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血腥现场 30年后中国人“集体失忆”?

Tank Man

“六四”事件时王维林挡坦克照。(全球纪念六四委员会)

人气: 970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1日讯】三十年前的1989年六四大屠杀,全世界为之震惊。但是中共至今不承认“屠杀”,指当年参与和平争取民主自由的逾百万学生和市民是“反革命暴乱”,年年极力封杀六四言论。更诡异的是,30年后的今天,有外媒关注:中国大陆的民众也在配合当局“忘掉这段历史”?

中国人日渐淡漠?

美国之音报导,六四事件至今仍对中国产生深远影响,但在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的记忆中却似乎越来越淡薄,已很少有年轻人能辨识出“坦克人”王维林在北京长安街头只身挡坦克的那张标志性照片。

一些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甚至会反问,了解六四对我们个人和国家能有哪些好处?

“忘却是从上而下的,但也是平行的,自下而上的。我认为,人们串通一气或者是配合(当局)去遗忘,这主要是因为纪念(六四)的成本太高昂了。”《失忆人民共和国:重返天安门》(The People’s Republic of Amnesia: Tiananmen Revisited)一书的作者说。

中国民众甚至会主动配合当局选择性遗忘掉这段历史,这位前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驻京记者林慕莲(Louisa Lim)曾经感叹道。

中共从没有忘记 打压未停

但是中共自己从来没有忘记过六四。每当六四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当局都如临大敌。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中国大陆几乎所有与30年前那场惨案有关联的人物都早早被当局提前控制起来。

“在中国回忆1989年所发生的事情变得更困难了,”林慕莲告诉美国之音,“即使是非常小规模的私下追思活动也不被允许。就在近几个月我们仍然看到有人因为公开纪念六四而被判刑。因此,我认为限制人民纪念六四镇压的措施升级了。”

乔治亚大学化学系的中国留学生古懿说,这恰恰反映出中共当局相信,六四这样一个重大历史事件是无法被遗忘的。

“中共政府它是杀人犯啊,杀人犯当然想抹掉自己犯罪的记录,”他说,“但是他们也知道自己抹不掉,要不然每年六四前后,它就不至于草木皆兵了。”

林慕莲对几十名外国驻华记者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相当比例的人表示,对六四周年的报导遭到了中共的限制和打压,要么是他们的采访对象遭到骚扰或拘禁,要么是本人直接被警告或遭到中共政府的抗议。

“今天中国的领导人,去看他们害怕什么。很明显,从他们压制相关讨论和纪念的做法来看,他们极度地害怕自己的过去和自己的所作所为。”林慕莲说。

谎言在继续 老百姓被迫忘记

可是同时,中共的谎言却被主流民众接受?

从发起屠杀的邓小平所说的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开始,几代领导人“前赴后继”,现在已基本上给中国民众灌输了这样的印象,即没有当年的镇压就不会有今天中国的繁荣。

林慕莲说,年复一年,主流大众已经真的相信了这种观点。但现在又出现了另一种观点,那就是知道真相会危害社会稳定,“同样的,我认为这显示出官方宣传攻势的涓滴效应,它改变了人们的思想。”

这从上述很多海外中国留学生对六四的反应中已尽显无疑。

林慕莲认为,六四事件是中国历史上的一道分水岭,是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的一个转折点,“从那以后,中国再无政治自由化。”

学者高文谦对美国之音说,共产党冒天下之大不韪在首都杀人,而且还有现代传媒的直接报导,这样还能逃过一劫,主要有内外两个原因。内因是它强制洗脑,促成全民失忆症;外因就是国际社会对中共采取绥靖主义。

中共这种大规模强制“失忆”行动让很多憧憬正义与民主的人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古懿说:“现在和30年前不一样,现在中国面临的是一个数字化的极权和网格化的维稳,只要这个政权还有维稳能力,很难出现像1989年那样的大规模街头运动。”

血腥现场如何忘记?

但是,当年“六四被百万人现场见证,被镜头永久地保留,怎么能这么容易就抹掉呢?的确很多人现在不愿提起,但不愿提起不等于已经忘记,不想过问不等于永久保持冷漠。现在是集权稳固的时候,六四的创伤像休眠的种子,但是如果集权未来出现危机,谁知道种子就不会萌发呢?”古懿说。

很多人仍然坚信,六四是不会也无法被遗忘的。

“当共产党(1989年)6月3日把坦克、机枪亮出来的时候,学生和知识分子都在退场,但是北京老百姓顶上去了。”民运活动家、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说,

这些北京市民后来被抓被判,生活凄惨,人们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他们从没表示过后悔。王军涛说,六四清场之后,普通民众成为中国未来走向民主的希望所在。

对中共幻想破灭 国际社会醒了

如今,中共又开始把长臂伸向海外。林慕莲说:“中共也有一个长期的、持久的而且是非常成功的行动,去影响外部世界对六四30周年的看法。”

而国际社会如何对待?高文谦问:“为何六四十周年、二十周年的时候国际社会并未反省?国际社会一直对中共采取绥靖态度,为和中国做买卖而放弃该坚守的原则。”

但是,“现在他们醒了,就是因为过去的幻想和迷思被打破了,也就是中国经济发展了就会自然而然改恶从善,融入国际社会遵守国际规则。但三十年后一觉醒来,发现中国(中共)做大后不但不遵守规则和承诺,反而咄咄逼人,想用中国特色的价值观来取代和改写国际规则。

“好在国际社会现已醒来,为时不晚。”高文谦说。#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6-01 7: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