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军官们鲜为人知的悲惨遭遇

中共军方系统中很多人修炼法轮功,这并不是秘密。但是,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17年来,他们所经历的巨大痛苦鲜为人知。(大纪元制图/Getty Images)
人气: 171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上至将军,下至军官士兵 ,中共军方系统中很多人修炼法轮功,这并不是秘密。但是,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17年来,他们所经历的巨大痛苦鲜为人知,很多人被非法监禁、遭受酷刑,甚至被迫害致死。

以下列举中共军队中部分法轮功修炼者的被迫害案例:

将军之死

丁翰将军,原海军旅顺基地政治部的代主任、军级老干部。

1996年5月,丁翰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病都好了。丁翰一生研究马列理论,从一个无神论者成为法轮功修炼者,在军队系统内外影响很大。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后,大连老虎滩干休所连开3次党小组会,对丁翰实施高压迫害,强迫他放弃修炼,导致其出现脑血栓,于同年11月凄然辞世。

警备区副司令含冤去世

许修政,原山东烟台警备区副司令员。

因目睹妻子修炼法轮功后的巨大变化,1999年6月2日,许修政曾上书江泽民和政治局常委,希望制止即将开始的对法轮功的迫害。

上书信直接在互联网发表,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反响。江泽民对此恼羞成怒,亲自下令成立专案组彻查此事。

9月26日,中共下达严重警告处分,据说当时为了杀鸡儆猴,他们到处散布消息说:烟台警备区副司令员因替法轮功发声被一撸到底,打发回家。

许修政遭受了巨大精神压力。至2001年底,他浑身是病,饱受病痛折磨。

后来一次的偶然机会,许修政拿起《转法轮》(法轮功主要书籍),通读后豁然了悟人生,正式走入修炼法轮功。但是,在持续的高压迫害环境中,许修政后于2010年含冤去世。

军医王纪平被迫害致死

王纪平,佳木斯市驻军二二四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

军医王纪平(明慧网)

王纪平先后遭到中共军队的强制洗脑、非法监禁、关押、劳教,在肉体、精神和经济等方面承受了巨大的苦难。

2009年2月4日,在居无定所和孤苦无依的颠沛流离中,王纪平凄惨离世,年仅39岁。

原南京军区司令部作战处长遭“大劈叉”酷刑

原南京军区司令部作战处长方志文,曾患过胃病、牙病、肛肠病、关节炎、偏头痛、荨麻疹、肾炎、肝炎等多种疾病。虽在处长职位上表面很风光,但他身心压力巨大,吃睡不香,工作精力不支。

1996年11月,方志文开始修炼法轮功。不知不觉中,他切身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工作更为勤勉、投入。

因修炼法轮功,方志文于2000年被强制转业,并遭到非法关押和劳教折磨。

2007年8月底,方志文被非法关押在江苏方强劳教所,期间遭受“大劈叉”酷刑等多种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大劈叉(明慧网)

方志文在其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中自述: 三个劳教人员彭海清、施伟、高某对我实施“大劈叉”,即:将我按坐在地上,彭(体重有140斤左右,只穿了件裤衩)坐到我的双肩上、按住我头,施、高两人强行将我双腿向两侧分开后拉(180度“一字形”),还用手顶抠双肋。压得我勾着背、出不了气、两腿像撕裂式的剧痛,疼得脸上直冒汗珠,苦不堪言。

空军元老级人物、国家二等功臣被重判17年

于长新是大陆空军第一代试飞员、国家二等功臣、空军指挥学院高级教官、副军级、著名教授。

国家二等功臣、空军指挥学院高级教官、副军级、著名教授于长新(NTD截图)

在1999年“4‧25”法轮功学员大上访之后,江泽民点了于长新的名,他就被空军指挥学院的领导们给软禁起来了,专门为他办了两个月的学习班做他的思想转化工作。

学习班上,于长新教授告诉对方:“我一位74岁的老人,祖国第一代试飞员、二等功臣、空军学院的高级教官、著名教授,就连空军指挥学院现在使用的教科书都是由我主编定稿的。论资历,我比你们在座的谁都高,试问像我这样的人能轻易相信什么吗?能是非好坏都不分吗?我修炼的亲身体会告诉我,我炼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

两个多月过去了,他们一看于长新教授如此地坚定,没了办法。最后在江泽民的淫威逼迫下,秘密审判,处以17年徒刑。很多退休的军队领导对此判决都表示不满。

于长新被秘密关押在北京朝阳区“空军小红门看守所”里,与世隔绝。

于长新的老伴姜昌风也被赶出空军指挥学院,家门上被打上封条。接着,老伴也被秘密判刑10年。

原军校上校女教官被绑架6次

王卫真,女,原沈阳军区大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技术七级,副师级待遇。

修炼前,她一身病。作为医生,她却医治不好自己的病。1996年,她炼法轮功后,对职称名利看淡了,一身病也好了,精力旺盛,人年轻了十多岁,教书育人得心应手。

迫害发生后,王卫真多次遭受迫害,曾被绑架6次。2012年5月18日,她在大连友嘉超市索要自己存放于储存箱中的手机时,她被桃源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被戴手铐、脚镣、黑头套,背铐一天一夜,非法关押48小时。

