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枪击嫌犯家境优越养母溺爱 无法独立生活

人气 4116

【大纪元2018年0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发生在2月14日的佛罗里达校园枪击事件,嫌犯行凶原因至今仍是个谜。美国媒体首次采访到嫌犯行凶前寄宿的家庭,揭开19岁嫌犯不为人知的一面。

收留佛州校园枪杀案嫌犯的夫妻说,克鲁兹(Nikolas Cruz)在行凶前很正常,他们至今仍不解,一个19岁的少年是如何变成一个杀手的。

史尼德(James Snead)和他太太金佰利(Kimberly Snead)同意克鲁兹借住他们家。他们表示,克鲁兹生活不能自理,他虽然行为有点古怪,但看上去变得比以前快乐。

“我们让这个怪物跟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我们并不知道”,金伯利周六(2月17日)在接受南佛罗里达《太阳前哨报》(Sun Sentinel)专访时说,“我们没有看到他的另一面。”

“每个人似乎都知道的事情,我们毫无所知”,史尼德说,“就这么简单。”

这是这对夫妻在案发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史尼德现年48岁,是退伍军人和军事情报分析师,曾在1988年至1996年期间在中东任职。金伯利,现年49岁,是新生儿重症监护护士,专门照顾早产和生病的婴儿。

在佛州校园枪杀案发当天,克鲁兹仍与史尼德一家生活在一起。2月14日,他持AR-15步枪走进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枪杀17人,这是自康州胡克小学枪杀案以来最致命的校园惨案。

嫌犯丧母 带着悲痛进入朋友家寄宿

三个月前,史尼德的儿子问他们,是否可以让他的朋友克鲁兹在感恩节时搬进他们的家。克鲁兹是孤儿,他的养母在11月1日死于肺炎。他短期住在兰塔纳(Lantana)养母的一个朋友家,但他想搬出来住。

史尼德夫妇认为克鲁兹可能由于枪和钱的原因,离开了他在兰塔纳的养母朋友家。

克鲁兹告诉他们,他将从已故父母手中继承至少80万美元,大部分钱将在他22岁时获得。史尼德夫妇表示,他们看到的文件支持克鲁兹的说法,克鲁兹本可以在经济上衣食无忧。

克鲁兹认为兰塔纳的朋友在偷他的钱,但史尼德夫妇怀疑后者是无辜的。克鲁兹可能是遭到身份盗窃,他们说他的银行卡被盗刷近2,900美元。

史尼德夫妇很快就同意了儿子的请求,让克鲁兹搬进来,当时他们有意识到克鲁兹仍对养母的去世深感悲痛。

养母太过溺爱 嫌犯连微波炉都不会用

在他们看来,克鲁斯的养母似乎太溺爱他。“他非常幼稚。他不笨,就是幼稚。”史尼德说。

克鲁兹不会做饭,他们还得告诉他如何使用微波炉;克鲁兹也不会洗衣服,也不会自己开车外出。

他买了一辆自行车,骑着它去附近的一元店(Dollar Tree)工作。

史尼德夫妇自己有三个男孩要抚养,他们开玩笑地说克鲁兹是在进行“成年人101”的教学过程。

他们坚持要克鲁兹参加由学区开办的成人教育班,并且每天开车送他去上课。克鲁兹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克鲁兹似乎表现得不错,他还曾说想成为一名陆军步兵。最近有一名军队招募人员拜访学校,这令他很兴奋。

在校园惨案发生的前五天,金佰利带克鲁兹去一家诊所,希望他能够接受治疗。克鲁兹说他乐意接受治疗,但不喜欢吃药,然后他拿了一张诊所的名片,还说他的健康保险涵盖了哪些项目。

“让这个年轻人走上正轨,这个家庭还有什么可能(没做的吗)?”他们的律师刘易斯(Jim Lewis)说,“他们想要做件好事,但事情变得对他们来说非常可怕。”

枪有锁在保险柜 嫌犯暗自留备用钥匙

史尼德家里有很严格的家规,他们告诉克鲁兹必须遵守这些规矩。“我告诉他说我们有家规,他遵循每一条规则。”史尼德说。

家规包括对枪支的安全管理。这对夫妇对枪不反感,但坚持枪支安全管理。

他们允许克鲁兹把他的枪带进家,在克鲁兹搬入当天,就要求他买枪保险箱、把枪锁起来,枪保险箱就放在克鲁兹的房间里。克鲁兹有好几把枪,包括AR-15和另外两支来福枪,同时还有刀、BB枪和弹药枪。

