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衡力:教科书的故事

人气 401

【大纪元2018年01月01日讯】凭借实力也凭借一点关系,大学毕业后我调入了国家物理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对未来我充满向往。从小我就已立志成为科学家,我对科学的魔力充满好奇,认为它是开启神秘大自然的钥匙。同时,我知道中国的科学落后于国外,因此我希望自己能为中国之赶超国外尽一份力量。在校之日我对自己的要求就特别严格,各类习题无论难或是简单,我都按照老师的要求一丝不苟的完成。一些枯燥而刁钻的题目往往让同学们望而生畏,我却从不避讳,总是不计代价的对着它们冥思苦想,对简单题我也毫不放松,力图面面俱到,使得出题者们无论以怎样的方式变换戏法,也决不能迷惑我。而老师的讲义虽然有些我已经明白,却仍然工工整整的记下来,这样才更像一个好学生,总之,我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完善的五好学生。

是啊,谁叫我抱着崇高的理想呢?谁叫我希望在科学的天空中展翅翱翔呢?

本科毕业后我并未像其他人那样急于找工作,而是继续攻读研究生,没错,要从事科学研究就必须站到巨人的肩膀上。而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如愿以偿的进入了国家物理研究所

我记得在研究所工作头一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开会,各个领导轮番上台讲话,宣说要怎样贯彻国家的政策,要怎样脚踏实地、狠抓落实;以及要怎样毫不松懈的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奋斗。呵,那腔调、那模式,和我在学校时听到的无数“领导讲话”也没什么二样。

我呢一方面觉得在工作的地方没必要搞如此的形式主义,一方面却又感到某种亲切,是啊,无论哪儿都笼罩在我们社会主义的温暖之下。

然而工作不久,我就觉得现实和我的预期有差距,在学校时我是“一心苦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对现实世界了解甚少,因此眼前现实的冲击也着实不轻。我发现这所谓的“国家物理研究所”根本不怎么研究物理,所谓的“研究”统统是摆设,做样子,重复一些多年前国外早已做过的老实验,为这些无用的实验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而弄出来的实验报告也是废话连篇。对于领导开会时的‘废话’我虽然颇宽容,然而对于实验报告中的“废话”却颇不能容忍,心中疑惑为什么就不能提高点效率。呵,不过要提高“效率”的话这些多余的实验根本就不应该做。然而,为什么我们就不拿时间去做些真正有意义的研发呢?我把自己的疑惑和同事小项说了。这小项在物理研究所有些时日了,我以为他在科学上的造诣虽不高,可对现实却知道的颇多,也正因为知道的多人显得有些油里油气。

果然,听了我的问题小项就油腔滑调的道:“你呀,来的时间还不长,不太了解规则。我们能研发个啥呀?该做的国外早做过了,我们弄这些实验就是为了向国家表示,我们一直在努力,没有放松也没有懈怠,不然怎么要求国家拨款呢!”

说这话时他显得挺愉快的,然而在我却如同泼下一桶冷水。是呵,我的理想、我的抱负,在这样的地方可能实现吗?

我问他:“可是,难道国家物理研究所就只有这种可怜的功能?”

“也不是啦。”小项很疲沓的说:“我们不也经常分析些国外的论文,并把分析结果上报么?”

“哼,这种有什么太多分析呢?人家的论文已经分析的够清楚了。”

“那我们再分析一遍不就更清楚了吗?”小项说。

这话让我又想笑又想骂。我接着说道:“还有,这些论文一般都是存了很久才公布的,许多前沿的重要项目人家都是保密的。”

“自然啦,这人人都知道。”小项不以为意。

“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研发,自主研发最前沿的项目。”我情绪激动。

小项似乎鄙薄的笑了笑:“研发?我们有这个实力吗?你有实力你弄出来啊。”

