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参议员促白宫调查中共企业社会信用体系

人气 1370

【大纪元2019年12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美国国会25名两党参议员敦促川普(特朗普)政府调查中共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该系统将在2020年全面执行,包括监测在中国运营的国内及国外公司行为。美国专家认为,国会议员关注来得正是时候。

中共推出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将使用一系列不同的信用评级标准,通过一套算法系统对企业数据进行分析,评估公司对支持中国经济体系的贡献。一旦公司的信用得分低于某个特定阈值,就可能收到当局的惩戒——限制公共采购、增加审查和区别利率待遇、甚至被列入黑名单

美国国会议员担心,中共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可能会被用来迫使美国公司转让技术,将研究活动转移到中国,或支持中国(中共)的工业和外交政策。

国会议员周一(12月2日)致函给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说,中共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是进一步给中国(中共)政府影响外国公司意见的做法披上“正常化”外壳。

信中质疑,中共企业社会信用体系是否会对美国公司公平,中共的市场开放条款是否能确保美国企业在中国做生意或跟中国打交道时获得公平待遇。

中共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将搜集大量企业数据,最后由包括太极计算机、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等在内的中国公司组成的联营企业进行管理,上述企业已有部分公司因触犯美国法律法规受到美国的制裁。

公开信的签署者之一、科罗拉多州共和党国会参议员科里·加德纳(Cory Gardner)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美国的价值观不能被出卖,所以我们必须追踪中国(中共)迫使美国公司遵守其不合理制度的举措。”

民主党参议员迈克尔·本内特(Michael Bennet)也在声明中说:“鉴于中国(中共)近年来不断升级对媒体、互联网和艺术的审查,其企业社会信用体系同样存在潜在的令人警惕发展趋势。”

国会议员表示,美国政府对中国(中共)的企业社会信用系统的正式研究、报告和分析,对于审查美国在中国开展业务以及美国公司与中国公司的竞争条件至关重要。

专家:国会的担忧来得正是时候

美国前负责中国事务的助理谈判代表杰夫·穆恩(Jeff Moon)对美国之音说,现在参议员提出担忧很及时。

他说:“我认为现在递交这封信的时机特别重要。这个社会信用体系应该在明年推出,所以现在还没有最终确定。中国(中共)当局现在正在推出细节。在国家层面和地方层面都在做很多工作。所以,现在正是可以塑造最终结果的时候。”

穆恩认为,这项新的企业社会信用有可能成为将来贸易的主要障碍,因为这个做法极为广泛。

美国商界也对中国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提出了担忧。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在回复美国之音的邮件中解释了这个体系一旦实施、可能对他们造成的影响: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成员公司担心中国(中共)企业社会信用体系的潜在影响,特别是它是否会在地方一级执行中不公平地针对特定公司,以及是否会平均分摊零售商和供应商之间的负担。”

穆恩还提到,这个体系会影响在中国的所有外国企业。

今年8月,“中国欧盟商会”同德国咨询公司Sinolytics合作发布报告称,中国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将对在华欧盟企业带来巨大影响和挑战。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Jörg Wuttke)表示:“中国(中共)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能决定企业的生死。在中国运营的企业都需要尽快着手开始应对其潜在影响,保证自己受益于而不是受制于企业社会信用体系。”

外界预计,中共推出的企业社会或成为中美贸易战的下一个战场。穆恩说,中共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虽然并未在目前的美中贸易谈判中被提及,但它可能会在未来几年中成为贸易战的焦点。

他认为,美国政府应当趁现在深入研究这个体系,以及确定如何与中国(中共)政府互动来达到良性结果。

“社会信用”已被用来约束外国公司

在中共的社会信用评等制度还没实施前,已陆续发生美国职业篮球NBA、《南方四贱客》、Dior、一芳水果茶等“被道歉”、“被下跪”事件。

图为10月22日美国洛杉矶斯台普斯中心外,支持香港抗议活动的民众举着美国国旗,抗议美国职业篮球赛NBA向中共叩头。 (Mario Tama/Getty Images)

台湾战略模拟学会研究员何澄辉表示,如果2020年上路,将意味着任何自由企业的决策、行为或道德标准可以随时被评价、被适应、被改变,多年来努力的价值也可以被抹消、被没收,甚至被国有化。

他说,这不仅是外国企业考量的交易成本问题,更是存立己足的问题。

何澄辉指出,中共使用信用评等制度表面上保护社会安全秩序,事实上却破坏自由交易秩序。自由交易秩序包括隐私权的重视以及公平交易,而不是给予私下的好处造成徇私弊害。

因中共拟推出的企业社会信用评等制度具有太多不确定性,且由中共单方决定,恐反会对公平的自由贸易秩序产生危害或威胁。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客座研究员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也指出,“社会信用”已被用来让外国大公司在政治上站队。

今年早些时候,包括加拿大航空公司在内的航空公司被告知,如果他们没有在其全球网站上把台湾列为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中共航空当局将把“严重不诚实”的记录列入“社会信用”系统。

霍夫曼说,一旦被列入,“将严重影响他们(航空公司)在中国的经营能力。”

霍夫曼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信用’所带来后果的过程将逐渐变得更加自动……更广泛的民众会更直接地感受到这一点。”她说,这可能也包括加拿大华人,因为公安部也在为海外华人制定信用代码。

霍夫曼呼吁,外国政府应阻止出口有助于“社会信用”的技术,或使用像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来惩罚那些从中获利的人。她还说,“社会信用”应该成为惊醒民主国家的警钟,以敦促民主国家加强隐私法律。#◇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分析:中共社会信用体系监控国民 限制外企
中共社会信用系统监控外企 学者:将遭抵制
中共社会信用体系挑战信任 有哪四大危害
中共推社会信用制度 台学者:香港应表达立场
最热视频
【马克时空】路透社披露共机发动机短命 无高强度作战能力
【十字路口】美外交迷惑战狼 中共谋台改战略?
【军事热点】北约积极应对俄罗斯核威胁
【车评】顶级豪华 2021 Lexus LS 500 F Sport AW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