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盘点】美中贸易战 四大回合战况激烈

人气 4507

【大纪元2019年1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许祯祺综合报导)美中贸易战持续已经1年半,双方已对数千亿美元商品互征关税。自去年12月川习会召开到现在,贸易战经历四大回合,期间爆发两次升级,战况激烈。12月13日,美中宣布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2018年12月1日,川普(特朗普)和习近平在阿根廷举行G20峰会期间会面,双方同意贸易战暂时停火90天。川普同意将原订于2019年1月1日把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关税增加到25%的行动推迟到3月初。美中同意重新开始贸易谈判。中方同意购买“非常大量”的美国农产品,且同意采取措施限制芬太尼走私美国,打击毒品犯罪。

自那以后的一年中,双方边打边谈。截至现在,美方对3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中方除了对1000多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关税外,还大量减少进口美国农产品,以报复支持川普的美国农民选民。

美方希望通过关税施压中共,纠正其不公贸易行为。谈判内容涉及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技术转让、非关税壁垒、农产品、服务、贸易逆差和(协议)执法等议题。

在一年多的贸易战中,美国经济一直保持强劲,就业市场火爆;相比之下,中国经济增长创下57年新低,供应链大批转移。

美国副总统彭斯表示,总统一直愿意利用这种经济的力量和关税,来改变美国与世界各国的贸易关系;且在贸易上向中共让步的时代已经结束。

12月13日,美中宣布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双方可能于明年1月初在华府签署协议。这份协议配有强制执行机制,若中方没有兑现协议条款,将启动90天协商期,若协商后美方仍不满意,便可单方面实施反击措施,包括提升关税或加征新关税。

参与谈判的美方高级官员表示,这是史无前例、具历史性涵义的里程碑,迈出了美中谈判最困难的一步。对于北京来说,与华盛顿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带来的喘息空间,可能只是昙花一现,且中共未来的谈判之路恐将更为崎岖。不论川普是否连任总统,中共将面临更大的压力,或须全面结构改革,才能摆脱关税梦魇。

以下是过去一年中,美中贸易战的四大回合及期间发生的一些大事件。贸易战未来何去何从,第一阶段协议条款是否在明年1月签署,并真正落实,第二阶段协议谈判何时展开,都是各界关心的焦点。

2018年12月1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阿根廷G20峰会期间的双边会晤。(SAUL LOEB/AFP)

第一回合:6轮高级谈判

从今年1月到5月是第一阶段,期间美国贸易代表、谈判领头人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钦(Steven Mnuchin),与中共副总理、中方谈判领队刘鹤经过了6轮面对面贸易会谈,进展顺利。

1月30和31日:刘鹤赴美

1月7日到10日,美中副部长级贸易会谈在北京举行。美国声明强调中方承诺购买更多商品,以及如何核实任何协议得到执行。中方发布声明说,会谈“为解决共同关切(问题)奠定了基础”。

30日到31日,刘鹤率领中方代表团赴美和莱特希泽、姆钦举行高级会谈。31日,川普在白宫接见刘鹤。他在一条推文中表示,谈判进展顺利,但在与习近平见面之前,任何协议都不会是最终决定。

白宫表示谈判已取得进展,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中方同意增加美国农业、能源、工业产品和服务的进口。

美中谈判
2019年1月底在华盛顿举行的美中贸易谈判。(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2月14日和15日:莱特希泽和姆钦赴京

另一轮高级贸易会谈在北京结束后,习近平与莱特希泽和姆钦等美国谈判代表短暂会晤。姆钦在推特上称会谈“富有成果”。后来,白宫时任新闻发言人萨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在一份声明中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美中谈判
2019年2月14日,莱特希泽、姆钦和刘鹤在北京会谈前合照。(MARK SCHIEFELBEIN/AFP/Getty Images)

2月21日到22日:刘鹤再率团访美

2月22日,川普在白宫接见刘鹤。刘说,与美国的贸易谈判“富有成果”。

2019年2月22日,川普在白宫接见刘鹤。(MANDEL NGAN/AFP)

