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真:世界宪政存活最短的立宪会议(下)

——列宁罪恶的一生之:十三

人气 198

【大纪元2017年02月05日讯】1918年1月5日在塔里达宫举行的立宪会议,是在布尔什维克水兵枪口的监视下进行的。

作为布尔什维克代表团的成员,人民委员会海军事务部政委拉斯柯尔尼科夫全程亲历和参与了这次会议,他在1934年出版的回忆录里详细叙述了当天在塔里达宫发生的真实情景。

按照拉斯柯尔尼科夫的叙述,塔里达宫会场的警卫是由契卡的秘密警察所控制的,任何人进入塔里达宫,都必须持有彼得格勒契卡头目乌里茨基签署的通行证。

会议开幕后,布尔什维克代表首先提出动议,要会议承认布尔什维克政府。这一动议被大会以多数票否决。此后列宁见控制不了局面,逐决定解散立宪会议

拉斯柯尔尼科夫回忆说:“我们被传唤到团组所在的厅房开了一个会议。按照列宁的建议,我们决定以大会拒绝工人和被剥削的人民的权利宣言为理由退出立宪会议。我和洛莫夫被授权执行这一任务。”

回到大厅后,拉斯柯尔尼科夫登上了讲坛,“在说明我们将不走立宪会议道路后,我做出了全体布尔什维克退出大会的声明,随即走下讲坛。”

当拉斯柯尔尼科夫回到政府会议厅时,列宁微笑的对他说:“现在没必要驱散立宪会议,让他们尽情地聊下去,然后打碎它。明天我们不会让他们任何人走进来。”就这样,布尔什维克与左派社会革命党代表先后退出了会议。

尽管布尔什维克与左派社会革命党代表退出了会议,但由于多数代表拒绝了布尔什维克代表建议立宪会议把权力交给苏维埃并自行宣布解散的蛮横要求,此后会议仍按议程进行,一直坚持到次日凌晨4时左右。

最后,当议长切尔诺夫宣布将就一项议案表决时,布尔什维克委任的塔里德宫警卫队司令热列兹尼亚科夫走到大会主席台上,用粗壮的手拍了拍满脸惊愕的切尔诺夫的肩膀,口气坚决强硬的对他说:“警卫们累了,我建议会议结束,大家都回去吧!”

面对这位带枪的司令的命令和威胁,议长匆匆宣读了社会革命党拟定的“土地法”和其他重要决议草案,然后向代表们宣布散会,并决定在当日下午5点再度集会,那是大会最重要的表决议程。但等到下午5点钟会议代表们再回到塔里德宫时,发现宫殿的所有门都被紧紧锁上了,大门上贴着布尔什维克政府解散立宪会议的布告。

事后,当拉斯柯尔尼科夫和迪本科去会见列宁,告诉他立宪会议是怎么倒楣的结束时,他挤了下黑色的眼睛立即高兴起来,然后奇怪的问道:“维克多‧切尔诺夫真的乖乖的听了指挥官的话,连哪怕一点反抗的表示都没有?”于是他右侧靠着沙发哈哈大笑起来。

世界宪政史上最短命的立宪会议,便这样在列宁得意的嘲笑中夭折了。布尔什维克的机关枪声和兵痞的咆哮敲响了俄国近百年民主革命的丧钟,迫使刚刚摆脱沙皇专制的俄国走向了更加黑暗的一党专政的极权时代。

1918年1月6日,立宪会议被解散的当天,布尔什维克在未经外界承认的情况下,宣布用他们所控制的苏维埃代表大会取代立宪会议,成为俄国的最高立法机构。

1月8日,布尔什维克召开了第三次苏维埃大会,由其把持的这次大会批准了苏维埃政府的所有法令,并宣布它为永久政府。

布尔什维克用枪杆子强行解散立宪会议的暴行引发了广泛而强烈的抗议。

1918年1月6日,主要由孟什维克组成的(联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发表《致全俄公民书》,这个以“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开头、以“社会主义万岁!”结尾的声明指出:“立宪会议被以武力驱散了。……甚至早在中央执行委员会打算做出解散立宪会议的决定之前,立宪会议就已经被解散了。布尔什维克一如既往,首先用武力解散了立宪会议,随后便关闭了塔夫利达宫不让任何一位立宪会议成员进入。只是在这以后,才要求中央执行委员会公布关于解散的命令。因为自布尔什维克党夺取政权以来,苏维埃的全部作用归结为在‘人民委员会’的决定上盖上一个印章。没有任何‘苏维埃政权’,有的只是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的政权,以及追随他们的那些武装队伍的政权。”

这一天,除布尔什维克以外的各社会主义党派,即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和人民社会党还联合发表传单,指出:“1905年1月9日,尼古拉‧罗曼诺夫和特列波夫枪杀过要求召开立宪会议的工人。今天,当劳动人民经过12年斗争之后,立宪会议已由人民选举产生,而彼得格勒的工人又一次为立宪会议而遭到自称是工人阶级代表的那些人的枪杀”!从此,“沙皇专制式的黑暗时代开始了。”“公民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被剥夺了。”“工人的旗帜被撕毁、被烧掉了。”

列宁扼杀立宪会议的暴行也遭到了欧洲社会民主党领导人的批评。

罗莎‧卢森堡说,“列宁和托洛茨基曾经强烈地要求召开立宪会议”,而十月革命后的立宪会议选举又“是根据世界上最民主的选举”,“在完全自由的条件下进行的第一次人民投票”,布尔什维克却“毫无敬畏之念,干脆宣布投票结果毫无价值”,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行为。

考茨基说:“苏维埃组织优于普选,在于它更加专断,它可以把一切它看着不顺眼的组织排除在外”。“我们的布尔什维克同志把一切都押在欧洲普遍发生革命这张牌上,因为这张牌没有拿到手,他们就感到不得不依靠行使赤裸裸的权力,即实行专政来代替他们所缺乏的条件。”

责任编辑:南风

 

相关新闻
裘真:“克里姆林宫医生案”
裘真:揭开列宁“人民领袖”的面纱
裘真:布尔什维克的领袖
裘真:“第比利斯事件”的幕后主人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拜登儿子通中俄 疑涉卖淫人口贩卖圈
【重播】川普:辩论前须验证拜登是否吃药
【直播预告】2020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思想领袖】参议员克鲁兹:推翻中共的战略
【大选观察】拿下必赢?看预测最准的摇摆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