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辞独董 陈文茜给许金龙乐陞公开信

人气: 16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9月07日讯】陈文茜昨天辞去乐陞独立董事一职,引发外界哗然,第一时间董事长许金龙隔海发公开信对陈文茜道歉,昨天深夜陈文茜也在脸书上PO文公开回信揭开缘起缘灭始末。

面对外界对乐陞董事长许金龙及独董们的诸多批评,陈文茜昨天深夜在文茜的世界周报Sisy’s WorldNews脸书中PO了一封“给许金龙、乐陞科技公司人员等的信”。

近2000字的公开信叙述他当年进入乐陞当独董的过程,同时也劝告鼓励许金龙,今天的危机不比当年,必须成熟应对,但只要合法,就不必气馁。希望在她的生命记忆中,许金龙,仍然是那个冒险、勇敢、热情的许金龙,可以再为他鼓掌。

公开信内文如下:

我认识金龙近14年。他曾经是我敬重的记者,直到有一天,他跑到我家,把我当一个可以信赖的姊姊,告诉我他可能必须离开心爱的媒体工作,因为他投资的游戏软体公司,快要倒了。

当时是一个下午,金龙坐在墙角单椅,后面墙色是红的,灯光很暗,金龙最终站起来,背包提起,上路了。

他正式入主乐陞科技。

他的付出不是只有辞掉一个稳定工作,而是卖了他的家(一个年纪轻轻,自己聪明投资赚来的家),然后住在公司,从谷底爬起。

重提往事,当时的风暴没有今天大,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公司要不要倒闭:但是从手中资源上看,当时才是乐陞科技的谷底。

因为万事永远起头难。

之后,我陆陆续续见到金龙,乐陞科技做出了功夫熊猫游戏…一个一个得奖,有一天快上市了,许金龙找我做独立董事,我没有犹豫,立即答应,当然也没有问酬劳。过去我拒绝数家收入优渥的独董工作,因为那不是我的本业。但是我看到乐陞科技公司从几近破产,不到几年又站起来,我像母亲看到一个孩子美丽勇敢的成长,我不是以任何理性思考答应了独立董事,而是看着一个孩子长大的喜悦。

接下来几年,公司很忙,我又忙又病:我的工作性质没有自由度,广播节目或者电视节目主持人,不到了,就是开天窗。各种状况下,我觉得他们可以找到更好的独立董事,我能贡献,或者临时开董事会随叫随到的配合度都很低。

但是金龙多次以市场信心,拜托我。

回想几个月前,江蕙最后演唱会,那天金龙难得变成我们的哥哥,带我们一行人看首场。

如今一切恍若隔世,当时的我们多们开心,金龙更高兴,他居然有回头照顾我们的一天。

直到5/31中信商银送来的公开收购通知书,改变了一切。

乐陞科技由于不断的并购其他游戏公司或者实体的食品公司,使董监事持股比例过低,一方面很容易失去经营权,一方面遇到危机时立即成为公司的脆弱点,尤其秃鹰攻击。

所有游戏软体由于开发时间过长,风险高,胜败立见,我们曾经在董事会提醒,许金龙解释游戏软体业并购其他更多团队分散风险的必要性:但也恰恰好是如此的性质,使其财务杠杆过高,随时在秃鹰猖厥的台湾,都可能受到秃鹰的攻击。

除非你口袋很深。

日商百尺竿头违约,让我学到了非常多的教训:1)我们的公开收购法律非常不完备,可以要来就来,要违约就违约:2)承销商中信商银只是手续费公司,不负责对其客户的信用调查,也不用查核其资金来源,是否充足。3)独立董事审查会依法律规定,居然必须从公司接到被迫公开并购通知书那天起,七天内就必须由律师、会计师出示意见,然后当下完成审议并且公告,如此短促的时间,加上独立董事不是拥有调查权的公权力,在对方是非合意并购时,根本不可能完成替投资人全面把关工作,于是我建议以中立态度:不鼓励、不反对公开收购,并且在会议纪录中,特别提醒投资人注意风险。4)接着我们将此公司是否有能力及适格公开收购25.7%股权,依规定由投审会通过。5)投审会放行后,不到一个月,接着秃鹰、放空、尤其可能是特殊性质交易的放空集中于某二券商,大量出现。

做为独立董事,我经常忙碌工作,平常我也不进出股市,更遗憾的有些过程,包括8/26已经接近违约,中信商银尽以行政作业不及要求延期,乐陞科技公司也未警觉,并没有任何人主动通知我们。

一切等到股东大会后,晚报报导了,我走入广播公司才看到消息,当场差一点没有昏倒。

之后,等了空白的一天,我以Line主动慰问公司,才开始了联系及建议的危机处理。许金龙时而拚命,时而低落,我也不忍苛责。

毕竟他是最大的压力者,而公司营运须要靠他。

而且我发现由于我担任独立董事,对此刻危机的乐陞科技,反而招蜂引“谍”,因为我而招来太多谣言及话题性。

我第一时间并没有想到应该辞职,虽然我早已想离开。但若别人有难,我怎么可以跳船?对投资人又如何交代。这不是我。

于是我和许金龙达成几项共识和危机处理,有的他最终努力了因为别人拒绝无法做到,但更有许多原则性的措施,金龙初启采纳,终而没有履行。

或许我们永远无法代替彼此。我不是金龙,所以没有他的创业动机:但是我是我,我目睹的是投资人的痛苦,危机正在扩大,而且舆论正出于某种对公司的见解,或者对独立董事的好恶,把本也是受害者的公司,卷入争议。

我仍然怀念14年前的许金龙,也疼痛他今天的处境。

但当我过去几天,几乎耗尽体力努力维持公司运作,给予各种意见,且几近无法尽责我的本业,我知道自己的角色该告一段落:过去的事情我会必然面对,但是未来的工作我已无法胜任。

一段缘分,陪你们走到这里。最终的告别,也是后的劝告:今天的危机不比当年,必须成熟应对,但只要合法,就不必气馁。

我盼望再见到一个令我钦佩的后辈,任何一个人摔倒了,永远是他站得更稳的转机。

未来我希望在我的生命记忆中,许金龙,仍然是那个冒险、勇敢、热情的许金龙,我可以再为他鼓掌。

不论我们是否重逢。(转自中央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