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大选在即 国会安全部警告:微信危险

面对即将到来的联邦大选,加拿大国会网络安全部门发出警告:微信危险。(shutterstock)

人气: 522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面对即将到来的联邦大选,加拿大国会网络安全部门发出警告:微信危险。专家认为,微信受到中共控制,他们担心中共干预加拿大选举。

目前,加拿大正面对中共当局一波接一波的打压行动,同时,联邦大选的预竞选活动已经开始。加拿大媒体iPolitics报导,联邦国会议员及国会职员上周接到通知,不要使用社交媒体微信(WeChat ),因为它有“潜在网络安全风险”。

国会网络安全部门给国会议员、他们的职员和国会行政部门发送的电子邮件主题为“IT安全警报——微信应用程序的风险”。

iPolitics的报导说,他们获得的这份电邮写道:“请注意,微信的短信、社交媒体功能和付款程序,可能给用户带来潜在的网络安全风险。”“因此,国会强烈建议,国会议员及其工作人员不要在业务上,或其它敏感通信上使用微信。”

时事评论员冯志强对《大纪元》说,国会采取这样的行动,是因为他们觉察到了微信的“危害性”。其实,加拿大的安全机构早对此安全问题有了解,但是,国会的运作与安全机构的担心一直有差距。

“现在,国会惊醒了。”他说,“这涉及国家安全,早就应该做了。”

美国智库以及中国问题观察家,已经表达过这样的担忧:微信因受中共政府审查及不透明,恐正从西方社会内部影响政治,如特洛伊木马般对西方构成新威胁。

微信平台漏洞多

国会网络安全部门对“潜在威胁”的解释是,通过微信发送的信息没有加密,很容易被截获。微信缺乏“终端至终端”加密,这意味着第三方可以通过后门,接触到用户的数据和消息。

另外,即使用户删除了信息,这些被删除的信息还会继续留在服务器上,同时也会保存与用户位置相关的信息。“这些服务器位于加拿大境外,因此不受加拿大隐私法约束。无法保证用户数据获得严格保护。”

中共当局对中国大陆居民实施监控,靠得就是网络技术提供的便利。一些中国大型通讯公司(比如华为)在国际上受到抵制,也是因为人们担心中共的控制政策,使这些公司不得不配合中共的要求。

国会发言人吉尔加利(Kori Ghergari)对iPolitics说,目前发的警报是一种“预防措施”,不是对违规行为的回应。“发这警报是为了提醒用户,在数字领域要谨慎行事”。

中共严控网络舆论

中共严控网络的做法已经被大量报导,从删除敏感言论,到关闭账号,甚至抓捕发帖的人。

为了加强监控力度,中共在2017年实施一项新立法,使政府有权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要求企业为其从事情报活动。这已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包括加拿大及其盟友,担心受中共管控的科技公司会构成国家安全威胁。

“微信上的过滤是很严重的。”冯志强说。他说,不仅微信如此。在中共政府极力推销加中自由贸易时,保守党领袖希尔提出了他对加中自由贸易走向的看法。“我就这写了一篇文章,在社交媒体‘美篇’发表,就是进入了中共当局控制的社交平台。结果很快就被封了。”

有时候,为了避开中共的过滤,“ 我只好贴图片了。”冯志强说。

加拿大华裔国会议员谭耕最近被曝光“婚外情”后,有一段时间采用了基本不回应的对策。冯志强说,他曾在“美篇”上贴文,呼吁谭耕站出来解释。那文章也被删掉了。

通过微信渗透西方政治

据《大纪元》之前的报导,中共在海外利用微信,使新闻及信息传播有利于亲共的西方政党及政界人士。

2016年竞选美国国会众议员的华裔符江秀(Sue Googe)告诉《大纪元》,她遇到过在微信上帖文被删,以及个人账号被封的事。

符江秀说,她自2014年起使用微信,向华人介绍其政治理念和进行沟通,她曾拥有几个总人数上千的微信助选群。2016年3月,当她在微信群中公开质疑中共大使馆渗透当地某华人商会及华人社团后,开始在微信上遭到攻击。后来又遇到文章被删、个人微信号被封(后来又解封了)的事。

在美国,相反,华裔齐丽丽(Lily Qi)靠微信赢得了马里兰州第十五选区州众议员职位。她对媒体说,她通过微信,使华裔民主党选民在中期选举初选期间的人数增加了两倍。

2017年12月9日,在华盛顿同乡会联合会的年终大会上,中共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兼总领事唐立公开说,期待华人华侨为齐丽丽的竞选添砖加瓦助一分力。

在加拿大,据温哥华StarMetro去年12月的报导,当时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抓是最热的新闻,在中共政府的指导下,微信在孟晚舟的保释听证期间封杀相关的报导,直到孟获得保释,封杀才解除。

上个月,六四天安门广场大屠杀30周年之际,微信用户发现他们的活动受到攻击,与该事件相关的关键字或图片几乎被即时删除。

冯志强说,微信的主动权在中共政府手中。“加拿大是民主社会,是开放的。它可以随便进来,滥用我们的自由环境。”

“这很不平等,也很不安全。”他说,加拿大是言论自由的社会,中共利用一个加拿大法律管不了的社交平台,散布他们希望华人接受的消息,“那么,这个华人社区还是属于加拿大的吗?” ◇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