參考,此篇是未經編輯的原稿。)

陳國治話題並非舊事重提,社區謹防面臨撕裂

資深時事評論員馮志強

2015年6月16日,環球郵報一改五年前報導此話題時所持的懷疑態度,這次將陳國治重新曝光在全社會面前,在當天頭版頭條的位置上刊登:CSIS Warned This Cabinet Minister Could Be A Threat,並且堅稱經過了長期調查。其實,披露的話題並非新事,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提到一名國家安全情報局(CSIS)高級官員正式拜訪過安省自由黨政府,帶去五項關注。恰恰在安省自由黨事後公佈的消息裏,始終確認其中兩項,並且給予陳國治保駕護航,卻諱莫如深,從來沒再提其他三項關注的內容及安省自由黨對此的評論。

2015年6月17日,環球郵報還透露,聯邦司法部長馬逵述及,陳國治的問題還在繼續進行中。當然,環球郵報也登載了陳國治先生的自辯公開信。是否還會有大料爆出呢?

2015年6月22日的環球郵報針對陳先生提出的誹謗指控,要求道歉的說法,態度明確地表示,過幾天將透露更多事實。讀者諸君,請拭目以待,有大戲出臺了。

陳國治君是安省自由黨政府的內閣部長,政治明星;從麥鹹姆區域選出的省議員,當選省議員已有8年資格。出生中國廣州,定居香港,青少年期隨父母移民加拿大。陳先生自誇籌款能力超強。在一次接受環球郵報採訪時,他說曾經一夜之間在唐人街籌款10萬,還提出某人姓名讓記者查證。今年3月,陳先生為韋恩省長舉辦籌款會,牛排屋晚餐一舉獲得8萬。若不成為安省自由黨政治明星豈不虧了!

陳先生果然是加拿大政壇上活躍非凡的華裔背景的政治人物。難怪針對陳先生2009年受邀出席中華人民共和國60週年國慶觀禮活動的報導,卻不幸引發如下爭議:

陳先生站在北京天安門城樓觀瞻中國人民解放軍整齊隊列行進時,在新華社記者面前發表了感懷:我的祖國真偉大。祖國的人民真偉大。去年北京奧運會終於使得我們海外遊子能夠昂首挺胸。今日,看到軍容嚴整的部隊受到檢閱,民眾的情緒如此高揚。我為祖國的強盛所感動。

站在經受1989年6月4日血祭的北京天安門廣場,向著射殺和平訴求學生的軍隊,感嘆:我為祖國的強盛所感動。作為現職的加拿大高級官員,陳先生說出這番話,顯然有甚麼不妥的地方。

他的發言人事後否認了這樣的報導。但是,新華社記者劉錚信誓旦旦地確認,是他親自採訪了陳國治。陳先生為中國孔子學院在多倫多開設辦學機構極力張羅。中國的孔子學院是推銷滲透中共意識形態的工具,這在世界上已成了不爭的共識。一年前,陳先生在一次助選站臺時,散佈言論,煽動挑撥猶太社區同華人社區的關係。事情被揭發,陳先生被迫在省議會當眾道歉。陳先生向議會道歉,向猶太社區道歉,獨獨不向華人社區道歉。陳先生確實以華人社區老大自居,給新進的華人民意代表摸頭,給華人候選人封號「五虎將」。

陳先生在中文報紙上發表的公開信中有一段話說:「但我希望華人社群中想出來參加今次大選的和已決定參加今次大選的,都不要因為這件事而被潑冷水,已報名參選的人千萬別退出。………. 我估計明天該報可能又有大篇幅的報導講及今次大選華裔候選人」。

請問陳先生,他個人的政治操守受到國家安全情報局的關注,同華裔參選人站出來代表各族裔民眾報傚國家的舉措有甚麼關係嗎?

陳先生官拜安省內閣長官,作為政府高級公務員難免觸及加拿大政治經濟等方面敏感的,甚至有關國家安全的資訊,難道本人不需要檢點行為,卻反而引起國家安全機關的注意。他行為不檢點,同外國政府機關互動超出了政府高級公務員應守的分寸,遭受關注。這跟有心服務社會國家的華裔參選人士存有何種瓜葛呢?陳先生在蓄意玩弄族裔牌,挑撥多元族裔社會的社群關係,如同自然界的墨魚,使出救命伎倆,誤導民意,抵禦更多的敗露。

居然有人中招。華社知名人士,王裕佳先生居然將國家安全情報局針對陳先生的政治操守引起關注等同多倫多警察局的「登記卡」政策,將兩者相提並論。更有甚者,堪稱華社耆宿,林達敏先生竟推波助瀾將糊塗的說法在華人社區發酵,認為這是重韜百年排華歷史,是冷戰思維的捲土重來。

大家看一下今日的加拿大政壇,各黨派都有華裔國會議員及其當政時的華裔部長,還有華裔參議員。拿出手來,可以扳著手指數算的。對不對!各黨派的省議員及其當政時的部長當中還缺少華裔面孔嗎?俱往矣,加拿大社會及政壇排斥華裔族群的歷史。冷戰思維也早已被唾棄。

陳先生抱怨人們不瞭解他,自己不被社會熟悉。做為政治人物,民意代表,真的很遺憾。其實,在同中國領事館走動得很勤快的人士中間,陳先生人脈亨通,也受到尊重。這是不爭的事實。遺憾的是,不去走近多元族群,不聽取多元族群的呼聲,卻同外國政府機關套近乎。你不倒黴,誰倒黴?

這還不算,竟然還有某國的外事機關為陳先生公開抱屈,發表講話支持陳先生這種過份熱絡的行為。陳先生既不是華人的光環,也不是華人中的敗類。陳先生不代表華人社區,充其量是安省某一選區選出來的民意代表。國家的安全機關調查公務人員陳國治先生的政治操守不檢點,恰巧因為陳先生有華人背景,就將整個華人社區扯進去墊背。這不是企圖撕裂社群的鬼伎倆,還會是甚麼呢?

我們生活在多族裔和睦相居而平安的加拿大。我們珍惜之。切不要被自己的膚色風俗所局限,聽從褻言,眼看社群面臨撕裂。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