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是拉差生产商汇丰上诉 背后故事多(上)

人气 168

【大纪元2019年07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梅洛杉矶报导)曾因被居民投诉“气味难闻”而差点被赶出洛杉矶尔文戴尔市(Irwindale)的汇丰公司,近日再次登上媒体头条。此次与其对簿公堂的却是合作了近30年的辣椒供应商。老友反目因何而起?是拉差酱会因此改变味道吗?请看本报记者的独家深度报导。

2019年7月3日上午,文图拉县法院和陪审团判定汇丰食品公司需赔偿安德伍德农场(Underwood Family Farms)损失费1千330多万美元,及增加1千万的惩罚性赔款。汇丰公司老板陈德和他的团队在法庭上听到宣读时非常震惊。陈德后来说:“我真的不懂为什么是汇丰中断了和安德伍德农场的合同,明明是他们停止了谈判。”

汇丰和安德伍德亲密的合作关系维持了28年,关系的正式破裂可以2017年1月4日的邮件为标志点。陈德说:“安德伍德在发来的邮件里说他们今年没有给我们种(辣椒),一个辣椒都没有种。那我们没有辣椒怎么办?我们100%的辣椒靠他呀,他一停那我们不就完了吗? 这个不像去商店买布呀,辣椒是要种的呀!而且已经1月份了,(通常每年的12月份下种育苗),不是什么时候想种就行的,错过了最好的时间。而且还要找到符合种植标准的农场,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办到的。他拖到1月才告诉我。到2017年秋季,如果我没有辣椒,那就垮了,就破产了。” 在那之后,安德伍德农场再没有为汇丰公司提供过一个辣椒。

2017年8月,汇丰公司在洛杉矶县法院提告安德伍德农场,要求归还汇丰购买的价值700万美元的种植机和收割机,多支付的146万美元预付款和10%的利息。2018年2月,安德伍德提出反诉。

安德伍徳农场卡马里奥(Camarillo)的办公室。(李梅/大纪元)

记者就双方诉讼及合同中止之一事询问安德伍德农场的老板,克雷格·安德伍德(Craig Underwood)。

安德伍德说:“他们先告我们,然后我们反诉。2018年2月,我们反诉他们中断合同,并要求赔偿2000多万的损失。我们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因失去汇丰公司的合同而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土地空置,什么也没种,我们还不得不解雇了44名雇工。但法庭只保证了我们两年的损失(即1330多万美元)。”

安德伍德说,“我们建立了多年的关系,是他们中断了合同。法院已经判定是他们的错,基于部分是口头的、部分是书写的、部分是依据于当事人的惯例。” (记者问:“那是什么样的口头合同及怎么违反的?”) 安德伍德说:“你自己去查庭审记录,关于口头合同有三个证据作为证明。”

陈德在谈到2017年1月4日的邮件时说:“那他们没种,我们怎么办?我们还在谈条件,双方还没有签2017年的收购辣椒合同。他没有签合同,没有种辣椒,那我们不能说他们违反合同。”如果根据法庭的评判,那安德伍德农场没有按过去的合作关系种植辣椒,连续三年都没种,那属于遵守还是违反合同呢?

从“蜜月”到“离异”

1988年,安德伍德了解到汇丰公司生产是拉差辣椒酱,主动给汇丰写信希望为他们种植辣椒。第一年种了50英亩。在那以后的28年来,随着生产规模逐渐扩大,汇丰对辣椒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安德伍德农场的面积也随之扩大,辣椒种植量也逐年增加。到2016年,安德伍德农场每年种植约1700英亩的辣椒,一直是加州最大的辣椒种植地。

稳定的合作关系为双方带来了好处, 汇丰公司专注于市场的开发和扩大,产品的质量及生产的自动化;安德伍德获得了稳定的收入和资金上的支持,专注于提高种植辣椒的品质,滴灌、有机育肥和机械化种植。这同时提高了安德伍德辣椒和汇丰是拉差辣椒酱的声誉。

安德伍德说:“我们曾是很多年的朋友,但现在不是了。我也不吃他们的辣椒酱了。我们有自己生产的辣椒酱。” 安德伍德认为,是他们种的辣椒使得汇丰的辣椒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陈德说:“我们公司到今天已经39年了,我们和安德伍德合作了28年。我一直把他当一家人。很多人来找过我们,我们都没有要其他人的辣椒。我们一直和安德伍德做。他们赚到钱,我也很高兴。我们当然要有辣椒才能做辣椒酱,但是我们是可以从别处买的。前几年他们说,汇丰的成功全靠他们的辣椒,我们才可以做辣椒酱。这比较牵强。辣椒不是只有一家可以种,别人也可以种。不过,我没有反驳他说法,觉得他说了也无所谓。之后呢,大家照常合作。”

汇丰公司的经理助理杰克·雷(Jack Lai) 说:“安德伍德(在资金上)是零风险的”。因为有汇丰资金的支持,安德伍德农场不需要自筹资金或去申请贷款,不需等待辣椒卖出后就能拿到部分货款。

汇丰在秋季辣椒收获之后,会根据当年辣椒的收购量及库存情况,预估下一年的需求,即种植多少英亩,因为每年和每英亩的收获量是不一样的。安德伍德也预估下一年的辣椒种植费用,双方谈判后,每年签订下一年的合同。2016年底双方还在谈判,直到2017年,安德伍德农场没有种植辣椒,造成了事实上的合同终止。

陈德说:“一开始的时候,每年是正常的购买。但是辣椒种植主觉得他们的风险比较高,所以改为预付款。大概1英亩付1.3万美元,然后多退少补。每年我们签一个合同,每年一签,他要多少价,我们要多少量,大家说好,签一个合同。量很大,他没有足够的资金,所以我们预付给他,让他种植。”

2016年底,汇丰成立了奇力科责任有限公司(Chilico, LLC),专门负责辣椒的收购工作。陈德的亲戚唐娜·林(Donna Lam)将负责管理,她在汇丰工作了很多年。汇丰希望以后收购的业务由奇力科接管,安德伍德不愿意和新成立的奇力科公司签合同。

陈德说:“他开了一个离谱的条件,让你无法同意,没法签合同。因为每年(收获辣椒)的数量不同,价钱也不同,而且每年要加钱。他提出收购价每年要上涨5%, 就是第一年要加价$150万美元,第二年要加$300万, 第三年要加$450万,那第四年就要加价$600万, 而每年的价钱是浮动的,在浮动价上再加5%,做生意的人都知道,这合同没法签,那最后价格是多少还不知道呢。”

陈德在2017年1月收到安德伍德的“一个辣椒也没种”的通知后,都快“疯”了。他没有认为对方违约(因为合同还没有签),只好自己去想办法解决下一年的辣椒货源。(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孟文澜

相关新闻
“是拉差” 商战 亚裔创始人平常心对待
是拉差酱老板续留加州 实现美国梦
“是拉差”反告尔文代尔市骚扰 应退回75万
合作30年分手 是拉差酱控告辣椒供货商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清零惹大祸?习二十大连任遭变数
【探索时分】乌克兰炮兵团灭俄罗斯营级战斗群
【十字路口】拜登组亚洲小北约?四大战线点火
【舞蹈三剑客】宝圆吓傻啦!志成竟然… |“挚友对决”精彩幕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