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介入澳洲大選 前外交官曝更多內幕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與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大紀元合成)

人氣: 248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5月18日是澳洲聯邦大選的投票日,目前各黨派的競選已到最後一博的時刻。從中共媒體報導和直接參與澳洲議員助選活動規模來看,佐證前外交官陳用林此前向本報獨家披露的中共背後介入澳洲大選。陳用林分析最新選情爆更多內幕。

澳洲三學者研究微信提出三大關鍵看點

5月9日澳洲國家廣播公司(ABC)調查組(下文簡稱澳廣)發文,介紹了自由網絡宣傳研究人員麥克.詹森(Michael Jensen)博士、陳至潔(Titus Chen)博士和湯姆.希爾(Tom Sear)三人從去年11月至今年3月的5個月間所做的調查。

調查分析研究了47個訪問量最大的微信公眾帳號,其中29個是中共組織的相關帳號,他們發表了與澳大利亞有關的2057篇文章。三位研究人員之後發表了一篇分析報告,其中有三個關鍵看點:

1)一些微信公眾帳號文章有明確的「反自由黨論調」,其中許多帳號與中共當局關係密切。
2)這些文章批評澳大利亞參與「五眼聯盟」。
3)研究人員收集的數據中幾乎沒有證據顯示工黨領袖比爾.肖頓和工黨受到了抨擊。

報導引述詹森博士的話說:「我們的證據表明,與中國政府聯繫更緊密的那些帳號有一個清晰的反自由黨(政府)的論調」。

澳廣發文的當天,此報告也遞交到堪培拉的保護澳大利亞峰會(Safeguarding Australia Summit)。

上個月陳用林曾向大紀元披露,「中共對澳洲這邊有個計劃,要引導向一個方向去,基本上他們是不希望自由黨繼續在台上,希望工黨上。」

微信扭曲輿論 造成選民誤判兩黨

早前,澳洲媒體曾報導,澳洲兩大黨都在微信上做宣傳。澳洲總理莫里森於今年2月初開通了官方微信號,定期向華人群體公布政策、發表政見。而工黨則比莫里森更早使用微信平台。工黨領袖爾‧肖頓(Bill Shorten)還在微信上與華人社區直播,宣傳解答工黨政策。

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微信平台本身是中共操作的一個平台,是審查、刪貼、過濾功能很齊全的一個平台。批評共產黨的聲音都過濾掉了。」

他強調,「微信上輿論是被製造出來的,這個平台不是一個自然的、中性的輿論平台,這樣對澳大利亞的民主政治會造成混亂,在選舉過程用這樣的平台,就會扭曲民意、扭曲整個輿論場,選民對兩個政黨造成誤判」

他認為,現在全世界反對fake news就是虛假宣傳,傳播不實的訊息、假訊息來擾亂人心。澳洲的政黨用這個平台的本身就輸了,用微信平台,作為澳大利亞政治運作的工具,本身就是荒唐,不應該。

大陸媒體直接操控候選人推廣活動

近日,澳洲大黨的一名聯邦候選人在華人聚集區舉辦了一場媒體新聞會,從披露出來的與會媒體名單來看,20多家華文媒體,大多來自中國大陸(人民網、網易、華人頭條、東南網等)或是與中共黨媒密切合作的當地華人媒體。

甚至主辦新聞會的華人聯絡員本身就是大陸媒體的人,該華人聯絡人在新聞會上公開介紹自己是網易163,毫不避諱。

澳洲當地獨立媒體在申請和出席這類候選人的競選活動時,會遭到這樣的華人聯絡員的區別對待。比如,當地獨立華文媒體大紀元不在其受邀媒體名單之列。當大紀元記者從其他渠道獲知新聞會的消息,致電申請時,遭到該華人聯絡人冷遇。另外獨立媒體《看中國》則被通知活動取消了。

