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最低工资开涨 引发裁员或价格上涨?

4月1日最低工资增长刚刚开始执行,在全国有31家连锁店的Mojo咖啡厅,就应声提高了每杯咖啡的价格。虽然每杯咖啡的价格只增加了10分,但这个举动在各界都引起热烈讨论和很大震动。(Arthur Edwards – WPA Pool/Getty Images)

人气: 7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从4月1日开始实行的最低工资上涨计划,已经开始了10多天,由于最低工资上涨而引发的一系列反应也开始逐渐显现。尤其对一些小商家和靠雇用最低工资员工运作的连锁快餐店,冲击相对更大,有些可能会因为利润的挤压无法再运作,面临要么减少员工,要么提高商品价格。

政府计划从今年4月1日起,新西兰工作者的最低工资,从原来的每小时15.75元,增加到每小时16.50元,每小时比原来多出75分;

政府的最低工资上涨计划将分步实施,到2021年,新西兰工作者的最低工资,将达到每小时20元钱。

按照政府的统计数字,这次的最低工资上涨,是10年来新西兰最低工资涨幅最大的一次,将惠及16.4万名赚取最低工资的民众。

“不只停留在最低工资增长”

在最低工资还没有正式开始增加之前,很多小企业就已经表示,他们可能难以支付最低工资增长而导致的额外支出。

不过,仅仅每小时75分的最低工资涨幅,似乎造不成太大冲击:

– 如果一个全职工作者,每周工作40小时,那么原来赚取最低工资的,每周的税前收入将增加30元,每年的税前收入则将增加1500元。

– 如果一个商家有10名雇员赚取最低工资,老板将每年多支出1.5万元;

– 如果是只有几个员工的小商家,那这部分支出每年只有几千元,也就是老板的收入每年将会减少几千元——一般来讲,这个数目似乎不会导致商家因为损失太多而无法运作。

新西兰商业(Business NZ)首席执行官柯克·霍普(Kirk Hope)说,最低工资增长的影响,不会只停留在那些赚取最低工资的员工,会导致连锁反应。“如果一些更有能力的员工,现在赚取高于最低工资标准的每小时18元的工资,那他们可能也希望增加工资,而不仅仅限于那些赚取最低工资的人。”

著名时事节目主持人麦克·豪斯京(Mike Hosking)也认为,最低工资的增加,将引发一系列反应,会造成经营成本增加。如果企业无法吸收这部分额外支出,那就面临两个选择——要么裁员,要么涨价。

最常用的方法当然是涨价,但如果你的商品涨价导致你销售额减少,无法抵消额外工资支出时,雇主只能被迫减少员工。

豪斯京说,经营成本的增加,不只会使咖啡和快餐食品涨价,其它相应的生活必需品也都会逐渐提升价格,使整个市场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咖啡涨价 只是个别现象?

4月1日最低工资增长刚刚开始执行,在全国有31家连锁店的Mojo咖啡厅,就应声提高了每杯咖啡的价格。虽然每杯咖啡的价格只增加了10分,但这个举动在各界都引起热烈讨论和很大震动。

有人断言说,这标志着这家公司没有足够的钱支付员工工资,但Mojo高层否认了这一说法;还有人批评说,Mojo以这种方式来抗议政府的最低工资增长计划,对此公司高层也赶紧澄清,表示咖啡涨价是因为“做得不好”,同时赚取较高工资的员工也会相应获得工资的增加。

Mojo的营销主管泰-蓝·马克(Tay-Lann Mark)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工资成本是企业最大的单一成本,其影响并不只是从每小时15.75元增加到16.50元,因为这只影响到我们团队的一小部分人,但更多的是下一个工资支出增加所引发的连锁效应。”“随着政府对最低工资进行下一次调整,我们将继续保持对价格的审查。”

惠灵顿的酒店集团Village Accommodation拥有60名员工,其中一半是兼职员工。董事总经理亚当坎宁安(Adam Cunningham)表示,酒店不得不提高价格,因为利润率本来就很少,无法应对额外成本花销。“在接下来的12个月内,仅仅这一增长就会增加100万元的成本开销,而我们没有100万元的利润额可以用来抵消这笔开销。”

最低工资提高将导致更多失业?

商业创新和就业部(MBIE)最近发表的一份分析报告指出,最近一次最低工资提高,可能会导致失去3000个就业机会。

新西兰商业首席执行官霍普说,雇主们需要制定战略。“如果他们没有能力吸收更多成本开销或转嫁给其他人”,那就只能减少员工人数。“如果最低工资增长过大,人们就会失去工作。”

惠灵顿商会首席执行官约翰·米尔福德(John Milford)也说:“如果一个企业不能因为价格上限而吸收成本,即无法靠提高产品价格来抵消员工工资的额外支出,那么可能就会对就业产生影响,因为员工可能会因此失业。”

政府雇佣关系部部长伊安·利斯-盖洛韦(Iain Lees-Galloway)表示,这是工党计划改善新西兰人工资和生活条件的一部分。他说,“据估计,最低工资的上涨,将通过低收入工人的工资向经济注入1.29亿元,使资金重新流入经济体系——因为低收入人群更有可能将工资用于看医生等重要事情,可以继续工作并购买更多健康食品,而这部分支出正是太多新西兰人难以承受的。“

“工人们值得赚这么多”

位于南奥克兰Mangere的欧莱雅( L’Oréal’s)配送中心,已经决定把员工的最低工资,提高到今年的最低生活工资——每小时20.55元,这是工会和员工们通过罢工和磋商后获得的。而罢工的起因,是其中一名员工因无法负担房租而不得不住在车上。

生活工资是生活工资运动组织按照最低生活标准所计算出来的最低工作收入,是自愿的,取决于雇主的认知程度。

这个部门所属工会——第一工会(First Union)说,“这些工人的工作,值得赚这么多”。这个新的最低工资,使这家公司的员工平均每小时多赚4元钱,每周平均多得160元收入。

此前,主流媒体报导了很多实例,表示即使很多奥克兰民众赚取现在16.50元的最低工资,也无法负担奥克兰的最基本生活。

上周,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拥有赌场、酒店和会议中心的天空城集团(Sky City),也计划推进提高最低工资的速度,在目前每小时16.50元的基础上,在未来三年里平均每年增加7%,到2020年,员工的最低工资将达到每小时20元,比政府预计的2021年提前一年。目前,这家公司共有4000名员工,其中约有1750人赚取最低工资。

新西兰贸易工会理事会主席理查德·外格斯塔夫(Richard Wagstaff )表示,“我们支持2021年最低工资上涨到每小时20元,因为这接近生活工资,这是工作民众和家庭能够积极参与社区活动所必需的金额。”

“我们的实际工资落后于生产率的提高,最低工资并不是我们确保所有新西兰工作民众获得公平收入的唯一工具,更好的集体谈判安排至关重要。”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