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汉发布债务风险应急预案 地方债危急?

人气: 388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2017年8月9日,中共武汉市政府网站公布《武汉市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以下简称“预案”)。近年来,中国地方债危机已经多次成为焦点,该预案公布再次引发外界猜测,中共或面临地方债危急。

债务风险应急预案 对官员终身追责

该预案将债务风险分为一般、较大、重大3个等级。中共官方称,预案从9月1日开始实施,其中明确,发生一般级以上债务风险事件即启动追责,在终止应急措施前,政府主要负责人不得重用或者提拔,属于已离任的政府负责人责任的,应当依法依纪追究其责任。

按照该预案定义,政府性债务风险事件,是指政府已经或者可能无法按期支付政府债务本息,可能引发财政金融风险,需要采取应急处置措施的事件。

从中央至地方 地方债今年被多次强调

此前7月14日至15日,习近平在第五次金融工作会议上,特别提到地方政府的问题,包括地方政府债务,以及地方责权问题,尤其是在地方政府债务方面首次定调“终身问责制”。

业界分析,这意味着部分官员个人即使离职,也将被追责,主要是针对过去地方官员任职时大搞借贷投资,追求政绩,积累了大量债务的情况,也凸显出中共地方债的危机,及当前中国存在金融高风险的问题。

财新网在7月16日的报导中特别提到地方政府隐形债务风险,这种债务的主要资金来源是银行表外理财产品,来自数亿普通居民的财富。

此外,今年3月6日,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也报导,中共财政部在人大年度会议上发布预算报告时承认,大陆一些地方政府遭遇财政困难,甚至难以满足日常运行开支;并警告说,中国各级政府面临的债务风险正在增加,东北资源能源型地区政府财务危机最严重。

报导说,财政部的预算报告为地方政府设定的债务上限为11.55万亿元人民币。去年,地方政府共举债10.7万亿元人民币。由于煤炭和石油价格连续4年下跌,重创了中国东北工业銹带区。

中国地方债危机

就中国地方债务问题,北京出版的《京华时报》在2016年11月5日的有关报导说,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就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表示,截至2015年末,地方政府债务16万亿元,2015年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9.2%,仍然低于国际通行的警戒标准。

中共审计署在官方公告中曾参考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通常做法,以负债率(年末债务余额与当年GDP的比率,国际上通常认为60%是政府债务风险红线)和债务率为衡量债务危机标准。

但中共官方未公布的是,对一些地方政府来说,债务率已经远超红线。

据2016年新浪财经头条的一篇深度报导,贵州省的负债率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超过“红线”。2013年6月底,贵州的负债率为67.45%,而到2015年底已上升到86.98%,高居中国各省之首。此外,云南、宁夏、辽宁等地的负债率也位居前列。

而在绝对数据方面,贵州省的负债金额也是引人注目:贵州在2013年6月底的地方政府债务为4622亿元。而到2015年底,这一数字已高达9135亿元,一年半时间几乎翻番。

该文称,过去几年,中共地方政府负债的增加速度远超中央政府,是政府债务增加的主力军。根据官方数据计算:地方政府债务从2012年底的9.62万亿增加到了2015年末的16万亿,3年时间增加了约6.38万亿,同期中央政府债务只增加了约1.23万亿。

不过,这还是一个保守数据。翻查中共财政部与审计署公布的相关信息,上述所谓“政府债务”其实指的只是“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

这一数据中并不包含“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和“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这两项被称为政府或有负债,也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据。中共国家审计署公布的数据表明:在2012年底,地方政府或有负债已经超过6.25万亿。

多数经济学者认为,中国不是一个真正的市场经济,中共中央政府是不会让地方政府破产的,哪怕这些地方政府的财政处于多么可怕的地步, 中央政府都会为地方政府兜底,这也是此前地方政府敢于举债,金融机构敢于借债的底气。而中央政府兜底的办法就是印钞,以通胀将债务转嫁给老百姓。#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08-11 4: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