2月23到24日周末,刘鹤率团继续留在华府延长会谈。24日,川普在推特上发文说,推迟计划中的3月1日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产品关税税率的提升。

2019年2月21日,美中谈判场景。(MANDEL NGAN/AFP)

3月28日至29日:美方高级代表赴京

3月12日,莱特希泽告诉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美国必须保留提高中国进口商品关税的选择权,以确保中方履行其承诺。

3月28日到29日,莱特希泽和姆钦赴京,和刘鹤举行贸易会谈。28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北京将大幅扩大外国银行、证券公司和保险公司的市场准入。

3月29日,美中结束新一轮面对面谈判后各自发表声明。白宫在声明中说,双方“对谈判和重要的后续进程,进行坦诚和建设性的讨论,并继续取得进展”。中共官媒发表的声明则说,双方已经讨论了协议文本,并取得了“新进展”。同日,川普在佛州海湖庄园表示,贸易谈判进展顺利,这个谈判包含非常全面、非常详细的问题。

美国官员透露,中方对强迫技术转让的谈判,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提案,这是他们以前不想触及的话题。

4月1日,中方公布扩大鸦片类芬太尼相关物质的管制清单。彭博社分析,中方此举是向美方示好。

4月3日至5日:刘鹤再次赴美

莱特希泽、姆钦与刘鹤,4月3日至5日在华府进行面对面贸易谈判后,美中各自发表声明称有所进展,将保持联系,完成尚待解决的问题。此外,双方声明都列出七大谈判议题,不过,在文字表达上存在差距,突显中方掩盖事实心态。

美方版本是: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非关税壁垒、农业、服务、购买商品和执法。中方版本则是: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措施、服务业、农业、贸易平衡、实施机制。

2019年4月4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4月30日至5月1日:美方代表赴京

莱特希泽和姆钦在北京与刘鹤会面。姆钦在谈判结束后表示,“富有成效。”刘鹤将在接下一周赴华盛顿,以期结束双方的贸易冲突。

第二回合:中国反悔 谈判破局 贸易战两次升级

5月到9月属于第二阶段,期间因为中共对谈好的协议内容的90%以上反悔,要求重新谈判,激怒川普,导致贸易战升级;随后经历一次川习会,贸易战暂时缓解,到7月底,川普对谈判结果不满意,贸易战再次升级,导致美方共计对3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5月5日:中共反悔 激怒美国

路透社报导,2019年5月3日晚,华盛顿收到来自中共的外交电报。电文系统地更改了近150页的贸易协议草案。在草案的七个章节的每一章中,中方都删掉了其对修法的承诺,从而令美中数月的谈判成果前功尽弃。

中共出尔反尔的举动直接激怒了美方。美方认为,要求中方修改相关法律对于验证中共落实贸易协议至关重要,多年来,美国官员一直抱怨中共的改革承诺都是空话。

5月5日,川普总统发表推文,做出强烈回应,称将于5月10日把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

5月8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在《联邦公报》发布通告,确定10日加关税。中共商务部随即回应称,在美方新关税措施生效后,中方将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

5月10日:贸易战重大升级

5月9日至10日,刘鹤赴美谈判,试图缓解僵局,但他在华盛顿没能与美方官员达成协议。美国在10日当天正式将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提高到25%。同时也宣布启动推进对额外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议程。

美中谈判
2019年5月初,刘鹤赴美谈判。 (SAUL LOEB/AFP)

5月13日,中共宣布反击措施,将包括棉花、机械、谷物和飞机零件在内的600亿美元美国出口商品的关税提高至25%,6月1日正式开始。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公司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单。

6月29日:大阪川习会 再次休战

在美中贸易谈判5月10日陷入僵局后,双方没有再举行贸易会谈。6月18日,川普和习近平通过电话交谈,双方同意在6月底举行的G20峰会上会晤,并在此之前重启贸易谈判。