这话真说到了点子上,我无言以对。来到研究所工作后,我才逐步的察觉中国的科技实力和国外差距是多么惊人。在学校时我们整天被告知,说我们的考题难度是何其大,根本不是外国学生能做的出的;并且我们的课程是多么的深,早超过国外了。这些我们自然信以为真,还将其作为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的来源。然而来到研究所,接触了许多真正的国外论文后,我汗颜了,因为我发现在科学的造诣上,我们和外国人真的不在同一级别!我不知道怎样形容那些外国的论文,但总之就是水平高,比我们的水平高太多!和国外的相比,我们的论文好比山寨货,粗糙简陋,若说一无是处也并不夸张。更让我吃惊的是外国人的论文中往往论证非常严密,可咱们中国的论文总是错漏百出。别的且不说,但这一点着实让我万分困惑,因为在学校时,我们整天在刁题怪题中打转,出题者千方百计的刁难我们,给我们设陷阱,这就客观上要求我们必须思维严密,才能识破各种各样的陷阱。然而真正做起论文来,我们却是错漏百出,惨不忍睹!可国外的论文却是那么结构精美、思维缜密;然听说他们的在校教材和考试都比我们的容易的多!这真是刀杀的,仿佛见鬼了。

我们研究所里一些英文较好的研究员往往负责搜索和翻译国外的相关论文,我也十分向往能加入这个工作,可惜英语太烂。哎,现在国际化时代了,一个学者怎能英文一塌糊涂呢?我开始恶补英文。记得高考时我的英语可是拿了高分的,进入大学还通过了英语四六级考试!(我们班就5个人通过)。可惜后来基本还给老师了,现在既然要恶补,就该从当年丢下的地方捡起来吧。

那天在单位,小项就看到我在空闲的时候拿着一打四六级试卷猛攻,他便仿佛看外星人似的看着我:“乖乖呀,你怎么弄起这些东西来了?”

我坦然相告:“我想恶补一下英语,好看得懂国外的原版论文。”

小项说:“你要学英文当然是好的,但肯定不能拿这种四六级来学,你没听说过吗?靠四六级就永远别想学会英文。”

我就生气的反驳:“照你这么说,大学里为什么还要开设四六级考试呢?”

小项摆摆手:“哎呀,和你一时说不通的,不过你自己去想想啦。”

我就真个自己思索起来,忽的觉得小项讲的似乎有道理。无论怎样,事实胜于雄辩,当初我大学那个班里通过四六级考试的5个人,几乎都在两年内就把英语全部还给了老师。但这不该怪四六级的,他们和我一样,在过了级之后就把英语完全踢到一边,这哪能不忘呢?哎——

接着,我又请教了我们研究所公认的英语最好的吴科文教授,问他能否通过四六级提高英语水平。

吴教授显出若有所思的样子说:“当然也可以提高的,不过要想真正学好英文,靠它们是不行的。”

“那专八可以吗?”我以为搞定四六级再搞定专八,就等于“学会”英文了。

吴教授慢慢摇着头说:“专八也不足够,要学好英文,得自己找资料学。”
专八都不足够!

我又问道:“小项说靠四六级是永远也学不会英文的,这话有道理吗?”

不想吴教授意味深长的说:“有道理。依靠考试是别想学会英文的。”他又讽刺的笑了笑道:“中国的英语教材就是要学生十年磨一剑通过考试,过后就什么都忘光,呵呵!”

“哈哈!”我也跟着傻笑起来,心里却有些瞧科。既然英语最好的吴教授都这样说了,看来四六级果然是垃圾了,中国的英语教学搞这么差,唉,连我也成了受害者了……忽然我灵机一闪,既然英语教学这么差,其他科目会好吗?难道数学、物理、和化学的教学也统统很差很差?我心脏猛然一跳:怪道我们的科研水平这样差,就因为我们的教学都是垃圾?外国的科研水平这样高,就因为他们的教学好?他们用什么样的教材呢?

哎——我转转眼珠,疑惑的想我们过去也用过一两本国外的数理化教材吧?便在记忆里搜索了一番,惊奇的发现我从小到大从没用过一本国外的数理化教材,连见都没见过呢!

