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餐馆、职介所被诉“剥削”案听证

墨裔餐馆工部分为偷渡客 每天工作十几小时 夜宿桥洞

(Flickr)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唐明镜编译报导)芝加哥中国城谭继平公园附近的桥洞下,住着很多无家人士。大部分是流浪汉,但也有一些是平日在中餐馆上班的打工仔,切菜、刷盘、擦地,或给自助餐盘添菜的小工。

这些人白天在餐馆工作十多个小时,晚上回到桥洞侃大山喝啤酒。有的睡在光秃秃的床垫上,有的靠在旧家具上。他们最显着的“家当”是购物推车,周围堆放着空瓶子、硬纸板。

2015年,伊州检察长麦迪根(Lisa Madigan)对中国城的三家职业介绍所和郊区两家自助中餐馆提出公诉,称他们非法剥削拉丁裔劳工。诉讼于10月10日本周三进行听证

诉状说,这些工人每天工作12~14小时,从早上10点开始至晚上10点~12点才下班,一周6天如此。月薪仅1千到2千美元,相当于$3.5~$6的时薪,远低于伊州规定的$8.25的最低标准。

诉状还说,工人们生活环境恶劣。一家餐馆的老板让15个工人挤在一套只有1个卫生间的三居室里,没有家具,只有工人自己从垃圾箱捡来的肮脏床垫。

39岁的Ruiz是谭继平公园桥洞下的“居民”。他六年前从墨西哥偷渡到美国,起初当建筑工,后来从中文报纸上看到招工广告——在餐馆洗盘子,包住,月薪2千美元。Ruiz动心了,三年前转向餐馆工。

但Ruiz在每个餐馆都呆不长久,或者是工作太繁重、工资太低,或者是老板不友好,几个月后就跳到另一家餐馆。他走遍中部各州,但根基仍在芝加哥。工作中转期间,他就到桥洞住几晚。

餐馆找零工 职介所搭桥

芝加哥中国城有多家职业介绍所,他们是餐馆业主和零工们之间的“桥梁”。麦迪根的诉状中列举一家餐馆前主厨的话:需要工人时,他就会给中国城的职介所打电话,说明要找什么样的工人,能支付多少工资。

职介所会根据餐馆业主的要求,介绍华人或墨裔,介绍每一个工人的手续费是$120~$220。餐馆得到工人后,将这笔手续费从工人的首月工资中扣除。

麦迪根的诉状上说,职介所通常给这些工人们提供床位,10美元一晚,并告诉他们不要太靠近窗户。

27岁的Beto也是从墨西哥偷渡到美国的。他的第一份餐馆工是在威斯康星的Appleton市。他说,职介所有时并不告诉他确切的工作地点,只是写一张便条,上面只有目的城市和州,如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市,一两个联系电话,并写着月薪2100美元,巴士费100元等简单信息。等他到了那里,照便条上的电话打过去,又有人来把他接到更偏远的小城去。

Beto说,有一次他还没工作多久,餐馆业主就把他退回到职介所,因为老板不喜欢他身上的刺青。餐厅经理经常对拉丁裔工人大喊大叫,称他们“迟钝”或“愚蠢”。Beto说,餐馆打工仔不是老墨就是华人,但在老板心目中,老墨更廉价些。

Beto说,自从他接受媒体采访后,他被餐馆辞退了,而他寄放到顺英职介所的行李被扔出来,放到职介所门外的一个长凳上。他希望能在附近的另一家职介所睡一晚,也被拒绝了。

2010年至2016年间,经芝加哥三家职介所介绍的墨西哥裔工人所去的主要中西部城市。(威斯康辛州调查新闻中心)

三职介所遭诉

中国城有三家职介所在麦迪根的诉状中被列为被告。它们是位于2228 S Archer Avenue的顺英职业介绍所(Shun Ying Employment Agency),211 W. Alexander的中国职业介绍所(China Employment Agency),以及2276 S. Blue Island的大本营职业介绍所(Jiao’s Employment Agency)。

法官判处大本营职业介绍所支付伊州政府1万6千5百美元的罚款。中国职业介绍所遭诉后就停业了。顺英职业介绍所仍在营业,在申诉中。

这些职介所在诉状中都反驳道,时薪和工作条件是由餐馆决定的,他们不负责。

诉状中还起诉了两家中餐馆。Cicero的Hibachi Sushi Buffet被判补偿7名雇员短缺薪水以及罚款,总额达9万4千美元。Elk Grove的Hibachi则被判补偿4名员工加罚款,总额10万美元。

Ruiz说,尽管有了诉讼,他还是得通过这些职介所找工作,工作条件没有多大改善。他刚辞去芝加哥北郊Waukegan市一份餐馆工,在爱荷华州一家餐馆打工。◇#

责任编辑:温文清

评论
2018-10-12 10: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