6月29日大阪川习会召开,双方再次达成暂时休战协议,川普同意暂停对额外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并有条件放宽对华为的出口禁令;中方承诺购买大量美国食品和农产品,同时,同意从5月谈判破裂的地方继续向前推进谈判。

6月28日,川普(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在G20峰会大合照上握手。
2019年6月28日,川普(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在G20峰会大合照上握手。(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8月1日前后:贸易战再次升级

7月30日,莱特希泽和姆钦在上海结束和刘鹤的贸易会谈,并同意在9月初继续会谈。美方贸易代表团从上海返美,向川普汇报。

经过两天的上海贸易谈判,川普对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表示不满,历数中共未能履行的承诺,包括未能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未能限制芬太尼出售美国,以及批评中共在3个月之前对谈判协议反悔。

2019年7月31日,美国贸易代表团与中方代表在上海西郊宾馆谈判。(NG HAN GUAN/AFP/Getty Images)

川普在推特上宣布对价值3000亿美元中国进口产品征收10%关税,9月1日开始执行。

川普还表示,尽管加征新关税,仍欢迎美中之间进行贸易会谈。他也表示,3000亿商品的关税可以分阶段提高到25%,也可以分阶段减少或取消。

8月5日:中共被列入货币操纵国

美国财政部表示,在川普总统的主持下,财长姆钦8月5日已确定中国(中共)是货币操纵国。美方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以消除来自北京最新举措造成的不公平竞争。

这是近25年来,美国首次将中国列入货币操纵国。

BBC分析说,中共放手让人民币破7、被美国贴上汇率操纵标签,显示中美皆预期这场贸易战将旷日持久,并且,两国争端将远超出贸易领域。

8月13日到26日 双方宣布进一步关税措施

川普同意将对某些消费品征收新关税的时间推迟到12月15日,旨在减轻美国人圣诞购物的压力。

北京宣布对包括威士忌在内的75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新一轮最高10%的关税,并宣布计划从12月15日起对美国汽车和零部件加征关税。

川普同日回应将已经征税的中国商品关税从25%提高到30%,并将计划中的中国消费品关税从10%提高到15%。川普同时呼吁美国公司撤离中国。

8月26日,川普表示将恢复美中贸易对话。

9月1日:新关税实施

川普政府执行关税计划,对价值约112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其中包括服装和日常必需品。中方则对包括汽车在内的数千种美国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从12月15日开始,将对包括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等几乎所有剩余中国商品加征15%关税。

9月11日:川普推迟提升2500亿中国商品关税

9月11日晚间,川普宣布,因刘鹤请求,将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30%关税的日期从10月1日推迟至10月15日,以此作为一种善意姿态。

中共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9月11日也突然宣布,撤销部分美国产品关税,并自9月17日起生效。

第三回合:第一阶段口头协议和香港抗议活动

今年6月香港爆发大规模反对《引渡条例》修例的抗议活动,并逐渐发展成对广泛民主自由诉求的抗议,引发国际关注。抗议活动获得美国国会和各界支持,川普总统也将贸易谈判和香港抗议活动联系起来。

10月10日到11日:刘鹤赴美谈判 达成口头第一阶段协议

10月10日,刘鹤赴美,和莱特希泽、姆钦展开8月贸易战升级后首次高级贸易谈判。

2019年10月10日,刘鹤再次访美代表中方与美国贸易代表谈判。(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10月11日,川普在白宫接见刘鹤时表示,双方达成了相当实质性的第一阶段协议。刘鹤则说,双方已经在很多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

川普和姆钦均表示,10月15日暂不上调关税,12月15日是否加征新关税尚未决定。

2019年10月11日,美中贸易谈判落下帷幕,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白宫接见中共副总理刘鹤时表示,双方达成了相当实质性的第一阶段协议。(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川普在随后的新闻会上表示,美中谈判在中方购买美国农产品、货币协议、中国金融服务开放、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等方面均获得进展。第一阶段协议包括美国农产品、货币协议、中国金融服务开放内容,强制技术转让内容将包括在第一和第二阶段协议内,可能还有第三阶段的协议。