这真是奇了,想不到在教材这一块竟如此崇尚“国货”。电脑和小汽车之类人人都崇尚“洋货”,可“教材”却如此之爱国。是不是说咱们中国的数理化教材好,所以不用外国货;当然汽车是外国的好,所以不用“中国货”。
只是——国外的教材究竟怎样?我定要看个明白。

这天一下班,就兴冲冲的骑着自行车向不远处的北京海淀图书馆分馆奔去。自行车被骑的飞起来,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这儿只是一个分馆,却也够大的,在自科书借阅室转了半天,看到了铺天盖地的国内教材,却愣是没有一本国外的。翻译版的看来没有了,外文原版的或有吧?

我问管理员:“请问这儿有外文图书室吗?”

那位秃头的男士歉意的笑了笑:“没有,我们这没有外文室的。”

“那总部应该有吧?”

“不太清楚,你可以去总部看看啊。”这位图书管理员想必是忠于职守的,既然“总部”不需要他去关心这个问题,他就“不太清楚”。

好吧,去总部瞧瞧。如果总部没有,我就跑清华大学图书馆去找,不信没有!

好容易来到了总部,呵,真XX书的海洋。不过我却无法不产生这样的印象,即这些都是摆样子装门面的,因为读者实在少得可怜。然而首都北京都不摆摆样子给外地人或者外国人看,恐怕也说不过去。

这总馆虽大却只有个很小的外文室,去到里面翻了半天,发现各种外文书是不少,却连一本教科书也没有!

唉,这个门面也摆的太寒碜了吧?

没办法,只好往大学的图书馆去碰碰运气,反正北京大学多。清华大学太远了,便去了北理大。不想这儿要收费办证才准入的。得知这儿有外文室,我立刻办了证,走进9楼的外文图书室(安排的这么鸟高!),这一次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了,果然看到了大批的原版外文教材。只不过这个外文室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顾客”。对了,我想到不知道我曾经就读的中科大有没有外文室呢?这才发觉自己竟然“不清楚”,在校六年竟从未留心过,图书馆我也逛过的,没见到外文室,若有的话想必也安排在某个秘密的角落吧!

抽出一本厚如砖头的外文原版《大学物理》,只阅览的第一章,我顿时明白了一切。原来如此!怪道外国人的论文那样高明了,怪道我们远远比不过人家。我们学的算什么教材啊!同国外的一比,便觉得我们教材如同刚刚脱盲的乡巴佬写的。虽然眼前这书是英文原版我看不懂多少,可仅仅从感觉上我就推测它和中国教材的孰优孰劣属于“天壤之别”。接着我拿出字典仔细攻读了一部分。越读我就越陷入深深的震撼中。

是的,一切我都明白了,国外的教材比我们的好一万倍,怪道他们的成果也比我们的多一万倍!一直以来我们中国学生引以为豪的“刁题怪题”,不过是小丑出洋相,献丑,献丑啊!那种歪门邪道怎能同别人的大经大道相比呵!悲,无语啊。

这天晚上我失眠了,发现新大陆的同时我的理想再次遭受沉重打击。过去我虽然对已就职的国家物理研究所十分失望,却相信凭借个人的努力仍有希望攀登科学的高峰,现在这个希望却变成了绝望。我意识到因为自己的知识结构太糟糕,已经丧失了攀登科学高峰的潜质。是呵,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到我研究生毕业,一共18年的时间呢!所学的全是咱歪门邪道的教材,我的知识基础可想而知了。我或能与中国的同行们一比高下,却绝无可能去同国外的科学家攀比,差的太远了,望尘莫及。这晚我大半夜都圆睁着双眼思考自己的未来。也许在别人看来我没什么好担心的——有好的工作,好的收入,可他们哪里知道我那攀登科学高峰的强烈愿望,以及希望中国科技赶超国外的强烈决心!

