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静:鸥鹭盟 素心人

人气 223

【大纪元2016年01月18日讯】淡蓝浅白,涛声和海鸥的鸣唱从海天之际传来。一叶扁舟荡漾于碧波中,海鸟翱翔盘旋,天人合一,物我两忘,心旷神怡……古琴曲《鸥鹭忘机》恬静空灵,如诗如画,意境隽永。

鸥鹭忘机》又名《忘机》,乃宋代(浙派琴家)刘志方所作。“鸥鹭忘机” 一词源于《列子•黄帝篇》的寓言《好鸥鸟者》。讲的是有个爱鸟的渔夫,每次清晨出海都会有成群结队鸟儿向他小船飞来,有时竟达一百多只。他的父亲说:“海鸟都喜欢和你一起玩耍,你捉几只回来让我玩玩。”第二天,他又照旧来到海上,一心想捉鸟,然而海鸥只在高空飞舞盘旋,却再不肯落下来了。

“忘机”是道家语,意思是忘却欲望、算计、功利之心,自甘恬淡,与世无争。“鸥鹭忘机”即指无巧诈之心,异类可以亲近。“人能忘机,鸟即不疑;人机一动,鸟即远离”,正如李白诗云“天清江月白,心静海鸥知”,天地万物皆有不可欺的灵性,心念感应的传导力量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反求诸己,只有心地善良,纯正无邪,光明磊落,不存利害之心,使自己回到与万物相和谐的质朴单纯状态,才能人与人之间日臻祥和,而且能感受到“鸟兽蜂蝶,自来亲人”的天然乐趣。

明清以来,这首指法细腻、清幽淡远的古琴金曲倍受青睐,能否弹得高妙脱俗又怡然生趣,很考验琴人的修养功力。在《神奇秘谱》、《琴苑心传全编》、《五知斋琴谱》、《诗梦斋琴谱》、《治心斋琴学练要》中,都有探讨弹好此曲的心得。“海翁忘机,鸥鸟不飞,与坐忘意趣同耳”, 琴者“淡逸幽俊,对之尘想一空”,“气舒意畅,一派天然”,方能达到“海日朝晖,沧江夕照,群鸟众和,翱翔自得”的意境。明朝《杨西峰重修真传》琴谱中,给《鸥鹭忘机》配了两段歌词,琴歌的小标题分别为“机止”和“坐忘”。

“万里归船弄长笛,此心吾与白鸥盟”, 北宋诗人黄庭坚表达了对“鸥鹭忘机”这种境界的向往。“凡我同盟鸥鹭,自今日结盟之后,来往莫相猜。”这是民国才女张充和年轻时在海边的祈愿。几年后,她得到了这样的缘分——实诚透明的德裔美籍夫君傅思汉。49年1月,远渡重洋,双双赴美。弹奏《鸥鹭忘机》最有韵味的古琴大师查阜西先生,赠给她的结婚礼物就是宋代古琴“寒泉”。 远离红朝血海,“但借清阴一霎凉”。张充和在耶鲁、哈佛等20多所大学传授书法和昆曲。晚年她用三个字概括恩爱一生的伴侣——“老实人”。

老实人说老实话,办老实事。与奸诈的机心截然相反,有颗朴素的真心。择偶、交友、干事业,如果缺少这份单纯朴实的基础,多半不会长久。耍小聪明,心浮气躁,贪财好色,耐不住寂寞,无法脚踏实地专心地做好事情。因为成功是要从最低微做起,长期忍耐付出的。钱钟书说过:“大抵学问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朝市之显学必成俗学。”在声色犬马的红尘浊流中,只有素心人才能静得下来,淡定地看书、搞研究。

世上很多事情的表与里是反过来的,看似呆傻古板、缓慢,实则严谨刻苦,精益求精,尝试创新。表面灵活快捷,背后是偷工减料,山寨抄袭,粗制滥造的豆腐渣。一个国家从上到下的急功近利、好大喜功,换来的是带血GDP、房地产泡沫、生态环境的严重恶化、247个癌症村……

急于成名、急于发财、急于升官,趋炎附势,潜规则陪睡上位,光鲜亮丽,八面玲珑,左右逢源,机关算尽太聪明,“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桃花扇》中的唱词)

去年的诺奖颁给三无科学家屠呦呦,像是上天让世界认识中国传统的中医中药有多么博大精深。为此做出贡献的,是屠呦呦这样默默无闻的中国知识份子,“不善交际,比较直率,讲真话,不拍马屁,更不会去迎合领导的意图。不管对方是老朋友还是领导,她都直言相谏”, 结果一再被黑箱操作的学术评价体系边缘化。这种在劣币逐良币的制度下很吃亏的个性,不媚上,不从众,守正不阿,“不合时宜”,颇有遗失的古人风骨,也是真正的科学家素质,思想独立,实事求是。

恢复中国的传统文化不容易,为之努力奋斗的中国人一样不容易。

人生不易,除去幼年和老年,精力充沛的青壮年,更是焦躁不安,权钱色的诱惑很难抵挡。等到真正看透世事,两鬓已添了星星白发。

弘一法师说:“远离颠倒梦想,蕴藉无上清凉。”人生苦短,能早一点清醒悟道,不为虚荣蛊惑、利诱所动,守住善念,坦荡豁达,淡泊名利,返本归真,才不枉为人的一生!

愿为素心人,与君鸥鹭盟。#

责任编辑:尚一

 

相关新闻
屠呦呦背后真正的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  葛洪
中国医药学 伟大的科学宝库
屠呦呦瑞典演讲:传统中医献给世界的礼物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共产主义的尸体还存在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库奇内利谈移民 边界 中国问题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直播】亚利桑那议会举行选举诚信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