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国防副部长:美国外交的新纪元将到来

2018年11月30日在阿根廷参加20国峰会的首脑合影。(JUAN MABROMATA/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22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杨文综合报道)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约翰•哈姆雷(John J Hamre)表示,美国外交正处于历史关键时刻,面对变化中的世界格局,美国外交政策会做出哪些调整或改变,将对美国和世界产生深远影响。

哈姆雷现任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主席。他说,面对中共全球性扩张,以及阿富汗、伊朗及朝鲜半岛的局势变化,美国外交和政策将进入新纪元。随着过去30年中国取得的发展,中共不仅在经济上成为美国的对手,更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成为主要对手。对于新兴的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面对美中之间的格局变化,他们将何去何从——是选择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市场经济和民主与法治的资本主义,还是以中共为代表的极权政府和国家资本主义,对美国未来的外交政策将带来考验。

二战后,美国通过马歇尔计划,投资13亿美元(相当于现在1000亿美元)挽救和重建欧洲经济,并以22亿美元(相当于目前1520亿美元)重建日本经济。在这个过程中,美国成功遏制了苏联和共产主义在欧洲和全球的扩张,直至1989年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国家大规模解体,东西方之间的冷战结束。可以说二战后,美国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贡献超越了任何一个国家,也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美国在未来是否应该继续付诸努力甚至代价,来领导世界,维持国际秩序,还是应该回归美国历史上最初的外交主张,采取不参与的独善其身之策?

美国外交政策的历史关键时刻

哈姆雷近日接受CSIS记者专访时,对上述问题表达了看法。

美国外交政策史经历了5个阶段,他说,上一个阶段是二战后的冷战时期,主要体现在世界两大阵营——西方的民主政府与极权的共产主义政府之间的竞争。

“我们很幸运,选择了正确的道路,美国的经验、价值观和对世界的贡献在全球获得普遍赞赏和效仿。然而在冷战结束后的30年中,美国的地位有所减损,我们的独特性不再十分突出。

“美国正面临一个崭新的历史时刻和一个关键问题——是继续领导世界,还是已经为此疲倦了?”哈姆雷说。

“从美国历史看,不少美国人感到,为了给世界和每一个人带来福祉,美国(在二战后)开创了前所未有的国际环境,我们的付出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大,因此有些人希望美国回归到最初的外交模式上,即1820到1898时代的样子——不参与国际事务,我们对外面的世界不感兴趣,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我们真的希望回到这种孤立主义的外交政策吗?它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它所带来的国际社会对我们意味着什么?——这些是我最关切的问题。

其实,目前我们面临的每一个问题都是横向的(全球性的),而所有的政府都是纵向的(只属于本国)。”

美国以往外交政策的特点是“应对性行动多于主动性行动”。当美国受到来自外部的威胁时,如二战和冷战对美国带来的威胁,美国会迅速调整外交政策,制约这些威胁,直到苏联和共产主义阵营的解体。然后美国的重点将再次转向国内的发展,直到下一个来自外部的威胁出现,再采取应对性政策和行动。

从苏联解体后,世界开始变化,中共的势力膨胀,乃至今天美国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与中国的关系。

哈姆雷说,现在60%的全球国民生产总值(GDP)来自亚洲。美国在二战后建立的国际金融组织已经无法适应目前的国际形式。

双方是否处于战略竞争时期?

对这个问题,哈姆雷的答案是肯定的,他说,这种竞争除了经济层面,更多的是在政治层面的竞争。

“我们的政府职能是平衡个人与社会在利益上的关系,防止个人特权超越社会和国民的利益。然而在极权政府之下的中国,一个小群体,估计目前有8000万人,他们是中共党员,决定了个人和整个社会的命运。这是我们面对的、和中共在政治形态上的竞争。

“我们了解这种竞争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吗?它会如何影响美国社会、人民和自由?”,以及整个世界?

中国和亚洲拥有特殊的地缘政治

二战后,中美切断接触长达22年。直到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美中外交关系逐渐恢复,经济、贸易和文化方面的交流也走向正常化。为制衡苏联,美国在中国经济的发展中给予更多支持和援助,包括帮助中国成为世贸组织(WTO)成员。

尼克松访华前,在美国的影响下,中国加入了联合国并成为常任理事国。40多年后,中国的经济崛起,形成了目前与美国竞争的关系。这对美国意味着什么?

哈姆雷说,“二战后在亚洲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不在亚洲(是美国),这是一种不寻常的现象。美国最初试图在亚洲成立一个类似北约的组织,但没有成功,因为亚洲各国在历史上的关系和渊源太复杂,很难彼此达成联盟,特别是日本曾经是韩国、中国等国家的敌战国。因此,美国改变策略,尽可能让一些国家达成合作伙伴关系、促进彼此签署了一些协约或达成非正式的伙伴关系,让亚洲各国都能平等地获得发展的机会。

“我们对中国从未采取过遏制政策,而是帮助中国进入国际舞台和成为世界经济体系的一部分。我们希望借此让中共意识到,选择共产主义是很大的错误,他们如果改变,就会发展的像我们一样繁荣。然而,现在我们意识到,这种期望并没有实现。

我们还看到,中共正在急着说,美国才是问题。”

中共高科技的“警察治国”

哈姆雷表示,另一个严重问题是中共在掌握了先进技术、脸部识别、人工智能等高科技后,建立了一个警察国家,用来控制每个人和每一件事,这种大规模监视的做法和美国的政治存在本质区别。

在美国,我们认为政府的责任是保护每一个人的生活和发展的空间,并帮助他们获得繁荣,而不是监控和抑制个人的自由和发展。

他说,虽然中共拥有了先进技术,但这些技术大部分来自美国,中共在此基础上给予了进一步发展,就称其为自己掌握的技术。因此,中共到目前在技术上,并没有领先美国。

哈姆雷说,“我们可以做的是原原本本地说出中共的这些问题,让人们了解。我认为,中国有大量的非常有才华的年轻人,他们不希望生活在三级治安官的监控和支配下,不希望这些人来决定他们能否去上大学。所以,我们要指出和曝光中共的这些本质的问题,让人们知道。”

双方博弈 聚焦在“思想和价值观”

哈姆雷说,当中共搭建“一带一路”、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合作、在国外进行战略性投资时,美国在国内造了许多体育馆,“我们快要成为一个娱乐型社会了。我们还愿意为更重要的事情做出牺牲吗?这是美国面对的真正的问题。”

他说,“美国真正与中共竞争的是一种思想、理念和价值观——我们的政治是让每个人都获得发展的机会,保护和发挥每一个人的潜能、保持社会的开放、消除阻碍个人发展的障碍。这就是美国的历史,也是为什么在二战后,美国在全球成为繁荣的象征和风向标……

在过去10多年中,随着中共加强在海外的战略投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正面临这样的抉择——是跟随美国式的、自由经济和法治民主模式走,还是选择极权式的、国家资本主义的政治体制?这才是美国与中共展开的真正的博弈。”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12-15 10: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