现在完了,我已被咱那套歪门邪道的数理化教材“搞废”了,唉,之前的愿望真是太天真,太天真了!一切都幻灭了!

然而正当我痛苦不堪时,却再次的一激灵闪:既然我已无法撑起大梁,就该帮助有潜力的人来撑。对了,要启发下一代,让他们来承担大任,对,要向年轻一辈推荐国外的教材,一定要!我激动得跳下床来回走动,当再次躺下时我立刻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醒来,我那启发“下一代”的伟大计划就开始了。首先要找到中文版的国外教材,无论是小学、中学、或是大学的。在网上进行地毯式搜索,键入一大堆的“美国中学数学”,“台湾大学化学”等等。渐渐从希望变为绝望。天,如果没有中文版,难道要我这个英文半桶水去赤膊上阵的翻译英文原版教材吗?然而苍天有眼,出其不意的搜到了一套翻译版的苏联中学物理教材,立刻买了下来。最终,除了淘到“这一桶金”之外再无别的收获。

这套教材邮寄到之后,我忐忑不安的打开它们,不知道这社会主义苏联的教材是否也和咱社会主义中国的教材一样的糟糕。结果出乎意料,这套教材非常优秀,才明白为什么苏联可以取得这样卓越的科技成就,没有一大批卓越的科学家那是不可想像的。这套优秀教材就是佐证,因为它足以作为优秀科学家的摇篮。我注意到这套翻译版的教材是七十年代末在中国出版的,看来我们曾经使用过优秀的教材!可是后来呢?大概来了个优汰劣胜,用垃圾的国内教材取代了国外的好东西。

接着将这套书进行扫描,录入,打印,一切都顺利。再下一步就是推广了。那天我满怀信心,将自己打印出的这套教材拿到一所中学附近,等待学生放学时向他们推销。我猜想它们或许会被学生一扫而空,瞧我的广告写的多好:优秀国外教材——圆你留学梦。

结果真的出乎意料——根本就没有学生朝这儿看。数以百计的中学生就从我的广告横幅之前走过,就算看见了也绝不回头。有极少数学生停下来多看了两眼,但还没等我开口介绍就统统走了。人流已经过去,现在偶然还有三三两两的学生走过,看到是卖书便连瞧都不瞧一眼。

当时就感到一盆冷水泼下来,心都凉了。看来现在的学生对知识没有任何兴趣!不过我不禁想到自己当年在学校里,全部的心思也就是扑在那些刁题怪题上,对它们之外的任何知识我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现在这些中学生和我当年又有何区别!一时间我感到自己仿佛勇气被抽光了似的。

下午学生上学时我想再试一下运气。选了一个就在校门旁边的位置。呵,开门之前,成百上千的学生推搡着挤在校门处,由于近在眼前,不少人留意了我的广告横幅,他们相互低估着:“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我就介绍起来:“这是国外的同步教材。国外教材比国内的好的多了。用国内教材其实是学不到什么东西的,唯有国外教材能让你学到真材实料。你可以对照着国内的进度来学,会有非同一般的收获的。”

他们吃惊的睁大眼睛,呆呆的盯着我的“商品”,便有一两个大胆的拿了几本来翻阅。然而正在这时,学校的大门打开了,所有学生便呼啦啦汹涌而入,那两个翻阅的也匆忙丢下书本往学校里奔去了。

看来,此路不通了。我不服气,便多次的在不同学校的门口摆摊,费尽口舌的向极少数偶然驻足的学生推销我那非同寻常的商品。有人非常留心的听我说,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但是,并没有一个人愿意花5元钱买下一小册。有一次我决定白送,然而那两个带着疑惑表情听我介绍的学生听说了“白送”,竟然嬉笑着逃也似的跑了,让我只感到无地自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当我决定“不干”之时,竟偶然卖出了一本,是一个中年人,自称对物理有兴趣,花十元钱买了两册,算是对我的一点安慰了。

我将自己的伟大计划和挫折同小项说了,他鼓着眼睛听我说,末了叹一口气道:“真难为你有心了,但你想想看吧,现在的学生忙学校的课程根本忙不过来,他怎可能还有心思去读课外书?”

