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校园霸凌严重 4成男生遭暴力攻击

人气: 28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编译报导)校园霸凌(bullying)这字眼经常出现在新闻报导中,校园暴力比较少见报,但是,这问题其实相当严重。

CBC最近与研究机构Mission Research合作的调查结果,令人吃惊。该调查采访了4,000名加拿大年轻人,其中一半人年龄在14到17岁之间,在获得父母同意后提供了反馈;另一半人的年龄是18至21岁,他们对自己的校园经历记忆犹新。

结果发现,41%男生在高中时曾遭受过身体攻击;1/5男生曾被人以武器威胁。

将近50%高中生没有报告他们的经历或目睹的暴力行为。

校园暴力似不计后果

去年9月12日,在安省温莎市,就读于W.F. Herman Academy 9年级男生特鲁德尔(Jayden Trudell)刚走出学校,一个高年级的男孩从后面走上来,挥拳重击特鲁德尔的头部,把他打晕。

然后,鲁德尔被拽起、摔下,他的头反复撞到人行道路面。视频所示,他躺在地上没有了反应,但殴打仍在继续。

鲁德尔被打得颅骨骨折、脑出血、听力受损,花了几个月时间才恢复。袭击者被开除,被指控并最终被判有罪。

在安省汉密尔顿的Sir Winston Churchill中学,今年10月7日发生了14岁男生布拉奇·塞尔维(Devan Bracci-Selvey)遇刺身亡事件,分别为14岁及18岁的兄弟被控一级谋杀。警方对该案一直守口如瓶,CBC调查揭示一些案发过程的细节。

死者母亲莎莉(Shari-Ann Selvey)接受访问时称,她儿子在上学第二天便遭到欺凌,和他的2个朋友一起,被一群大男生(1人除外)追打。

10月7日那天,塞尔维和他的朋友们再次被追打,这次是想抢他们的自行车。当时塞尔维叫朋友先跑,把自己的自行车留下,以保住朋友的自行车。

CBC调查发现,这些受欺凌学生的家长已经多次向学校反映情况。家长称,校方对他们说,会与相关学生谈话。但是,欺凌没有停止。

该调查发现,在全国14∼21岁学生中,有超过三分之一,在高中之前,至少遭受过一次身体攻击。

大多伦多地区是加拿大学生最多地方,也是全国高中学生暴力事件发生率最高地方。校园学生暴力事件发生率最低地方,是魁北克省。

四分之一女生经历过性骚扰

26%女生在学校经历过她们不希望发生的性接触;四分之一学生在7年级之前,首次遭受性骚扰或性侵犯。

有些受访者的反馈令人吃惊。一名受访者在调查后的评论部分匿名写道:“你会很难找到一个其乳房或屁股没被人抓过的女孩。”

另一名受访者写道:“对着一群在午餐时聊天的女孩,一个男孩露出了他的阴茎……真恶心。”

对首次遭受性骚扰或性侵犯,1/25受访者称,他们在4年级首次遭性骚扰或性侵犯,在7年级首次遭遇这类事的占1/8,9年级的比率最高,达到15%。

调查显示,7∼10年级,不情愿的性接触首次出现的风险最高,然后逐渐下降。

这种事在男生身上也有发生。比如一名受访者在反馈中称,在一支篮球队里,他们强迫一名男生……用扫把棍插在他的屁股上。

调查发现,校园性骚扰最严重的地方,是草原省份,达三分之一,高于全国四分之一的平均值。

学校无足够重视

2017年9月,14岁的德鲁纳(Taza DeLuna)在安省Collingwood一所中学的走廊里,遭两名学生袭击,而另一名学生则站在旁边用手机录像。

CBC报导称,该视频仍在网上,一个学生用拳击打德鲁纳头部,用脚踢他,然后看到另一名学生把德鲁纳推开。

德鲁纳说,当时他晕过去了一会儿,然后发现自己的头在流血。开始时,是一群男孩叫着他的名字并跟在他后面。后来,“他们把我抱起来,用我的头去撞门框”。

后来,德鲁纳自己来到校长办公室,却发现有一名攻击他的人已经在那。德鲁纳说:“副校长只是告诉我,去洗掉我头上的血。”

最后,是德鲁纳的母亲把他送到医院。他的脑后被打裂,两侧肋骨和背部都有明显瘀伤。

安省在8年前颁布法律,要求教育局必须向教育厅报告此类暴力事件。

CBC报导称,他们发现,德鲁纳被攻击事件,没被Simcoe County教育局记录在案。更严重的是,对安省教育厅的官方学校暴力统计数据做分析后发现,自2011年以来,安省至少三分之一教育局上报的数据,存在缺失或不一致的问题。

其中包括:18个教育局的暴力事件数量,有几年是零;8个教育局在连续2年之间的暴力数量,增减幅度极大;4个教育局在数年中,完全没有提供任何信息;在上一学年中,全省教育局共报告了2,124宗暴力事件,其中77%教育局报告了“零”个暴力事件。

Simcoe County教育局副局长丹斯(John Dance)告诉CBC,德鲁纳被攻击事件没被记录下来,是一个“文书错误”。

渥太华大学暴力预防专家瓦兰科(Tracy Vaillancourt)表示,政府记录里有这么多“零”,与全国性及本地性的调查结果完全不一致。

对调查结果,安省教育表示,政府会每年审查教育局提交的数据,有疑问时会向教育局提出。“教育局不报告暴力事件,这显然是不可接受的”。

全国范围内,只有一半的省和特区对校园暴力有清楚定义,并要求学校报告暴力事件。除了安省外,只有新斯科舍省、努纳武特区和育空特区的政府,收集并分享他们的校园暴力统计数据。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