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是拉差生產商匯豐上訴 背後故事多(上)

人氣 167

【大紀元2019年07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梅洛杉磯報導)曾因被居民投訴「氣味難聞」而差點被趕出洛杉磯爾文戴爾市(Irwindale)的匯豐公司,近日再次登上媒體頭條。此次與其對簿公堂的卻是合作了近30年的辣椒供應商。老友反目因何而起?是拉差醬會因此改變味道嗎?請看本報記者的獨家深度報導。

2019年7月3日上午,文圖拉縣法院和陪審團判定匯豐食品公司需賠償安德伍德農場(Underwood Family Farms)損失費1千330多萬美元,及增加1千萬的懲罰性賠款。匯豐公司老板陳德和他的團隊在法庭上聽到宣讀時非常震驚。陳德後來說:「我真的不懂為什麼是匯豐中斷了和安德伍德農場的合同,明明是他們停止了談判。」

匯豐和安德伍德親密的合作關係維持了28年,關係的正式破裂可以2017年1月4日的郵件為標誌點。陳德說:「安德伍德在發來的郵件裡說他們今年沒有給我們種(辣椒),一個辣椒都沒有種。那我們沒有辣椒怎麼辦?我們100%的辣椒靠他呀,他一停那我們不就完了嗎? 這個不像去商店買布呀,辣椒是要種的呀!而且已經1月份了,(通常每年的12月份下種育苗),不是什麼時候想種就行的,錯過了最好的時間。而且還要找到符合種植標準的農場,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辦到的。他拖到1月才告訴我。到2017年秋季,如果我沒有辣椒,那就垮了,就破產了。」 在那之後,安德伍德農場再沒有為匯豐公司提供過一個辣椒。

2017年8月,匯豐公司在洛杉磯縣法院提告安德伍德農場,要求歸還匯豐購買的價值700萬美元的種植機和收割機,多支付的146萬美元预付款和10%的利息。2018年2月,安德伍德提出反訴。

安德伍徳農場卡馬里奧(Camarillo)的辦公室。(李梅/大紀元)

記者就雙方訴訟及合同中止之一事詢問安德伍德農場的老板,克雷格·安德伍德(Craig Underwood)。

安德伍德說:「他們先告我們,然後我們反訴。2018年2月,我們反訴他們中斷合同,並要求賠償2000多萬的損失。我們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因失去匯豐公司的合同而遭受了嚴重的損失,土地空置,什麼也沒種,我們還不得不解僱了44名雇工。但法庭只保證了我們兩年的損失(即1330多萬美元)。」

安德伍德說,「我們建立了多年的關係,是他們中斷了合同。法院已經判定是他們的錯,基於部分是口頭的、部分是書寫的、部分是依據於當事人的慣例。」 (記者問:「那是什麼樣的口頭合同及怎麼違反的?」) 安德伍德說:「你自己去查庭審記錄,關於口頭合同有三個證據作為證明。」

陳德在談到2017年1月4日的郵件時說:「那他們沒種,我們怎麼辦?我們還在談條件,雙方還沒有簽2017年的收購辣椒合同。他沒有簽合同,沒有種辣椒,那我們不能說他們違反合同。」如果根據法庭的評判,那安德伍德農場沒有按過去的合作關係種植辣椒,連續三年都沒種,那屬於遵守還是違反合同呢?