我说:“我本来以为他们会愿意做个比较,看看国外国内的教材孰优孰劣,想不到是这样。”

“哎,你看他们每天写作业都写到晚上11点呢,他们会有心思去瞧课外书?哎哎,我真服了你了。”

“看来此路不通,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或是真的没丁点可能吗?”

小项便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或许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你去做家教,以老师的名义向学生教授这课程。”

我便立刻重见新大陆似的,这家伙,果然是有点子!是啊,为什么我不去做家教?以我物理研究所科学家的身份,不怕没学生吧!一旦教授“新教材”取得惊人成果,不怕得不到推广。

说做就做,我立刻出发去找家教,不想立刻碰了钉子,那些开家教的劈头就问:“你有教师证吗?”

我便了解到,要想在这些家教机构教课,一定得是在校老师,或者一定要考取“教师证”,我知道这个证可不容易考,得背一大堆的教育学、心理学、政治、历史什么的,我可没这儿心思,看来是无望了。但无独有偶,我想到一位开家教的朋友张小泉。这小张是一位下海的高中语文老师,开了个不大的培训班,专门辅导中小学生写作业,她曾说过,有她辅导监督,学生写作业九点多就完成了,没有她辅导就得做到十一点钟。

跑去找她“帮忙”,不想她立刻就应承了,我于是有了机会辅导三个中学生数学和物理,两男一女,都是初二。我自己预备课程,物理就直接用苏联的教材辅导,数学我就从英文教材上抄下例题,对着字典做起半路出家的翻译。

学生十分喜欢我的课程,虽然我以为他们并不能明确的分辨国外和国内教材的差异,但他们就是觉得我上的内容有趣,而且清晰易懂。遗憾的是他们的考试成绩提高并不大,因为外国的教材从不会出刁题怪题,所以他们缺乏“特殊训练”,不能对有效对付咱中国人引以为豪的“难题”。

然而仅仅几次课之后,在一次周末,其中一位学生刘华就对我说:“梁老师,我上完这一星期的课就不准备来了。”

我吃惊的问:“为什么?”

他说道:“因为我准备退学了。”

我大吃一惊,他接着道:“我上了你的课以后觉得你讲的特别有意思,而且觉得学校的课程真像你说的,都是很糟糕的,我不想学那些课程,我本来就讨厌它们,所以我决定退学。”

“你家里会同意吗?”

“我爸爸妈妈尊重我的意见,但是说如果我退学就要自己去谋生。我也做好准备了,要开始挣钱,书就不准备读了。”

我一时惊讶的语塞。一会儿才对他说:“不过,采用这些优秀的国外教程,你的进步会很快的,不久就可以远远领先于你同龄人,学校的课程会很容易对付的。”

“可是那些课程真的很无聊,我学了这些好教材以后,就再也不想呆学校里了。”刘华说。

我沉重的坐下来,仿佛自言自语的说:“这样或许也不差,学校一些课程不学也没什么……”

这时那位女生陈容也站起来,怯怯的说:“老师,我…我下个星期也不来了。”

我诧异了,再次感到一盆冷水浇下来:“为什么呢?也准备退学了?”

