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资掌控购数据公司 澳洲忧国家机密不保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悉尼何蔚澳洲悉尼综合报导)在澳洲媒体连续报导中共通过政治捐款对澳洲施行渗透之际,费尔法克斯媒体与澳洲广播公司又在近两天内披露了澳洲国防部储存在悉尼一家数据中心的秘密文件面临安全问题,因这家数据中心的母公司的49%股权已被中国的“优雅银禧” 财团购买。

加之澳洲国防部购买中国电讯公司华为的手机给工作人员使用,引发更深的国家安全担忧,澳洲安全情报局(ASIO)要求扩大拘留和审查犯罪嫌疑人的权限,以打击间谍活动

澳洲广播公司6月20日的报导说,澳国防部将花费高达2亿澳元的资金,将该部门的秘密文件从Global Switch位于悉尼的数据中心移回政府拥有的数据中心,因为一个中国财团收购了该数据中心母公司49%的股权。Global Switch在悉尼的阿尔蒂莫(Ultimo)拥有两个高安全性数据中心,具有巨大的存储容量,储存机密的澳洲政府信息,包括敏感的国防与情报档案。

报导说,Global Switch的所有权在去年12月份发生变化,当时其在伦敦的母公司阿尔德斯盖特投资公司(Aldersgate Investments)与中国财团“优雅银禧”达成现金交易,以40亿澳元的代价,将该公司49%股权出售给了“优雅银禧”。而中方的这项购股投资是由拥有中国数据中心公司Daily Tech股份的李强(Li Qiang)筹组,主要投资者是中国最大私营钢铁企业的江苏沙钢集团。

前英国国防大臣里夫金德爵士(Sir Malcolm Rifkind)是英国资深政治家和专家,在此项交易成交时,就安全问题提出了担心。

报导说,澳广已确认所有权的变更引发了澳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的调查。之后,澳洲政府对该公司施加了严格的附加条件,包括要求其澳洲子公司100%地为阿尔德斯盖特公司拥有和经营。澳财长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政府这么做是“在这家数据中心的投资上,确保澳洲对外投资的完整性”。

但国防部告知澳广,一旦与Global Switch的合同在2020年到期,该部门就会将其秘密文件全部转移回政府拥有的数据中心,这个计划实际已经开始实行,花费可能会高达2亿澳元。国防部的这一做法似在质疑政府外包敏感数据政策的本身是否明智。

位于伦敦的Global Switch成立于1998年并在全球拥有10个数据中心,这家公司在2004年被全球私募股权公司鲁本兄弟(Reuben Brothers)控股的阿尔德斯盖特投资公司收购。Global Switch目前正在规划八个新设施,其中两个新市场是在香港和上海。今年四月份,该公司还宣布与世界上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国跨国企业华为进行战略合作。

联邦政府的机构在七年前开始做出由私营数据中心储存其数据的安排。其中,资格审核的条件之一是这些数据中心必须具有储存国家的从限制性文件到机密文件的保密系统,被定为最高机密的文件不能到私人手中。全澳有五个这样的私人数据中心,Global Switch的悉尼数据中心是其中之一。这样的数据外存可以为政府在15年内节省10亿澳元的费用。国防部与该中心在2010年签的合同,并将原储存在堪培拉设施过期数据库内的文件转移到该数据中心。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执行董事詹宁斯(Peter Jennings)表示,数据管理是一个迅速变化的领域。他说:“我们看到高技术的人员如何使用网络技术来窃取信息,如果将这些情况与公司的所有权联系起来,即允许(那些)情报机构能够接触到硬件和软件,那么这就是一个漏洞。 ”

此外,《悉尼晨锋报》也在6月18日披露,尽管中国电讯巨头华为被澳洲政府禁止参与澳洲国家宽带网(NBN)的项目投标,但是,澳洲国防部的官员和重要外交官员却在使用该公司生产的手机。

华为是由前中共人民解放军工程师任正非建立的,鉴于澳洲情报机构的建议,澳洲政府禁止澳洲国家宽带网使用其设备。并且,美国国会2012年的调查也强调了华为与中共政权的联系,并得出结论认为:“根据已知的机密和非机密信息,我们不能相信华为和中兴不具备外国的影响力,从而不会对美国和我们系统构成安全威胁。”

据参议院委员会在工党参议员比利克(Catryna Bilyk)提出质疑后公布的资料证实,截至今年3月份,澳洲国防部和外交部已经至少采购了40台华为手机。独立参议员色诺芬(Nick Xenophon)对此做出了质疑。他表示:“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个奇怪的决定,完全不符合联邦政府对华为和国家宽带网的态度。难道政府认为,在国家安全方面,国防部反而不如使用宽带网的青少年来得重要吗?”

澳洲安全情报局安全代局长库克(Heather Cook)在国会情报与安全问题联合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尽管恐怖主义占据了该机构大部分时间,但间谍构成的威胁是“非常的”,因为现在正在发生。 “他们(间谍)试图影响我们的政治,政府人员和民间社会,并且秘密干涉澳洲事务。”

她呼吁给予安全情报局更大的权力来解决这个问题,将现有的拘留和审问涉嫌参与恐怖主义活动的人员长达七天的权利扩大到对间谍和其它外来干涉所造成的威胁处理上。她说:“我们目前审问权力的架构并没有提供在目前的恐怖主义调查中ASIO所需的敏捷和速度。它也不能帮助我们处理间谍、破坏、常见性暴力行为和外来干涉所造成的威胁。”

前常务国防部长理查德森(Dennis Richardson)上个月在告别演讲中更坦率地表示: “中共在针对我们的情报活动中非常活跃,这不是秘密。”#

责任编辑:瑞木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