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忍痛7.5万步 陈彦博夺不丹高山超马总冠军

台湾极地超级马拉松运动员陈彦博勇夺不丹高山超马赛总冠军。(陈彦博提供)

人气: 4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台湾极地超级马拉松运动员陈彦博挑战不丹200公里高山赛,在6天5夜的赛程中,在第4天他的双脚脚皮已经被磨光,袜子和跑鞋也都渗血,但他仍以意志力完成赛事,6月1日拿下超马赛总冠军。

今年是陈彦博挑战极地超马的第10年,5月25日父母送他到机场,开始长途飞行到达不丹后,他27日在喜马拉雅山山区的山谷间,参加6天的不丹高山超马赛。他赛前说:“不丹200公里高山赛,6天分站,总海拔爬升10,840m,总海拔下降- 8,980m,双脚将会有很大的负担,乳酸也将会很难排除,都必须要看路段来判断体力的策略分配,希望这次双脚能平安完赛”。

陈彦博勇夺不丹高山超马赛总冠军
台湾超马好手陈彦博6月1日勇夺不丹高山超马赛总冠军。(陈彦博提供)

在比赛前,大会医生团队说,特别要注意赛程第二天的森林路段会有蚂蝗,去年有两位选手被咬。陈彦博在第二天赛事就被蚂蝗咬伤,他形容:“蚂蝗咬住肉正在吸血,而且还在蠕动变的好大一只;一直用手指用力弹掉,但它实在咬太紧了,每弹一次蚂蝗就想钻进去肉里,眼看法国选手把我拉远,不管那么多了!直接用手抓起来丢出去,伤口出现一个小洞的伤口”。

陈彦博勇夺不丹高山超马赛总冠军
陈彦博因为脚跟起水泡、破皮,身体状况其实不好,一度想要放弃比赛,但是他还是及坚强的意志力撑了过来,最后拿下冠军。(陈彦博脸书)

陈彦博说,随着高度越高,赛事第三天的早上气温也越来越低,而赛程要跑到海拔3,605m,也是这次比赛最高的地方。他说,上坡几乎是80度的倾斜,喘到几乎快要吐出来,告诉自己一定要一撑着到山顶,但头开始晕眩,整个体能状况垂直望下掉,他撑着跑到终点,和法国选手单日并列第一。

第四天赛事中,陈彦博发现后脚跟开始有点刺痛感,“不知道是树枝或是小石头,但我没时间脱鞋检查,停下来又会被拉开了,但不知道这小痛,后来酿成极度严重的大祸。一路陡下的地形、碎石、转弯,摩擦的越来越厉害,我痛到一直咬牙,和握拳头去分散注意力,但这剧烈的疼痛直逼我大脑,痛到在大脑尖叫,终于撑到终点”。

陈彦博勇夺不丹高山超马赛总冠军
台湾极地超级马拉松运动员陈彦博勇夺不丹高山超马赛总冠军。图为陈彦博经6天征战,他的脚跟起水泡、破皮。(陈彦博提供)

陈彦博表示,但当他马上把袜子脱下来检查时,大会人员和医生都愣住了,他的双脚底后方的皮,全部都被磨掉了,可以直接看到肉,袜子全都是血,也痛到没有办法走路。医生怕他感染,马上帮他治疗,把全部的皮剪掉,然后清理、消毒、包扎。他说:“第一次发生这样的状况,但第五天赛事还有53km的long day要跑,这下怎么办……。”

第五天赛事中,他改成前脚掌着地,再配合左右S型以降低冲击力,让剧烈疼痛降低一点,“但小腿和大腿所有的肌肉酸到炸裂”。他说,知道这痛感是不会消失的,但只要被其他选手追过,比赛就输了,“我只能用上坡与平路追赶,这时开始连续的拉锯战,山径、碎石路、田埂、泥巴、泥土各种路段,只要脚有倾斜,或是转弯、下坡,每一步剧烈的疼痛都快把我逼疯,不知道还能忍多久。”

他提到,赛程中也不能吃止痛药,因为大量流汗脱水,加上药物反应会很伤肾,严重将会肾衰竭。他忍着6万多步的疼痛,每一步都痛到入骨,几乎快要逼近放弃的边缘,他死命的追赶前方对手,终于慢慢逼近,一直咬牙撑到终点,“我无力倒下昏睡,怎么完成的都不知道。”

陈彦博勇夺不丹高山超马赛总冠军
台湾极地超级马拉松运动员陈彦博勇夺不丹高山超马赛总冠军。(陈彦博提供)

第六天、最后一天的赛事,陈彦博形容是,头一次全身使不上力,但只能告诉自己,一定要撑完,因为还领先将近40分钟,只要能跑到终点,冠军依然有机会。他不断看着表,计算着时间,希望不要被拉太远,忍着一步、一步剧烈的脚痛,“我必须要全力拼搏,终于在眼前出现山顶的小白点,看见旗帜、听见掌声,随着海拔快速爬升,我的身体已经左摇右晃,终于抵达终点拿下总冠军”。

陈彦博赛后在脸书发文表示:“将近忍受7万5000步的痛苦,几乎都用前脚掌跑,一到下坡,我几乎在崩溃边缘求饶。”他勇夺不丹高山超马赛总冠军后,就接受当地医生治疗。

他也在脸书上写下此行心得:“事情总是会突然不断的改变,即使再有经验也会有突发状况,保持韧性和强烈的抗压性,并谢谢每一次的经验,让我们成长。接下来,要赶紧治疗双脚,和睡几天了。”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