“我……我家里看到我考试的成绩没有提上去,而且我对他们说学校的课程很无聊,在家教梁老师那儿学的国外课程才有意思,他们就说不准备再让我来补课了,说不该用国外的教材的,会造成思想混乱。”

“可是我记得你曾告诉我说你家里非常希望你将来能出国留学,你父母怎么会反对你学习国外的教材呢?”我记得她的确这样和我说过的。

“他们说将来出国留学深造是好的,但是应当先用国内的教材打基础,说国内教材打基础比国外教材要扎实……所以他们不让我再来了。”

这时另一个男生蓝天也不安的对我说:“老师,我下个星期也不来了……我把刘华准备退学的事情和家里说,他们立刻不让我来了,说担心我也准备退学。”

“但是你并不打算退学吧?”我问。

“我并不打算的。但是他们担心,说国外的教材不适合用在中国,说会扰乱思想……”

这天的课程是怎么上完的我自己也不清楚,但昏昏乎乎时间一会儿就到了。末了我和几位学生交代了后事:“刘华你出去谋生若要学技术的话,最好要使用国外出版的教材;陈容,蓝天,如果说我还有什么建议给你们,就是建议你们不要花太多时间去做难题,那些题很刁蛮,但是提高效果很差,你们只要将一些很基础的题目做好就足够了。这样你们可以节省更多的时间,也可以学的更轻松些。唉,国外教材在中国可能水土不服了。”

这时几位学生都尴尬的笑起来。我也自嘲的笑笑继续说:“不过总之要轻松一些,没必要让学习把自己搞的太辛苦。好的。”

一会儿后,我的“老板”张小泉把我找过去,她用责备的口吻说:“我就说了最好还是别用国外的教材,可你就是不听,虽然你的科学造诣很深,但是你要结合学生的实际来教他们啊!家长看的是什么?就是分数!你能提高分数他们就高兴,不能提高分数他们就不满意。你记得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就是理论要和实践相结合,我相信你的理论是很有一套的,可是不能脱离实际啊!”

我说道:“我并没有脱离实际,我也注意和他们的课程进行同步辅导,可是国外的教材有些水土不服,没办法。”

她叹道:“唉,先不争这个了。刚才我和几个学生的家长通了电话了,刘华要退学这没有办法,但另两位学生的家长都表示如果你从此后只采用国内的教材来辅导,他们可以接受你继续上课。你看怎样?”

我讽刺地笑笑:“不怎样。这样的话我还是不教好了,说实话我之所以来家教就是希望用国外的教材启发学生,如果不准的话我还是不教了。”

小张显出失望的样子:“那也没办法了。哎,你不能脱离中国的国情啊!”

从那以后,我变得愤世嫉俗起来,看这个会怎么都不顺眼。同单位的小项听说我的故事后并没有嘲笑我,却感叹地说:“你真是有心人啊,难为你!可中国的国情就是这样,学校里都统一教材,而且什么都以分数为中心,国外教材肯定不适合中国的考试的。”

我说道:“从长期来看,它们也能让学生在考试中胜出,因为它们能提高学生的整个综合水平。”

“可惜人家要求短期就能见效呢,最好是立竿见影,放下去就见效!”

“都是因为家长……有一个麻烦在于,学生使用了国外教材后都会对国内的教材有意见,而家长不能容忍这点。”

“家长肯定不能容忍啦。”小项拉长了腔调说:“家长怎么能容忍孩子怀疑学校的教育呢?”

“咱们中国家长根本就不懂教育。”我愤愤的说。

“没办法啦,这就是国情啦。”

是的,这就是国情。然而知道“国情”后我并没有就此“心平气静”下来,反而更加的愤世嫉俗了。这个社会愚昧至极,而且就有那么一大批人顽固的支持这种愚昧,他们最害怕的似乎就是愚昧被识破。对了,“这批人”就是咱中国的家长,他们表面上都最最爱自己的孩子,千方百计的为孩子好,但他们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孩子愚昧,越笨越好。这真是忍无可忍!学生们学的是什么垃圾啊?却要从早上七点钟一直学到晚上十一点!有什么用吗?我不就这样过来吗?可我的水平连外国人的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了!悲!忽然我却意识到,在别人眼中我的“勤奋刻苦”是非常有用的——我进了国家物理研究所,有了铁饭碗,收入还挺高,这些都是别人“梦寐以求”的,我的“勤奋刻苦”不但有用,而且太有用了!我的经历会被无数的家长和学生视为“标杆模式”,愿意花费无数金钱和所有时间来追求。

呸,什么垃圾!我愤恨的想,这种所谓的“研究所”简直如同蛀虫,只知道一个劲的要拨款,却狗屁成果也弄不出!然而当我将这个“蛀虫观点”同一个朋友说了之后,他却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只一个劲的道:“哪里哪里呀!你的观点太极端了,没有几把刷子怎么可能进这样的研究所!”又一个劲的说研究所怎样怎样好,因为这工作如何如何稳定,收入如何如何高,可以买上不止一套房呢!

