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迫害20周年 墨尔本法轮功举办大游行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奕澳洲墨尔本采访报导)2019年7月20日,澳洲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墨尔本市中心举行盛大游行,呼吁各界人士为正义发声,制止中共对法轮功长达20年的残酷迫害

当天上午11点整,随着天国乐团雄浑的鼓乐响起,壮观的游行队伍从维多利亚女王公园(Queen Victoria Gardens)出发。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手举各式横幅:“法轮大法 真善忍 使上亿人身体健康 人心向善”“解体共产党 挽救人性”“声援20万人起诉江泽民”“制止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正气浩然地表达诉求。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随后映入观众眼帘的是 “法轮大法好”主题方阵,巨型《转法轮》书模、手捧“真、善、忍”花环的法轮大法小弟子、祥和舒缓的功法展示都令人印象深刻。

彩旗飘扬下,代表光明与希望的法船缓缓驶来。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在随后的“反迫害”方阵中,法轮功学员通过广播讲述了中共活摘器官、酷刑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控诉了20年来中共对人权信仰的践踏。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20余名学员身穿着白衣,手捧花圈,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压轴方阵呼唤更多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三退)。节奏明快的腰鼓队振奋人心,激励着海外华人摆脱残暴政权的枷锁,呼应并推动这场历史巨变,重获希望与新生。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路人纷纷停下脚步驻足观看,希望了解这场持续20年、席卷中国大陆的人权信仰灾难。

游行历时约一个小时,行经唐人街等闹市区,最终抵达游行终点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

Falun Dafa parade Melbourne 2019
2019年7月20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陈明/大纪元)

大学时代经历7.20 亲见武警暴力清场

1999年7月20日,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出于强烈的权力欲和妒嫉,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现居墨尔本的王先生(Paul Wang)在大学时代见证了这场迫害的开始。

王先生于1999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事发时他是北京某高校的大二学生。1999年7月22日一早,他与几位修炼法轮功的朋友来到天安门广场,看到长安街数百米内站满了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神情凝重,” 王先生说。

随后,有越来越多的学员闻讯赶来请愿,在遇到警察、便衣“截访”并盘问时,法轮功学员们大多如实告知来意,但随后就直接被警车带走了。

王先生回忆说,中午12点左右,武警开始对聚集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规模暴力清场,“大型公交车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警察把学员往车里推、塞。”

“有的警察抓着女学员就往车里扔,有一个男学员把着车门就是不上去,四、五个警察分别抓着他的胳膊和腿,把他抬起来扔了进去,手段非常暴力。 ”“大巴车塞得满满的,人叠着人差不多有两层,装满一车就开走。”

虽然拥挤不堪,被抓到大巴车上的法轮功学员都尽量把座位留给老年学员坐。

王先生说,请愿的学员随后被拉到石景山体育场。“当时的政策就是,你只要报上姓名,说出你是谁、所在单位、家庭住址,你就可以走。”

后来,王先生才明白,警察就是利用法轮功学员善良、不设防的特点,以掌握学员的个人信息、进行逐一备案,预谋“秋后算账”。此后数年里,不计其数的法轮功学员因不肯放弃修炼,被绑架到监狱受到酷刑迫害、开除公职、非法抄家。

当天,中共所有官方媒体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污蔑报导,诋毁法轮功。

据王先生回忆,“当时我们心理压力很大,校方找我们谈话,要求我们表态。有两名教授因修炼法轮功受到了处罚,被抓进洗脑班。”

中共编导“自焚”诬蔑法轮功 漏洞百出

2001年1月23日除夕那天,江泽民为化解镇压法轮功18个月无果的尴尬局面,自编自导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后经国际媒体和组织调查,所谓的“天安门自焚”完全是中共当局自编自演的闹剧,新唐人主题纪录片《伪火》详细剖析了这起伪案的种种明显造假破绽,并在国际获奖。

王先生说:“我当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王先生的父母都从医,他从小就在医院长大,他无法理解,当时人命关天,为何自焚者王进东身边的警察还能悠闲地举着灭火毯,一直要等待他喊出口号后才施救。

不仅如此,他从《焦点访谈》的电视画面也观察到,唯一一位现场死亡的自焚者刘春玲,在身上的火被扑灭时,是警察用重物击打她脑部致其死亡的。这个疑点随后在专业人士对央视的慢镜头分析中也得到了证实。

中共电视报导中的诬蔑宣传暴露出重重疑点,让人匪夷所思。后来,王先生在观看纪录片《伪火》后,他了解到,在“自焚”骗局中,受到大面积烧伤的12岁女孩刘思影气管被切开仅四天后,就能够声音洪亮地唱歌;她的烧伤部位全部缠着纱布,而且记者没穿隔离服,就随意出现在病房内。

事实上,有些医学常识的人就会知道,病人在做完气管切开手术后,几个月可能都发不出声音来;患者必须待在无菌的隔离室,裸露创面,探视者则必须穿隔离衣、戴口罩。

种种证据说明天安门自焚实为中共升级抹黑法轮功、煽动误解与仇恨的一桩伪案。

王先生不禁唏嘘:“中共对法轮功的造假违反常识,这太明显了。”

 北京姐妹反迫害 天人永相隔

李玲家住北京市大兴区,和姐姐一起自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4月16日,李玲的姐姐在受两次非法拘留后,遭非法判处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原天堂河劳教所)劳教一年。

谈到姐姐,李玲哽咽地说:“我姐姐进去时很健康也很胖,但她不断遭到体罚,狱警不让她睡觉,对她拳打脚踢,踹倒了还让她起来接着挨打;他们把她隔离开,蹲小屋,训她,让她唱红歌。”

“拘留时我姐姐绝食抗议,警察强行给她灌食,抽出来的管子上都是血。”

面对众人的劝说,李玲姐姐坚定地表示不会转化,“我们看到姐姐时,她身上带着一个牌儿,就是所谓的严管、不转化。”

刑满获释后,李玲的姐姐变得沉默寡言、身形消瘦。为躲避迫害,她只得四处流亡。2007年,李玲的姐姐被迫害得不幸去逝,年仅55岁。

2000年4月24日,李玲本人因在天安门广场和人们说起法轮功真相,被送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拘留期间,警察强迫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坐冷板凳。

后来,在参与“起诉江泽民”大潮后,李玲经常受到电话及上门骚扰,当地公安曾两次企图对她实施绑架。

20年的风雨,让李玲的内心在逐渐沉静下来。她说:“我会在大法中坚定地修下去、走下去。”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