從「蜜月」到「離異」

1988年,安德伍德了解到匯豐公司生產是拉差辣椒醬,主動給匯豐寫信希望為他們種植辣椒。第一年種了50英畝。在那以後的28年來,隨著生產規模逐漸擴大,匯豐對辣椒的需求量也越來越大。安德伍德農場的面積也隨之擴大,辣椒種植量也逐年增加。到2016年,安德伍德農場每年種植約1700英畝的辣椒,一直是加州最大的辣椒種植地。

穩定的合作關係為雙方帶來了好處, 匯豐公司專注於市場的開發和擴大,產品的質量及生產的自動化;安德伍德獲得了穩定的收入和資金上的支持,專注於提高種植辣椒的品質,滴灌、有機育肥和機械化種植。這同時提高了安德伍德辣椒和匯豐是拉差辣椒醬的聲譽。

安德伍德說:「我們曾是很多年的朋友,但現在不是了。我也不吃他們的辣椒醬了。我們有自己生產的辣椒醬。」 安德伍德認為,是他們種的辣椒使得匯豐的辣椒醬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陳德說:「我們公司到今天已經39年了,我們和安德伍德合作了28年。我一直把他當一家人。很多人來找過我們,我們都沒有要其他人的辣椒。我們一直和安德伍德做。他們賺到錢,我也很高興。我們當然要有辣椒才能做辣椒醬,但是我們是可以從別處買的。前幾年他們說,匯豐的成功全靠他們的辣椒,我們才可以做辣椒醬。這比較牽強。辣椒不是只有一家可以種,別人也可以種。不過,我沒有反駁他說法,覺得他說了也無所謂。之後呢,大家照常合作。」

匯豐公司的經理助理杰克·雷(Jack Lai) 說:「安德伍德(在資金上)是零風險的」。因為有匯豐資金的支持,安德伍德農場不需要自籌資金或去申請貸款,不需等待辣椒賣出後就能拿到部分貨款。

匯豐在秋季辣椒收獲之後,會根據當年辣椒的收購量及庫存情況,預估下一年的需求,即種植多少英畝,因為每年和每英畝的收獲量是不一樣的。安德伍德也預估下一年的辣椒種植費用,雙方談判後,每年簽訂下一年的合同。2016年底雙方還在談判,直到2017年,安德伍德農場沒有種植辣椒,造成了事實上的合同終止。

陳德說:「一開始的時候,每年是正常的購買。但是辣椒種植主覺得他們的風險比較高,所以改為預付款。大概1英畝付1.3萬美元,然後多退少補。每年我們簽一個合同,每年一簽,他要多少價,我們要多少量,大家說好,簽一個合同。量很大,他沒有足夠的資金,所以我們預付給他,讓他種植。」

2016年底,匯豐成立了奇力科責任有限公司(Chilico, LLC),專門負責辣椒的收購工作。陳德的親戚唐娜·林(Donna Lam)將負責管理,她在匯豐工作了很多年。匯豐希望以後收購的業務由奇力科接管,安德伍德不願意和新成立的奇力科公司簽合同。

陳德說:「他開了一個離譜的條件,讓你無法同意,沒法簽合同。因為每年(收獲辣椒)的數量不同,價錢也不同,而且每年要加錢。他提出收購價每年要上漲5%, 就是第一年要加價$150萬美元,第二年要加$300萬, 第三年要加$450萬,那第四年就要加價$600萬, 而每年的價錢是浮動的,在浮動價上再加5%,做生意的人都知道,這合同沒法簽,那最後價格是多少還不知道呢。」

陳德在2017年1月收到安德伍德的「一個辣椒也沒種」的通知後,都快「瘋」了。他沒有認為對方違約(因為合同還沒有簽),只好自己去想辦法解決下一年的辣椒貨源。(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孟文瀾

相關新聞
「是拉差」 商戰 亞裔創始人平常心對待
是拉差醬老闆續留加州 實現美國夢
「是拉差」反告爾文代爾市騷擾 應退回75萬
合作30年分手 是拉差醬控告辣椒供貨商
最熱視頻
【未解之謎】宇宙是意識的產物?!
【拍案驚奇】人行鬼事 中共「紙人防疫」?
【微視頻 】哈薩克政變未遂 普京撤軍
【新聞大家談】揭開中共「依法帶娃」魔盒
【遠見快評】奧密克戎攻陷北京 郵件播毒2疑點
【秦鵬直播】趙紫陽去世日 與里根總統合影熱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