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教师大罢工 高等教育或停免学费

工党在2017年大选时,就承诺将为高等院校学生免学费。(MARTY MELVILLE/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一段时间以来,新西兰教育问题就一个接一个的不断,仅仅在本周的头几天,能成为媒体头条话题的就有好几个:酝酿了差不多半年的全国中小学教师大罢工,预定在本月底的5月29日登场——恰好就在政府发布第一份“福利预算”(Wellbeing Budget)的前一天,媒体和分析都说,可能没有比这更加“严峻”的时间点;从推出就颇受诟病的大专院校学生免学费政策,很可能会停止实行;对高中学生的国家教育成就证书(NCEA)计划的一些改变,也有不少学校和民众提出反对意见。

屡谈不成 教师期望值过高?

周日,小学和中学教师工会联合宣布,在教师们投票支持下,他们计划在5月29日举行前所未有的全国范围联合罢工。

在经过近一年的集体谈判和行业行动之后,两个工会的约5万名成员,决定在政府第一份“福利预算”前夕离开工作岗位,参加全国大罢工。

在最近一次的集体谈判中,政府提供给中小学教师薪酬的总额,已经高达12亿元,其中小学教师和校长的一揽子计划,价值接近7亿元,而提供给中学教育工作者的收入,也高达5亿元。

但是,政府这些提议一再遭到工会拒绝,此前,经过了就业关系管理局的两次失败协助,新西兰教育协会(NZEI)成员两次与政府的磋商,都以失败和之后的罢工行动而告终;

今年早些时候,中学教师协会(PPTA)成员也准备进行他们的第一次罢工,但在基督城袭击事件发生后,这次罢工被取消。

其实早在去年年底,工会就已经开始酝酿一次全国范围的教师行业大罢工。5月29日的大罢工,将是新西兰历史上最大的行业行动。

政府:罢工不合理

对于中小学教师一再拒绝政府提供的薪资和其它解决问题的条件、并宣布要进行全国大罢工,教育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感到非常难过,他说,“我认为罢工是不合理的。”

希普金斯指出,政府为教师们提供的这笔报酬,比他们与上一届国家党政府达成的三项报价的总和还要多。

除了12亿元的薪酬待遇外,政府还提供了大约5亿元的学习支持资金,还有预算前宣布的9500万元,用于解决教师劳动力问题,以及解决教师供应问题的其它举措。

“这是很大一笔钱,”希普金斯强调,在新的财政预算案中,不会再给教师增加薪资,但总体来说,教育行业会得到更多的资金。

政府敦促NZEI和PPTA开始寻求就业关系管理局的协助,以避免5月29日的罢工发生。

不过,Newsroom新闻网的报导预计,考虑到桌面上没有更多的钱,所以很难看到教师们通过就业关系管理局的协助,能与政府谈判达成协议。

虽然希普金斯表示,他倾向于在就业关系管理局的协助下,政府与工会谈判,达成一项停止罢工的协议。但Newsroom报导说,这看起来极不可能。政府已经决定不再提供任何进一步的资金作为集体协议一揽子计划的一部分,所以在现阶段,很难看到两个教育工会结束大罢工的迹象。

PPTA还决定,从5月29日的全天罢工这一次开始,进行为期五周的行业行动。

是因为工党承诺过多?

在整个谈判过程中,教师工会表示,哪一个政党执政对他们决定是否采取行业行动都没有影响,但他们似乎希望在这届工党领导的政府下,可以获得更好的报价。

“我认为教师们对我们这个政府抱有很高的期望,这很好。我很高兴能够达到这些期望,只要他们是合理的,“希普金斯说。

当被要求描述教育工会与政府之间目前的关系时,希普金斯认为双方关系“紧张”,“但这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他说。

国家党教育发言人妮基·凯耶(Nikki Kaye)则认为,政府必须提供一个“断路器”,来结束这种恶性循环、解决纠纷,这至关重要。

“工党因过度承诺而让教师行业产生了巨大的期望,”她说。

“让教师有时间教学和引导学生,并确保教学是一个可行的长期职业选择;如果要让孩子们获得他们应得的教育和学习,这是必不可少的。”

她说,考虑到政府过去一年的开支,所以当希普金斯说政府没有钱的时候,教师们根本不相信这种说辞。

凯耶表示,因为教师的罢工行动,“孩子们的学习正在受到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也正在被打乱。所以需要解决这种僵局。“她强调,“工党需要优先考虑教师,以解决这个纠纷。”

大学免学费政策并没带进更多学生

政府对大专院校学生的免学费政策,可能无法全面推出。除了这项政策本身的争议就多之外,目前中小学教师的罢工行动,使得政府对于资金分配的问题更加显露,从而让这个本来还不太显眼的问题,显得很突出。

按照工党政府上台后颁布的政策,目前,大专院校学生的第一年学费是免费的,第二年和第三年(按3年制本科教育计算)的学费减免,将逐渐递增,一直到2024年,三年本科教育学费全免。这项政策不仅适用于大学,也适用于高等技术专科学院,以及行业技术培训提供机构。

但财政部长格兰特·罗伯逊(Grant Robertson)在与Stuff新闻网记者的专访中,为这项政策的进一步扩展(到第二年后和第三年)在未来可能被取消或者改变的计划,打开了大门。报导说,政府会在接近2024年时做出决定,但时间不太可能是在下次大选之前。

免学费政策受到一系列因素的质疑,而且学生入学人数也没像预期的那么多。政府这项政策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能够鼓励更多的年轻人接受高等教育,不会被高昂的学费拦在门外。但目前实行的结果似乎有点出乎政府的预料之外。

罗伯逊说,大学生入学率低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失业率低,使潜在的学生都已经就业和工作。另外,高昂的生活费、特别是高昂的租金花费,也会使参加工作比继续学习更具吸引力。

较低的大学生入学数字,意味着政府实际上在这项免学费政策上少花费了大约1.97亿元,现在,这笔资金已经转移到职业培训部门的其它领域。这是政府大肆宣扬的低优先支出的更广泛储蓄的一部分,据新西兰先驱报报导,这笔钱总价值约为12亿元。

有比免学费更紧要的投资

对于免学费计划的扩张要停止或做大幅改变的可能结果,不少专家都认为是好事。The Bulletin的观点文章表示,当其它领域也需要更多资金时,这个于免学费计划不一定是巨额资金的最佳投资之地——尤其是在教师们(因为不满薪资待遇)目前正在计划大罢工的教育部门。

奥克兰大学校长斯图尔特·麦卡特琴(Stuart McCutcheon)坚持认为,这项政策是错误的,他在Newstalk ZB电台的访谈节目中表示,他的论点是基于这样一种观点,就是与其追求显着和广泛地提升第一年(然后是第二年和第三年)大专院校学生的数目,不如你通过有针对性的支出和对员工的投资会做得更好。长期以来,新西兰各个大学就一直警告政府,这个免学费政策的结果,将为家庭富裕的学生带来更大的好处。

但学生组织认为,免学费政策从根本上讲,是有关高中毕业生获得高等教育的可行性,而只关注学生入学数字,就会忽略这一点。几个月前,新西兰大学生联盟还在呼吁恢复研究生的生活津贴,这项津贴被前政府取消时,就存在争议。尽管受益的人数相对较少,但是这会大大增加大学生继续学习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