當大紀元記者直接去活動現場時,被該華人聯絡人直接告知,今天就捧個場,報導一下,不要提問,但實際這個會議本身就是解答媒體的問題。

大陸網易去年8月5日在澳洲成立悉尼站,前外交官陳用林認為,網易來自中國,明顯是外國代理人,這麼熱心幫助澳洲候選人進行具有輿論導向的新聞活動,值得外界關注。

陳用林還表示,「當地華文媒體很多實際上已經是中共代理人的媒體,已經被中共收買的假的當地媒體。有些華文媒體是中共利用當地人的名字來註冊而已,只是外殼。這種打入當地社會中共是很有經驗的。」

專家:中共試圖培植新的親共政客

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大家有一個基本共識,「中共和他們的代理人在利用這裡的訊息公開、言論自由來宣傳他們的政治觀點,執行中共的政治任務。政治任務就包括在這裡支持、培植新親中共的政客。」

他認為這樣的事情應該引起當地社會廣泛關注和討論。

陳用林向大紀元表示,中共的手一直伸得很長,很多時候它在策劃澳洲的選舉,暗中操作,它希望能把工黨抬上台。

他認為,澳洲的很多中文媒體,不管是被中共收購還是沒有收購,都是中共政府的代理人。他們搞的國際合作,都成中共的宣傳窗口,中共利用他們控制華人社區、華人團體、華文媒體,控制中文輿論的導向,影響澳洲的選情。

陳用林披露,「他們(中共政府)覺得工黨更容易受其影響,他們認為工黨在歷史上表現要比聯盟黨對共產黨友好,所以相對而言,他們更傾向於工黨,特別是聯盟黨通過反外國人干預法,中共極其不滿,想用工黨取代之。工黨的前任澳洲外長及新州州長卜卡(Bob Carr),前澳洲總理基廷(Paul Keating)、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等都是親共的,澳洲重量級的政客有的從共產黨那裡領錢,跟著中共跑。所以中共覺得能牽著工黨的鼻子走,要推工黨的人在大選中占優勢。」

陳用林還認為,中共想扭轉局面,「特別是反外國干預法到了實施的關鍵時刻,到現在為止,大陸的那些中共代理人在澳洲都拒絕註冊,他們就想把這個反外國干預法廢掉。所以現在是關鍵時刻,共產黨是下了決心的。所以澳洲的大選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操作。」

收買學術界

他說,一些華人社區被共產黨像操縱木偶一樣,另外對澳洲政客,中共通過私下的政治獻金、賄賂等方式,包括收買學術界的人,來影響澳洲的整個大選。這些學術界人士提出要改變對華的話題,聲稱反外國干預法是反華的,他們就想要改變,想讓澳洲作為中國的重要合作夥伴,他們想沖淡中共對澳洲滲透問題的討論,他們的意思很明白,中共對澳洲的滲透不算什麼,是你們(澳洲)誇大其辭。

他舉例,「就像基廷要澳洲不理中共滲透,不要跟著美國跑。像工黨的一些前政客跳出來給澳洲的選民灌迷魂湯,實際上他們明知中共對澳洲的滲透。」

陳用林強調,「中共對澳洲的政界滲透是相當嚴重的,他們利用澳洲的法律,對薄弱的地方進行牽制、影響、引導。」

陳用林還披露,中共還故意製造出來一些虛假的新聞來混淆視聽,比如他製造一些新聞,看上去某黨被冤枉了,想讓大家去同情,並不是直接簡單的反另一個黨。中共經過精心設計,同時用資源來支持它想讓其上台的黨。

陳用林說,中共這次動用了統戰部門公開的力量,及統戰下積累了一些祕密的朋友,還有沒被媒體揭露出來的關鍵人物,利用西方媒體的開放,進行意識形態的爭奪,他們(中共)認為澳洲是西方盟國的軟肋。

中共統戰部門對澳洲華人建立了網絡,對澳洲兩大黨都建立關係,派人到兩大黨,為政客服務、捐款,滲透兩大黨的核心部分進行影響,他們現在企圖動員他們的資源影響選情。

他介紹,澳洲的選舉委員會(AEC)已經注意到中共的意圖,四月還發了一個廣告,警告選民不要被聯邦大選中混淆視聽的虛假信息所迷惑。#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
2019-05-14 12: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