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明慧网)

2014年12月26日,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法院强行非法判刑王卫真8年(又说7年)。当日,中山法院法官称病不出,没有开庭,也没有宣判。

据知情人叙述,中山法院见不得人似地把一张判决书塞到了王卫真手中,然后又发来一张逮捕证,强行将王卫真送往看守所。后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

原国防科大学文职军人被关小号

李志刚,文职级别六级,助理研究员。他因修炼法轮功被枉判五年;后被开除军籍。地方派出所一直不给上户口,无身份证。

原国防科大学文职军人、助理研究员李志刚(明慧网)

2003年9月23日,李志刚被送往位于湖南郴州的广州军区军事监狱劳改队。

11月30日,军事监狱将其关入小号禁闭室。“小号禁闭室面积约一个多平米,内有一个小水龙头和一个便池,室顶是敞开的天窗,下雨、下雪都会往里飘。平时只能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困了也只能蜷伏着身体躺地上睡……”

一等战功少校军官遭十年迫害

胡建华,1979年11月入伍,曾任连长、司令部管理股长,少校军衔,曾在中越战争中立一等战功。

一等战功少校军官胡建华(明慧网)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胡建华被取消公务员资格,并被单位开除。

2000年年底,胡建华被非法劳教一年;2003年3月底,被非法判刑七年半,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2005年,在广东省肇庆地区四会监狱十八监区新建队,“(他们)八天八夜不让我睡觉,只要一眨眼就是一棍子,专打脚踝骨。疼痛难忍,还不留任何痕迹。同时,洗衣、洗澡、刷牙等,大小便要打报告。经许可方能入厕,否则硬憋着。”

“在第八天半夜时,罪犯张次南看我眨了一下眼,就一棍子打在我的头顶。棍子被打断, 他接着上前拳打脚踢,将鼻子打破。(我)鲜血直流,衣服地上到处流的都是血。”

前北京空军少校胡志明曾被迫害至不能行走

胡志明,1990年入读西安空军工程学院,1997年获硕士学位,在北京空军司令部军训器材研究所工作,授少校军衔,并多次获嘉奖。

前北京空军少校胡志明(大纪元)

2000年10月4日,胡志明在上海一家宾馆内被捕。关押期间,遭公安连续夜审三个星期,不准睡觉,整个人几乎处于精神崩溃状态。2001年9月,胡志明遭非法判刑4年。2005年,再次被判刑4年。期间曾被迫害至下肢瘫痪。

“在北京的时候,是把我关在北京的监狱医院里面,一进去就用铁链子把脚拴在床上,一拴就是半年的时间,以至于他们后来做了个检查,说我腿骨神经有物理性的损伤,坏掉了。”

中共恶警酷刑凌辱企图改变胡志明对法轮功的信念,在医院指使犯人和医务人员共同参与迫害,大小便不给收拾,不准他睡觉,对他野蛮灌食,有时将鼻饲管子插入他的体内一米多长,并迅速拔出,导致胡志明鼻腔与食道部位大量出血,留下长期吞咽疼痛的症状。

前少校军官王有江在兰州监狱惨遭虐待和暴打

王有江,原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

王有江(明慧网)

2014年3月17日,王有江被关押到兰州监狱。 为了迫使其放弃信仰,狱警对他虐待、殴打、电棍电击,进行群殴,拳打脚踢,电警棍烫,致使王有江大小便失禁。

他们白天强制王有江出工干活,劳动强度是其他犯人的数倍;晚上不允许他睡觉,强制背监规、写思想汇报。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没有菜,一天只有一杯水,不允许上厕所,不让洗澡、洗衣服。他们也不允许王有江购买日用品,半年不让亲人接见。

南京军区副师级军官被3次劳教

杨兴福,男,主任编辑职称,大校军衔,南京军区副师级军官。

1996年7月,杨兴福走入法轮功修炼。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他被南京军区610先后3次绑架关押,3次劳教。

海军大校屡遭迫害

海军航空工程学院退休副教授周彝先生,大校军衔,因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

2009年3月20日,周彝被南京市鼓楼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禁,关押在看守所3个月。11月28日,鼓楼区法院对其非法判刑3年,缓刑4年。

原重庆军官杜汉文被抄家15次

杜汉文,男,原重庆某部队正营级军官,自1996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杜汉文曾被非法抄家15次、刑事拘留2次、非法劳教3次、非法洗脑1次。#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9-08 6: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