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教師大罷工 高等教育或停免學費

工黨在2017年大選時,就承諾將為高等院校學生免學費。(MARTY MELVILLE/AFP/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捫心綜合報導)一段時間以來,新西蘭教育問題就一個接一個的不斷,僅僅在本週的頭幾天,能成為媒體頭條話題的就有好幾個:醞釀了差不多半年的全國中小學教師大罷工,預定在本月底的5月29日登場——恰好就在政府發布第一份「福利預算」(Wellbeing Budget)的前一天,媒體和分析都說,可能沒有比這更加「嚴峻」的時間點;從推出就頗受詬病的大專院校學生免學費政策,很可能會停止實行;對高中學生的國家教育成就證書(NCEA)計劃的一些改變,也有不少學校和民眾提出反對意見。

屢談不成 教師期望值過高?

週日,小學和中學教師工會聯合宣布,在教師們投票支持下,他們計劃在5月29日舉行前所未有的全國範圍聯合罷工。

在經過近一年的集體談判和行業行動之後,兩個工會的約5萬名成員,決定在政府第一份「福利預算」前夕離開工作崗位,參加全國大罷工。

在最近一次的集體談判中,政府提供給中小學教師薪酬的總額,已經高達12億元,其中小學教師和校長的一攬子計劃,價值接近7億元,而提供給中學教育工作者的收入,也高達5億元。

但是,政府這些提議一再遭到工會拒絕,此前,經過了就業關係管理局的兩次失敗協助,新西蘭教育協會(NZEI)成員兩次與政府的磋商,都以失敗和之後的罷工行動而告終;

今年早些時候,中學教師協會(PPTA)成員也準備進行他們的第一次罷工,但在基督城襲擊事件發生後,這次罷工被取消。

其實早在去年年底,工會就已經開始醞釀一次全國范圍的教師行業大罷工。5月29日的大罷工,將是新西蘭歷史上最大的行業行動。

政府:罷工不合理

對於中小學教師一再拒絕政府提供的薪資和其它解決問題的條件、並宣布要進行全國大罷工,教育部長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感到非常難過,他說,「我認為罷工是不合理的。」

希普金斯指出,政府為教師們提供的這筆報酬,比他們與上一屆國家黨政府達成的三項報價的總和還要多。

除了12億元的薪酬待遇外,政府還提供了大約5億元的學習支持資金,還有預算前宣布的9500萬元,用於解決教師勞動力問題,以及解決教師供應問題的其它舉措。

「這是很大一筆錢,」希普金斯強調,在新的財政預算案中,不會再給教師增加薪資,但總體來說,教育行業會得到更多的資金。

政府敦促NZEI和PPTA開始尋求就業關係管理局的協助,以避免5月29日的罷工發生。

不過,Newsroom新聞網的報導預計,考慮到桌面上沒有更多的錢,所以很難看到教師們通過就業關係管理局的協助,能與政府談判達成協議。

雖然希普金斯表示,他傾向於在就業關係管理局的協助下,政府與工會談判,達成一項停止罷工的協議。但Newsroom報導說,這看起來極不可能。政府已經決定不再提供任何進一步的資金作為集體協議一攬子計劃的一部分,所以在現階段,很難看到兩個教育工會結束大罷工的跡象。

PPTA還決定,從5月29日的全天罷工這一次開始,進行為期五週的行業行動。

是因為工黨承諾過多?

在整個談判過程中,教師工會表示,哪一個政黨執政對他們決定是否採取行業行動都沒有影響,但他們似乎希望在這屆工黨領導的政府下,可以獲得更好的報價。

「我認為教師們對我們這個政府抱有很高的期望,這很好。我很高興能夠達到這些期望,只要他們是合理的,「希普金斯說。

當被要求描述教育工會與政府之間目前的關係時,希普金斯認為雙方關係「緊張」,「但這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他說。

國家黨教育發言人妮基·凱耶(Nikki Kaye)則認為,政府必須提供一個「斷路器」,來結束這種惡性循環、解決糾紛,這至關重要。

「工黨因過度承諾而讓教師行業產生了巨大的期望,」她說。

「讓教師有時間教學和引導學生,並確保教學是一個可行的長期職業選擇;如果要讓孩子們獲得他們應得的教育和學習,這是必不可少的。」

她說,考慮到政府過去一年的開支,所以當希普金斯說政府沒有錢的時候,教師們根本不相信這種說辭。

凱耶表示,因為教師的罷工行動,「孩子們的學習正在受到嚴重影響,人們的生活也正在被打亂。所以需要解決這種僵局。「她強調,「工黨需要優先考慮教師,以解決這個糾紛。」

大學免學費政策並沒帶進更多學生

政府對大專院校學生的免學費政策,可能無法全面推出。除了這項政策本身的爭議就多之外,目前中小學教師的罷工行動,使得政府對於資金分配的問題更加顯露,從而讓這個本來還不太顯眼的問題,顯得很突出。

按照工黨政府上台後頒布的政策,目前,大專院校學生的第一年學費是免費的,第二年和第三年(按3年制本科教育計算)的學費減免,將逐漸遞增,一直到2024年,三年本科教育學費全免。這項政策不僅適用於大學,也適用於高等技術專科學院,以及行業技術培訓提供機構。

但財政部長格蘭特·羅伯遜(Grant Robertson)在與Stuff新聞網記者的專訪中,為這項政策的進一步擴展(到第二年後和第三年)在未來可能被取消或者改變的計劃,打開了大門。報導說,政府會在接近2024年時做出決定,但時間不太可能是在下次大選之前。

免學費政策受到一系列因素的質疑,而且學生入學人數也沒像預期的那麼多。政府這項政策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能夠鼓勵更多的年輕人接受高等教育,不會被高昂的學費攔在門外。但目前實行的結果似乎有點出乎政府的預料之外。

羅伯遜說,大學生入學率低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因為失業率低,使潛在的學生都已經就業和工作。另外,高昂的生活費、特別是高昂的租金花費,也會使參加工作比繼續學習更具吸引力。

較低的大學生入學數字,意味著政府實際上在這項免學費政策上少花費了大約1.97億元,現在,這筆資金已經轉移到職業培訓部門的其它領域。這是政府大肆宣揚的低優先支出的更廣泛儲蓄的一部分,據新西蘭先驅報報導,這筆錢總價值約為12億元。

有比免學費更緊要的投資

對於免學費計劃的擴張要停止或做大幅改變的可能結果,不少專家都認為是好事。The Bulletin的觀點文章表示,當其它領域也需要更多資金時,這個於免學費計劃不一定是巨額資金的最佳投資之地——尤其是在教師們(因為不滿薪資待遇)目前正在計劃大罷工的教育部門。

奧克蘭大學校長斯圖爾特·麥卡特琴(Stuart McCutcheon)堅持認為,這項政策是錯誤的,他在Newstalk ZB電台的訪談節目中表示,他的論點是基於這樣一種觀點,就是與其追求顯著和廣泛地提升第一年(然後是第二年和第三年)大專院校學生的數目,不如你通過有針對性的支出和對員工的投資會做得更好。長期以來,新西蘭各個大學就一直警告政府,這個免學費政策的結果,將為家庭富裕的學生帶來更大的好處。

但學生組織認為,免學費政策從根本上講,是有關高中畢業生獲得高等教育的可行性,而只關注學生入學數字,就會忽略這一點。幾個月前,新西蘭大學生聯盟還在呼籲恢復研究生的生活津貼,這項津貼被前政府取消時,就存在爭議。儘管受益的人數相對較少,但是這會大大增加大學生繼續學習的可能性。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