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给编辑的信 : 澳洲应关闭孔子学院

图为《假孔子之名》海报。(官网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9日讯】

文:墨尔本新梅

上个月,获奖纪录片《假孔子之名》(In the Name of Confucius)即将在维多利亚大学举行放映会前不久,在主办方已经交付租金的情况下,维多利亚大学突然取消租借场地,这件事情非常非常地让人震惊。感谢贵报的及时报导,让澳洲民众能及时了解到这一切。我想借贵报一角,分享我个人的一些经历,希望澳洲政府和大学机构能意识到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的危害,考虑在澳洲永久关闭被中共利用输出邪恶文化的所谓的汉语教学机构。

我本人是1991年在“六四天安门惨案”之后逃离中国的。八九年“六四”期间,我当时正处于研究生毕业阶段,当时具备高学历的人不多,而且我个人拥有中共统治下的社会个人能获得的所有好东西。比如,我父亲是所谓的“老革命”,就是帮中共打败国民党建立中共政权的一类人。我个人呢,大二的时候就已经加入了这个中共,可以享受到很多党员才有的特权。而且因为是成绩拔尖的学生,又担任那种所谓的学生会干部,即将研究生毕业了,留校任教应该不是问题,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周围的人也都说我前途无量。

但“六四”对学生和市民的屠杀,让我清醒了。

当时在八九民运的时候,我也跟着大家一起去天安门, 只是想表达一点反腐败的诉求, 希望政府听一听民主的声音, 给老百姓一点儿民主的选择。心态觉得很纯净,但没想到换来的是大屠杀!

当时我26岁,在成长过程中接受的教育都是中共的宣传, 自己多多少少知道一点中共在一些事情上掩盖真相,但并不知道被骗得那么深。

“六四”惨案发生的当天夜里,因为家住北京, 我实际上是被家里人强拉着离开天安门广场的。惨案发生后,我万念俱灰,那些子弹,其实也打碎了我对中共的所有幻想,也打碎了在自己的国家自我发展的梦想。于是我想尽办法逃离了那个恐怖的社会!

1991年我移民来到澳洲,心里觉得很欣慰,终于和这个中共统治下的社会彻底分开了,在西方能自由地追求自己的事业。但心里仍然抹不去“六四”屠杀之夜在心灵深处留下的恐怖烙印,我对中共的这一套党文化深恶痛绝。

但没想到的是,中共现在竟然利用经济贸易做要挟,把中共这种骗人的文化往西方悄悄地输出,而且居然渗透得如此厉害。更让人气愤的是,它还是打着所谓的宣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幌子,假传统文化之名来输出邪恶的本质! 真的是太让人震惊了——在澳洲这样美好、自由、民主的国家,中共却试图把如此残暴的共产专制思想输入澳洲,怎能不让人忧心?这真让人无法忍受!

中共夺得政权以来, 一直持续这样的欺骗宣传,让人与人之间除了利益之外,没有别的,除了钱就是权,就这两件事情。中国传统文化让他们遭踏得一塌糊涂,所以在中国的时候我根本就不懂什么是中国的传统文化。

人与人之间“和为贵”,这是中国的老话,孔子的学说讲述的重点也是一个“和”字。这都让中共给糟蹋了,也砸了孔先生的碑,孔庙全给砸了。但是他们为了输出中共的专制残暴文化,他们重新扶起被他们砸倒的碑,重新建起孔庙,然后再放进他们想要骗人的“馅儿”! 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我来到澳洲是为我自己, 也是为我自己的孩子和后代的未来,让他们远离那样一个邪恶的中共暴政、远离那样一个人与人之间毫无诚信、假话随口即来、除了利益之外没有任何价值观可言的社会!

可是呢,我确实非常震惊于自己的孩子有可能在澳大利亚遇到这种孔子学院。这种盗用孔子之名来贩售根本不是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东西,这种欺骗是无法容忍的。这种学校于民于国有百害而无一利! 同时呢,也不希望澳洲的老百姓遭受目前中国百姓所承受的恶运!为了保护澳洲价值观,学校必须关闭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

请参阅电影 《假孔子之名

In the Name of Confucius Movi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CdTgRHv_2o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