但是我对这研究所的怨恨与日俱增。有时我真想辞职不干了,可是那一份稳定的收入却又令我割舍不下了。哦,原来我也和其他人一样,一个彻底的利益之徒!

可是,这哪里能怪我!而且,在我看出了问题之后,就满腔热忱希望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可是他们不乐意!中国的家长们希望孩子越笨越好,有什么办法!

于是每路过学校门口,看到一大群家长用期待的目光朝学校里眺望,我就一哼鼻子,表示极大的轻蔑。然而当年我的父母又何其不是这样?他们走得早,已经到天上去休息了,但当初他们何尝又不是这样?

但我依然要鄙薄现在的家长,他们毁了中国的教育,毁了年轻的一辈,他们是罪魁祸首,罪不容诛。

但接着,我却遭遇了这样一个插曲,让我永远不能忘怀。

那天又是在放学时间路过一所学校,照例看见一大群家长在等候,我也照例轻蔑了哼了哼鼻子,不知怎么却有一种奇怪的力量敦促我停下脚步,要仔细的观看一下。这时放学了,一大群小学生从校门冲出来,各自寻找他们的家长,家长们也在各自寻找自己的孩子。一个男孩找到了他的妈妈,才见面那位母亲就迫不及待的问:“考了多少分?”

“99!”男孩得意的说。

“第几名?”

“第一名!”

“呵!”

母亲笑开了花,她那温柔的手抚摸着男孩的头发,男孩害羞的躲避,然而笑脸上却洋溢着无边无际的快乐和幸福。

我心里正准备嘲笑,却忽然想起自己当年的一幕来:
那是十年前。那天我在年级考了第一名,回到家和爸爸妈妈说了,妈妈高兴的眉开眼笑,爸爸也特意打开一瓶茅台酒,一起为我庆功。一整个晚上我们家都像过节,我们天南海北的谈笑着,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如今父母虽然已在天上,但此刻回想起那个晚上,他们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我似乎再次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感受到和家人一同憧憬未来的美好之情。妈妈说:“小石以后要考清华大学呢!”

爸爸说:“小石有这个实力,将来成为高科技人才。”

妈妈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爸爸说:“小石将来何止是不怕,会成为到处抢着要的科技青苗呢!”

而我呢?除了幸福还是幸福。生活是这样美好,当得到爸爸妈妈加倍的爱的时候,我仿佛置身于天堂中。

我扭头望向那对母子,此时他们正肩靠肩有说有笑的走着,留给我的是难忘的背影。当他们转过一个弯时我再次看到了那位男孩的笑脸,我便知道此时的他就仿佛身处天堂。而他的母亲,正在把最纯真和美好的爱倾泻在他的身上。

我愣住了。回过神之际,却发现泪水已经打湿了衣襟。#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期盼中国籍的诺贝尔奖得主
中国为何少核心技术?官媒:60%科研经费被出差开会
大陆超3万亿科研教育经费成黑洞 花不完要罚款
企业家向美国大学捐1亿美元 陆学界炸了锅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神秘泰山会解散 德州奇兵赢一局
【远见快评】德州首胜拜登 川普早有远见?
【秦鹏直播】德州受够了?议员提独立公投法案
【时事纵横】布林肯上任说啥 蓬佩奥备战2024大选?
【重播】美国务卿布林肯首次媒体发布会
【时事军事】台海局势紧张 美航母战斗群进南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