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大選在即 國會安全部警告:微信危險

面對即將到來的聯邦大選,加拿大國會網絡安全部門發出警告:微信危險。(shutterstock)

人氣: 529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面對即將到來的聯邦大選,加拿大國會網絡安全部門發出警告:微信危險。專家認為,微信受到中共控制,他們擔心中共干預加拿大選舉。

目前,加拿大正面對中共當局一波接一波的打壓行動,同時,聯邦大選的預競選活動已經開始。加拿大媒體iPolitics報導,聯邦國會議員及國會職員上週接到通知,不要使用社交媒體微信(WeChat ),因為它有「潛在網絡安全風險」。

國會網絡安全部門給國會議員、他們的職員和國會行政部門發送的電子郵件主題為「IT安全警報——微信應用程序的風險」。

iPolitics的報導說,他們獲得的這份電郵寫道:「請注意,微信的短信、社交媒體功能和付款程序,可能給用戶帶來潛在的網絡安全風險。」「因此,國會強烈建議,國會議員及其工作人員不要在業務上,或其它敏感通信上使用微信。」

時事評論員馮志強對《大紀元》說,國會採取這樣的行動,是因為他們覺察到了微信的「危害性」。其實,加拿大的安全機構早對此安全問題有了解,但是,國會的運作與安全機構的擔心一直有差距。

「現在,國會驚醒了。」他說,「這涉及國家安全,早就應該做了。」

美國智庫以及中國問題觀察家,已經表達過這樣的擔憂:微信因受中共政府審查及不透明,恐正從西方社會內部影響政治,如特洛伊木馬般對西方構成新威脅。

微信平台漏洞多

國會網絡安全部門對「潛在威脅」的解釋是,通過微信發送的信息沒有加密,很容易被截獲。微信缺乏「終端至終端」加密,這意味著第三方可以通過後門,接觸到用戶的數據和消息。

另外,即使用戶刪除了信息,這些被刪除的信息還會繼續留在服務器上,同時也會保存與用戶位置相關的信息。「這些服務器位於加拿大境外,因此不受加拿大隱私法約束。無法保證用戶數據獲得嚴格保護。」

中共當局對中國大陸居民實施監控,靠得就是網絡技術提供的便利。一些中國大型通訊公司(比如華為)在國際上受到抵制,也是因為人們擔心中共的控制政策,使這些公司不得不配合中共的要求。

國會發言人吉爾加利(Kori Ghergari)對iPolitics說,目前發的警報是一種「預防措施」,不是對違規行為的回應。「發這警報是為了提醒用戶,在數字領域要謹慎行事」。

中共嚴控網絡輿論

中共嚴控網絡的做法已經被大量報導,從刪除敏感言論,到關閉帳號,甚至抓捕發帖的人。

為了加強監控力度,中共在2017年實施一項新立法,使政府有權以國家安全的名義,要求企業為其從事情報活動。這已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包括加拿大及其盟友,擔心受中共管控的科技公司會構成國家安全威脅。

「微信上的過濾是很嚴重的。」馮志強說。他說,不僅微信如此。在中共政府極力推銷加中自由貿易時,保守黨領袖希爾提出了他對加中自由貿易走向的看法。「我就這寫了一篇文章,在社交媒體『美篇』發表,就是進入了中共當局控制的社交平台。結果很快就被封了。」

有時候,為了避開中共的過濾,「 我只好貼圖片了。」馮志強說。

加拿大華裔國會議員譚耕最近被曝光「婚外情」後,有一段時間採用了基本不回應的對策。馮志強說,他曾在「美篇」上貼文,呼籲譚耕站出來解釋。那文章也被刪掉了。

通過微信滲透西方政治

據《大紀元》之前的報導,中共在海外利用微信,使新聞及信息傳播有利於親共的西方政黨及政界人士。

2016年競選美國國會眾議員的華裔符江秀(Sue Googe)告訴《大紀元》,她遇到過在微信上帖文被刪,以及個人帳號被封的事。

符江秀說,她自2014年起使用微信,向華人介紹其政治理念和進行溝通,她曾擁有幾個總人數上千的微信助選群。2016年3月,當她在微信群中公開質疑中共大使館滲透當地某華人商會及華人社團後,開始在微信上遭到攻擊。後來又遇到文章被刪、個人微信號被封(後來又解封了)的事。

在美國,相反,華裔齊麗麗(Lily Qi)靠微信贏得了馬里蘭州第十五選區州眾議員職位。她對媒體說,她通過微信,使華裔民主黨選民在中期選舉初選期間的人數增加了兩倍。

2017年12月9日,在華盛頓同鄉會聯合會的年終大會上,中共大使館公使銜參贊兼總領事唐立公開說,期待華人華僑為齊麗麗的競選添磚加瓦助一分力。

在加拿大,據溫哥華StarMetro去年12月的報導,當時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抓是最熱的新聞,在中共政府的指導下,微信在孟晚舟的保釋聽證期間封殺相關的報導,直到孟獲得保釋,封殺才解除。

上個月,六四天安門廣場大屠殺30周年之際,微信用戶發現他們的活動受到攻擊,與該事件相關的關鍵字或圖片幾乎被即時刪除。

馮志強說,微信的主動權在中共政府手中。「加拿大是民主社會,是開放的。它可以隨便進來,濫用我們的自由環境。」

「這很不平等,也很不安全。」他說,加拿大是言論自由的社會,中共利用一個加拿大法律管不了的社交平台,散佈他們希望華人接受的消息,「那麼,這個華人社區還是屬於加拿大的嗎?」 ◇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