但是史尼德以为他有枪保险柜的唯一一把钥匙,随后他才意识到,克鲁斯也为自己留了一把钥匙。史尼德一家有自己的枪保险柜,存放自家的步枪,这是几年前他们家遭窃后购买的。

他们告诉克鲁兹,他必须得到许可,才可取走枪支。自从11月以来,克鲁兹只提了两次要求,一次他们回答说“好”,一次说“不行”。

案发前 嫌犯跟平时一样很正常

据他们所知,克鲁兹没有跟任何遇难者很亲近,他们也没有看到克鲁兹表达过对任何一个被枪杀人士的不满。他们对他为什么这么做没有一点头绪。

他们说,在校园惨案发生的头一天晚上,克鲁兹就像其他人一样正常。

他们表示,克鲁兹有一些奇怪的饮食习惯。他会在牛排和奶酪三明治里悄悄放一块巧克力饼干。他晚上8点左右就上床睡觉。

他们说他们确信克鲁兹曾被霸凌,他是那种会吸引坏人注意、被欺负的小孩。

他想要有一个女朋友,因为他显得很孤独。史尼德夫妇说他们没有听说过克鲁兹与女孩分手、跟踪还有打架的谣传。

他们也没有看到克鲁兹虐待动物的迹象。他们家有养两只狗和六只猫。如果他对动物不友好,他会被他们家赶出去的,而克鲁兹似乎喜欢他们家的宠物。

周三早上,克鲁兹告诉他们,他不需要他们开车送去学校:“今天是情人节,我不要在情人节上学。”

三周前,克鲁兹在房子里摔了一跤,右手的第五掌骨出现“骨折”。他们现在认为他在开枪当天,把手上打的石膏去掉了。

案发当日 嫌犯搭Uber前往学校

金佰利当天早上10点左右还看到克鲁兹。克鲁兹说他要去钓鱼,等金佰利回去时,发现克鲁兹已经走了。因为当晚她值夜班,所以她又回去睡觉。

案发当天,克鲁兹还给史尼德的儿子、他的好友发了几条短信。其中一条是,克鲁兹问他在哪个教室,并说自己要去看电影。

后来他发短信说他有“重要的东西”想告诉他的朋友。后来他又回复说:“没啥。”

当局的调查显示,这些简讯是克鲁兹搭乘Uber前往道格拉斯高中途中发出的。他的最后一则短信是给史尼德家的儿子,只有一个字:“哟(Yo)。”

2月14日下午2:30左右,史尼德家的儿子在惊慌失措下打电话给父母。他说自己很安全,但听到校园里有枪声。他帮助同学爬上栅栏、到了邻近的Westglades中学避难。

史尼德告诉儿子去沃尔玛,他会去那接他。

嫌犯与寄宿家庭的最后一次见面

当史尼德开车去沃尔玛的途中,接到一名特警长官的电话,问他的儿子克鲁兹在哪里。史尼德告诉他说,克鲁兹不是他的儿子,他不知道克鲁兹在哪里。

当他继续开车,并且把克鲁兹和凶手两个人放在一起时,他开始觉得害怕,并立即打电话给这位长官。史尼德告诉警察,他最后知道的是,克鲁兹独自一人和他太太金佰利在一起:“我需要派警察去我家,确保我妻子没问题。”

史尼德打电话给他的儿子说,他需要先检查妈妈是否安全,于是立刻开车回家。

当时,金佰利在睡觉,因为她晚上值夜班。警察用枪砰地一声踢开门,喊道:“举起手来。”

他们问她你儿子在哪里,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儿子做了什么可怕的事,但随后意识到他们问的是克鲁兹。他们搜查了整栋房子,那时候克鲁兹已经被抓。

随后史尼德也回到家中,他们被带到布劳沃德警察总部,在那见到他们的儿子。他们后来意识到,他儿子也被侦探质疑是否参与此事,但很快调查人员解除了对他的怀疑。

在他们等待的时候,克鲁兹被带进大楼,当时他戴着手铐、穿着病号服。

金伯利忍不住冲向克鲁兹,但史尼德把她拉了回来。

“这是真的吗,Nik(克鲁兹的名)?真的吗?”她对克鲁兹大喊。

“他说他很抱歉。他向我们道歉。他看起来很迷茫,完全迷失了。”史尼德说。“那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他。”#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19岁枪手持AR-15在佛州高中扫射 至少17死
川普:有迹象表明佛州高中枪手精神失常
无法形容的悲剧 佛州高中血案枪手被控17罪
佛州校园惨案 川普:孩子们永远不会孤单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中)
【新闻看点】中共威胁台湾泄困境 打台恐很惨
【时事纵横】美中拉锯战 TikTok微信命运未卜
【珍言真语】桑普:美台互动彰显世界变局
【拍案惊奇】中共管控党员怕分裂 紧盯境外提款
【西岸观察】谁会是川普的大法官人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