他还表示,未来三到五周内,美中将就达成的协议形成文本文件,希望能在11月于智利召开的APEC峰会上,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起签署。

刘鹤表示,他们非常认同,维持中美关系对中国、美国和全世界都有好处。

除贸易议题外,川普还就中国留学生赴美签证、中企上了美国出口黑名单,以及香港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10月29日,中方表示将采取步骤放宽外国投资限制和技术规则。

10月31日,智利表示,因为国内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将不再主办APEC峰会,导致川习会至今无法举办。

2019年11月12日,川普透露美中接近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但美方会最终决定要不要签署;同时,他警告说,如果达不成协议,美方将继续提高关税。(大纪元合成图)

11月:美中寻求敲定第一阶段协议

11月12日,川普透露美中接近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但美方会最终决定要不要签署;同时,他警告说,如果达不成协议,美方将继续提高关税。11月19日,川普重申美方这个立场。

11月15日和11月26日,刘鹤和莱特希泽、姆钦通电话,试图缩小双方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上的分歧。对华关税和中方如何兑现购买美国农产品承诺是目前贸易谈判的焦点。

11月26日,川普在白宫表示,美国正处在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的最后关头,但与此同时,华盛顿与香港的示威者站在一起,希望在香港看到民主。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北京一直试图使谈判严格集中在贸易上,并把香港问题视为其内部事务。但即使在川普总统上周将贸易谈判和香港民主抗议联系起来之后,中方仍希望证明美中之间经常进行沟通。

报导说,中方正在努力保持谈判步入正轨。与四月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方一直在定期向中国公众更新贸易谈判信息,而四月份的情况是美方对谈判谈得多,中方则保持沉默。

此外,北京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承诺中,设定了到2022年和2025年的改善基准。但一些专家表示,中方措辞含糊不清的指导方针很少提供有关领导人如何实现这些目标的细节。

12月2日:川普回应香港人权法案对谈判影响

11月27日傍晚,美国总统川普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禁止向香港出口防暴装备法案》,以保护香港自由和人权,受到港人欢迎和感谢。中共对该法案生效则火冒三丈。

2019年11月27日感恩节前一天,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S. 1838)以及《禁止向香港出口防暴装备法案》(S. 2710)。 示意图。(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Axios于12月1日报导,一名接近川普谈判团队的消息人士透露,和中国的协议现在“由于香港立法而停滞不前”,并且需要给习近平时间,让大陆国内政治平静下来。

消息人士对Axios表示,与中国的“第一阶段”协议很可能最早在年底完成。

12月2日,川普表示,签署这项法案没有使与中方的贸易谈判更加容易,但他补充说,他认为北京仍然希望与美国达成协议。“中国人一直在谈判。我很高兴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他说。

12月3日:川普宁可大选后签署贸易协议

12月3日,川普在伦敦告诉记者,与中方的贸易协议谈判没有最后期限,他宁可等到美国大选后再签协议。他还表示,如果与跟中方达成贸易协议的重要性,或者与他上任以来的股市累计收益相比,美国股市当日跌幅不算什么,更不会迫使他跟中方达成一个坏协议。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当日解释说,中方认为川普是出于大选的政治原因急于在选前达协议,因此利用这个杠杆施压川普达成一份糟糕协议。而川普不会玩这个游戏,他的最新言论正是在消除中方的这一杠杆。

第四回合:美中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12月15日被各方视为是美中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截止日期,因美方原定在12月15日对价值156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15%的关税。

12月13日,美中双方各自宣布,就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条款达成了共识。协议包括中方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以及美方削减关税的条款外等。美方表示,这是中方在任何贸易协议中首次同意结束其长期以来不正当做法。

此次协议的总体框架类似于川普总统在10月份宣布的原则性协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在声明中说,美中双方就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达成了一项“历史性的且可执行”的协议。

声明透露,协议要求中方经贸体制在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农产品、金融服务以及汇率领域进行结构性改革。同时,第一阶段的协议还包括,中方承诺在未来2年内将增购2000亿美元美国商品和服务,主要聚焦在制造业、农业、能源和服务业四大领域。

