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年 冰毒增2.5倍 悉尼西南已成“毒窝”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5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肖婕澳洲悉尼编译报导)一组令人震惊的统计数据显示,过去10年来,新州的冰毒拥有率飙升了2.5倍,1500人此期间死于吸冰毒。在悉尼西南边缘,有一个绵延达100公里的“冰毒地带”,那里出现了大量制造冰毒的“毒窝”。

为调查冰毒摇头丸等毒品的使用情况,以及找出可以采取哪些进一步措施来解决毒品成瘾问题,新州政府去年11月委托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委员会。

7日(周二),该特别调查委员会在悉尼举行了听证会。听证会公布的犯罪数字显示,悉尼市中心和内南区的拥毒率最高,去年每10万人中有近250起与冰毒有关的案件,这一比例10年来几乎没有变化。

但科夫斯港(Coffs Harbour)和格拉夫顿(Grafton)的拥毒比例在过去10年中上升了10倍,每10万人中发生了大约120起与冰毒有关的案件,高于平均拥毒率。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新州犯罪统计与研究局(BOCSAR)副局长菲茨杰拉德(Jackie Fitzgerald)表示,“科夫斯港冰毒案件增多是显着的,在新州远西部地区也是一样……这些地区的此类案件剧增了7倍,从31起增至245起。”

南部高地(Southern Highlands)和Shoalhaven的冰毒案件增加了5倍;中海岸(Central Coast)和猎人谷(Hunter Valley)的冰毒案件增加了4倍。

这项调查由特别调查委员会专员霍华德(Dan Howard)负责。委员会在周二听取了警方、公共卫生、毒品和社会司法专家的意见,其中包括毒品使用的性质、泛滥程度及其影响等。

人口健康中心(CPH)临床质量与安全主任克雷蒂科斯(Michelle Cretikos)称,吸冰毒住院的人数在2011-12财年至2017-18财年间急剧上升,在2016-17财年达到高峰。

吸冰毒者中,男性住院率高于女性,土着人的住院率是非土着人的7倍。

国家毒品与酒研究中心主任法雷尔(Michael Farrell)表示,过去10年中,1500名死于吸冰毒的人的代表性人物是一名37岁的男性。

其中约一半的死者有注射毒品的经历,8%的人接受了某种形式的治疗。法雷尔说,从2009年至2015年,该死亡率翻倍,大多数与中毒有关。“大都市地区的死亡比例占59%,乡村或次发达地区占41%。”

特别调查委员会还披露,悉尼西南区的Picton、以南的蓝山、以北的Richmond、大悉尼的半乡村地区一直是冰毒制造者的首选之地,当地的制冰毒窝点发展迅速。

新州各地的秘密制毒室数量激增。上财年,警方查获的临时制毒窝点数量骤增46%。

警方表示,住家厨房的小规模制毒窝点已逐步退出,演变成大规模、一次性生产数百升的专业制毒室。

新州毒品与枪支调查组指挥官库克(Michael Cook)表示,大规模的制毒行动,使制毒窝点在半乡村地区盛行。他对每日电讯报说:“我们看到很多制毒室都建立在乡村的小房子内。”

库克说:“我们使用了一个术语叫‘冰毒地带’,专指从Picton/Camden到Leppington/Bringelly、Cecil Hills,再到蓝山和温莎(Windsor)绵延100公里的地区。”“似乎制毒窝点总是在这一地区出现。”

库克称,制毒者越来越多地寻找偏僻的地点,例如半乡村地区的农场或棚房。这样,运输制毒设备的卡车来来往往,不会显得太格格不入,以免邻居生疑。

截至今年4月的15个月中,新州警方捣毁了86个制毒窝点,大部分查获毒窝的行动集中在悉尼西南。警方在悉尼西南边缘的乡村区域查获了30多个制毒窝点,在北部地区查获了14个。

特别调查委员会还将对新州音乐节期间被怀疑死于吸毒的7人的情况展开调查。

该委员会将于10月28日公布调查结果。

责任编辑:简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