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诗解党话词语系列(43)

伍新:解“机构改革”(“精兵简政”)

中共“机构改革”实质是邪灵变换附体社会的载体即其魔教管控场所

人气: 80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7日讯】【解体党文化】之六:习惯了的党话(上):中共盗用国家政权对民族文化和语言的深刻伤害,可以说前无古人。语言是思维的工具。被党文化严重污染的语言,严重地损害了人们反思中共、反思党文化、构思民族未来的能力。很多人都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人们用中共制造的语言批判中共,愤怒声讨中共的文章仍然称中共建政为“解放”,有人在“退党声明”中仍然说“我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让人简直难以分辨他到底是要唾弃中共,还是要感激中共。在中共政权摇摇欲坠、人民亟待回归正常人类文化的今天,认清附着在民族语言上的党话,清除党话,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任务。

——题记

机构改革,又来一波①。红朝二会,难耐寂寞。
末日气氛,个个忐忑。改革一嚷,绝似未绝。
勾蒙幻想,梦解危厄。一波一波,如是胡折。
公章门牌,积木拆摞。玩烂扔掉,新补几个。
初摆特好,卖瓜王婆。多好没见,转脸改革。
必要十分,迫切特别。曰门难进,曰脸难看。
曰事难办,低效互绊。不改不行,改了了得。
消肿提效,根除沉疴。结果未果,就再改辙。
昏鸦老调,几无新嗑。反复折腾,在干什么?
斗争哲学,折腾快活。嗜权嗜血,权利重割。
陷阱盖旧,翻新涂抹。改装换车,自证正确。
历来如此,不改邪恶。也有变更,六吆五喝。
过往高声,精兵简政。兵肿政臃,自我治病。
延安就叫,窑洞雾浓。里外都骗,买马招兵。
抗日八年,偏安扩充。割据游击,坐大逞凶。
那叫革命,乱改狂动。分田分地,火火红红。
互助组撤,合作社成,人民公社,万岁喊疯。
联产承包,地改国姓。农民失地,寸土党统。
城镇一样,工人照穷②。改称改革,国库分搁。
部分先富,暴肥一伙。产权明晰,国企肉剁。
闷声发财,赵家家挪。机构改革,密切配合。
条条党路,门门仆客。仔奴掌柜,白手红戳。
精简尽嗑,权利死搦。官吏队伍,减中增扩。
临时机构,限中增多。楼堂馆所,禁中增扩。
政府大楼,当先增阔。三公消费,缩中增额。
政法系统,日益显赫。维稳产业,肥差豪座。
活摘兴隆,四海揽客。维稳花销,举世惊愕。
超过军费,直升不落。军队不服,雌雄竞决。
攀比双升,税负重荷。党务部门,地下本色。
扩编保密,预算偷摸。国库党柜,光花不说。
党委支部,无门不破。附体社会,不留空格③。
该管不管,不该乱涉。行政再变,党都随挪。
无所不及,领导一切。机构改革,此为窍诀。
增效转风,满口空诺。七提八提,效率总低。
七转八转,作风老劣。党政两套,重压盘剥。
国富民穷,国乃空壳。贪官贼富,百姓坑苦④。
如此作恶,终究为何?终极目的,毁人不舍⑤。
机构何干?魔教场所。谎言常变,下驴就坡⑥。
当前改革,刀大斧阔。想干什么?绝境求活。
能干什么?党墓自掘。因为而今,党到路末。
腐败透顶,逆天不赦。上当连连,幡然多多。
众明真相,竞把党唾。三退先驱,三亿将过。
人心尽失,民怨连锁。老路新车,加速覆灭。
有意无意,皆此效果。看看九评⑦,大势明确。
读读巨著⑧,了然轮廓。抱党保党,徒劳梦噩。
天要亡党,谁保谁折。人算不算,天算定夺。
顺天弃党,方为上策。二会幕闭,下幕怎揭?

