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裘真:消灭富农阶级

——史达林罪恶的一生之:十五

人气: 78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2月31日讯】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农业集体化运动,意味着农民的土地和牲畜将被收归集体所有和使用,意味着俄国农民的传统生活方式将被彻底改变,意味着古老的俄罗斯农村将从这个地球上消失。农民会愿意吗?当然不会。非但不会,势必还要拼死抵抗,尤其是农村中比较富裕的农民。正因为如此,斯大林把富农视为“集体农庄运动的死敌”。为了在最短的期限内摧毁富农的抵抗,他决定采用暴力手段,从肉体上把他们消灭。

1930年7月,斯大林在苏共十六大的闭幕词中宣布:“现在,我们的政策是消灭作为阶级的富农,过去所有反对富农的非常措施和这个政策相比都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很快,斯大林便任命了一个以莫洛托夫为主席的特别委员会,该委员会迅速制订了一个从总体上消灭富农的计划。他们把富农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反革命富农分子,送劳改营或者枪毙,家属迁到最遥远的地区。第二类是其余最有钱的富农,送到遥远的不毛之地。第三类是破落富农,迁到集体农庄外。

谁都说不清,该把谁划到哪一类。如何确定谁是富农?如何把中农同富农分开?不幸的富裕农民,命运全掌握在秘密员警、党员干部和贫农手里。

一时间,全国各地,在妇女的哀号和眼泪中,这些不幸的人被装上大车,被秘密员警押送着离村而去。他们世世代代居住的房子如今变得空无一人,只有失去了主人的狗在空荡荡的院子里哀号。

直到将近六十年后,这场消灭富农的斗争的真相才被准许在苏联报刊上披露。以下是一些当事人或受害者多年后的回忆。

“在那个时候,很多事都由地方上掌权的‘贫农’说了算。他们像强盗一样在村子里转悠,拿走所有他们看得到的东西……很快,所有‘富农’都搬进了‘贫农’的屋子,而‘贫农’住进了我们的房子。……我父亲和他的兄弟所有的财产就是两匹马,两头奶牛和一些小牛,这些东西要属于归三个大家庭。我们的衣服都是自己家里织的布做的。我们这算是什么富农?”

“作为一个共青团员,我被命令去通知富农波克拉夫一家离开……我早上八点左右到他家时,他们一家已经起来了。我让他们带上所有必需的东西,到奇斯托波尔去。那个主人长得不怎么样,但他的老婆和女儿倒很中看。他说可以把女儿嫁给我,还答应给我大把金子。我告诉他一个共青团员不准和富农的女儿结婚。他央求我先和他女儿过一夜,我没有答应。波克拉夫那晚上就把牛卖了,把农具都毁了,还把四百个蜂巢都扔到农舍外的严寒里,蜜蜂立刻都死掉了。他把剩下来的东西装了十辆马车。当他一家到了叉路口时,武装民兵正骑在马上等在那里。他问能不能把他们送到努莱迪,而不是命令中的奇斯托波尔。他们立刻被逮捕起来,送进了奇斯托波尔的监狱。我不知道接下来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我亲身经历了这么一件事情:在一个叫克里温卡的村子里,村苏维埃执委会晚上正在召开会议。共青团书记在会议刚开始时就离开了会场。在会议快结束、将要十一点时,他冲进会场大喊道:‘富农们朝我开枪了!’他的脸上在出血,但人们立刻看出这是一道割伤而不像是枪伤。然而,对发动民兵这已经够了。到了早上,所有被认为是富农的人都被剥夺了权利,逮捕起来并被送走。大约五年以后,这个共产党的青年组织家在喝醉酒的时候说那次是他自己鸣枪,然后把脸擦破的。”

据历史学家研究,1930年,斯大林开始实施消灭富农的政策,在此后的两年内总共消灭了120万户富农(约550—600万人)。近年来有资料说明,被剥夺财产并被镇压或驱逐的富农约300万户(达1,500万人),受到政治冲击的约2,000万人。

列宁生前曾对富农说过一段话:“你们存在一天就得给我们粮食,你们不愿给,我们就强迫你们给,你们想动武吗?我们就消灭你们。这就是我给你们的真理。”列宁死的早,没能消灭富农。但列宁没做到的斯大林做到了。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6-12-31 7: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