克鲁格曼教授的贸易战美国必败论,没有足够证据,也不令人信服。图为今年5月山东青岛港的货运船只。(Getty Images)
2019年12月15日被各方视为是美中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截止日期,因美方原定在12月15日对价值156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15%的关税。图为今年5月山东青岛港的货运船只。(Getty Images)

USTR在声明中写道,“重要的是,协议建立了一项强有力的争端解决机制,可确保迅速、有效地实施和执行。”

在争端解决条款下,有一种安排允许当事方通过双边协商,解决在如何执行协议方面的分歧,从工作层面开始,逐步升级为高级官员。如果这些协商不能解决纠纷,则启动征收关税或其它惩罚程序。

美国取消原订在12月15日对近1,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15%关税的议程。这笔关税涉及到自中国进口的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和衣服等商品。

中方也取消了同样原订在12月15日对美的报复性关税,包括对美国制造汽车征收25%的关税。

美方将把9月1日起对价值1,200亿美元中国商品所征收的15%的关税减半至7.5%。

其余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所加征的25%关税税率保持不变,美国将会把这部分关税留作明年与中方进行第二阶段贸易协议谈判的筹码。

姆钦12月14日表示,美中之间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对全球经济增长“非常有利”。

贸易战未来发展:第一阶段协议的执行和谈判第二阶段协议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12月15日表示,尽管第一阶段协议仍需翻译和文本修订,但协议本身已“彻底完成”。他还表示,协议能否落实,取决于谁在中国做决定,是强硬派还是改革派。

库德洛同日表示,协议几乎在所有文书工作和翻译完成后立即生效。预计莱特希泽大使将与(中共)副总理刘鹤将在华府签署协议,签署仪式将在几周内发生。

莱特希泽还说,目前双方还没有设定第二阶段协议谈判日期。先必须完成第一阶段协议的最后翻译及一些相关手续,然后签署协议。“但我将告诉你,第二阶段协议也将由我们如何执行第一阶段协议来决定。第一阶段协议将会被彻底执行,直到每个细节。”

莱特希泽强调,第一阶段协议并未能解决美中贸易所有分歧,中共政府补贴中企等问题留到了下阶段贸易协议谈判。

但他说,不可能通过一个协议一下子解决所有问题。因为把中共的国家主导经济体制与美国的私营部门主导体系整合起来,将会需要数年的时间。

姆钦12月14日表示,第二阶段贸易协议可能分几个步骤进行。

“我们预计它(第一阶段协议)将在一月份全面执行。然后我们进入‘第二阶段’。”姆钦说,“最重要的问题是确保强制性实施第一阶段协议。然后我们开始谈判‘第二阶段’ 协议。”

“‘第二阶段’包括重要议题,也许会有一个‘第二阶段A’,‘第二阶段B’和‘第二阶段C’。我们会看到。”他说。

显而易见,美中的第二阶段贸易谈判,将进入深水区,触及政治层面问题。北京可能仍会坚持要求川普政府取消所有惩罚性关税,而美国仍将要求中方进行全面经济结构改革。

中共领导人在第一阶段错失改革良机,第二阶段或为中方最后自救的机会。

莱特希泽告诉CBS,整个协议是否取得实效,将取决于谁是中方的决策者。

“如果(中共)强硬派做决定,我们将得到一个结果。如果改革者做决定,那么我们将获得另一个结果,这也是我们想要的结果。”他说。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12月号/第21期#◇

责任编辑:李寰宇

相关新闻
川普:美中协议无最后期限 更愿大选后签单
美中贸易协议延后 台股守住11500点关卡
25参议员促白宫调查中共企业社会信用体系
供应链转移 美中型企业寻找中国以外市场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谁赢了
【新闻看点】人质外交背后 中西两个不同教训
【马克时空】B-2隐身轰炸机造就美国梦 反成中共噩梦
【时事军事】核动力潜艇 将平息一切争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