注:

1、据阿波罗新闻网2018年3月14日讯,中共国务院机构改革草案13日正式出炉,成为海内外舆论焦点。有分析认为,中共的机构改革始终走不出“精简机构后逐渐臃肿,臃肿后又被逼精简”的怪圈。

2、“纵观共产党国家,夺得政权之前,是利用工人和农民当炮灰闹革命,夺得政权之后,工人和农民仍然是被压迫的最底层,看看那些所谓的革命老区,人民仍然苦不堪言。中共的前三十年工人和农民苦,‘改革开放’后受苦的还是工人和农民。几亿农民工为中国的经济打拼,却永远生活在社会的底层。一个户籍制度就把多少人变成了‘二等公民’。共产党的既得利益集团占有了绝大部分的国家财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二章 红魔阴谋 毁灭人类(下),大纪元2017年11月23日)

3、“中共最厉害的暴政统治工具是网罗式控制。以组织的形式,把犬儒主义加到每个个体身上。它不在乎前后矛盾,出尔反尔,就是要以组织的形式剥夺个人与生俱来的做人权利。政府统治的触角无处不在。无论城乡,人民都要由街道委员会或乡委会管理。一直到近期,就是结婚,离婚,生孩子,都要通过它们的同意。党的意识形态、思想体系、组织方式、社会结构、宣传机制、运作体系都为这种强权统治服务。党要通过政府体系来控制每一个人的想法及每一个人的行动。”(《【九评之三】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

4、“其实,工人和农民摆不脱的苦难,正揭示了共产主义的一个邪恶的秘密。”

“共产主义声称要实现一个消灭阶级、消灭国家、消灭私有制的‘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人间天堂。“

“无产阶级专政的时候,这个政权大大小小的各级领导人就成了新的特权阶层,也就是特权阶级。因为不信神,‘天不怕、地不怕’,所谓‘共产主义道德’也就只能是动听的口号而已,他们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人民的‘仆人’。

跟着共产党闹‘革命’的工人和农民,除了进入特权阶级的个别人,绝大多数到头来还是被特权阶级压迫的受害者。”

“消灭阶级的本身又在创造着新的阶级,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如此往复,折腾来折腾去,受苦的还是工人和农民。”

“‘受苦的还是工人和农民’揭示了邪灵安排共产主义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给它安排出路。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社会根本就不可能实现,难怪马克思也就不说如何过渡了。

从人的层面上看,马克思主义就是走到哪儿算哪儿,不了了之而已。”

这个“不了了之”的背后,隐藏着共产主义的天大阴谋──毁灭人类。(《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二章 红魔阴谋 毁灭人类(下),大纪元2017年11月23日)

5、“正如本书多次指出的,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和低层空间的各种败物构成,实质是一条蛇,在表层空间的表现形式是一条红龙。出于恨,它屠杀了超过一亿人,破坏几千年的辉煌文明。出于恨,它肆无忌惮地败坏人类道德,引诱人远离神背叛神,达到最终毁灭人的目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结语,大纪元2017年12月07日)

6、“建立党文化的魔教场”:“只是从人中洗劫神造的一切,共产邪灵并不满足。为了实现其终极目的,它同时在人间建立了一个巨大的党文化魔教场,让人‘自然’地生活在其中而浑然不觉。党从暴力杀戮开始胁迫人们生活于其中,到大‘骗’让人习惯生活于其中,直到人以为世界就是这样构成,自觉地服从这个物质场的规矩和限制,想共产党之想、言共产党之言。党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的前途’,人们就想,‘离开了共产党,谁能领导我们的国家’;党说‘反党就是反华’,人们就混淆了谁是党谁是中华。”

“在党国中,国人没有信仰的自由,不能自主地选择信仰。人不相信有神,不知道自己有信神的权利,共产党的邪恶伎俩得逞了。”

“有信仰的人都知道神度人,都有相对应的天国世界。党也模拟着为中国人造了一个党文化的生活范围,一个封闭的没有上天的人间物质环境。”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五章 邪灵篡位 文化沦丧(上),大纪元2017年12月01日)

7、九评: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

8、巨著:九评编辑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8-03-17 4: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